滿纸荒唐言 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inxuming/2727944
列印日期:2019/12/14
金匾的風波 (八)
2009/03/10 04:17:27

台北市總统府特別報道 ( 三 )    

      引言:金匾的哲人名言,引起的風波,至今尚未解决,聯合國秘書處的官員,集中了五百多名各國語言專家,對SHANFAN一詞,進行了詳細探討,至今尚無結论,(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沒有用漢字進行解釋。)專家们只考据出該字,可能出自遠東某海島----福爾摩薩民主共和國,但遍查聯合國典藉,未見亦未清楚該國位置,只知道有一國(即二戰後,聯合國四大創始國之一------中華民國可能與該國有關,該國正统的位子,目前,被大秦王國所竊據,似乎是在冷戰時期,由當時甚囂塵上的邪惡陣营的一邦,山鳩王國:阿爾巴尼亞(該國現在已入民主陣营),搞出陰謀提案,持偽民意而取代)。

      因此,為最後解决金匾的風波,聯合國秘書處,向世界各地發出了下列稀有文字,即古埃及文,古馬亞文,古羅馬文,希伯來文,斯瓦希利語-----近千種不同文字,力圖與該國進行聯络。並將信息通過上百種衛星向宇宙深處傳發。

 (米國中情局特聘外籍探員秘電 XXXX號:代号:小九兒拍發)

(此文抄錄於米國中情局第 606 號擋案室,说明馬上尉已成為友邦實薪秘密探員)

奧巴牛總统,奧巴羊局長,以及豆蠅長官均鑒:(编者按:一朝天子一朝臣,象甘迺迪總统時代,其弟羅伯特-甘迺迪,任司法部長一样,總统親弟弟,也成為中情局局長。從口氣看的出小九兒和綠先生混的不錯,已死心塌地賣身投靠。)

        本官經綠先生指令,密切報告總统府內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上次,破壞"怕妻黨"第二次集會的某中常委,因制造人為混亂,恐嚇同僚,業已降職,眨為中委,並已受到"曲線懲罰",已有人故意向其捍妻,繪聲繪色透露該官員,背後誹謗其太太領導,以及本身花邊新闻,引起河東獅咆哮怒吼,已受到灰熊拳,飛龍脚的嚴懲,並且罰以三天跪板,二天餓飯的"約束行為"。另,根據綠先生指示,以後少報告雞毛蒜皮的瑣事,多報告些增加人們知識的事情,故對總统府內一次討論會專题報告。

        最近,總统府內召開內閣擴大會議,討論台湾經濟問题,面對全球經濟危機,台灣怎麼辦?大家一致認為,危機的主因:在於八年時間的空耗,錯過許多機會。前總统貪婪腐化,只顧自已家族撈钱,行政不作為,却一再不自量力,介入大國政治,干擾友邦的全球戰略,實屬極端不智所致,

      新總统上台,糾亂反正,收拾爛局。要恢复友邦信任,百廢待興,又趕上全球經濟衰退,國家自然舉步為艱-----討論到此,總统起身,要接見一位來訪外賓,必先行離去,臨行,總统拍拍屁股说:"以後,你们跟着我就行了"。

        會議照常進行,這時,站起一位老紳士,就是德高望眾,名揚海內外,中研院院士秦老先生,秦老學貫中西,畢業於米國名校,曾獲五博士,會十國語,年逾一百二十歲,一尺银色白冉,飘忽胸前,頗具仙風道骨。此老上知天文,下熟地理,滿腹經倫,學富五車。眾所周知的諾貝爾獎金得主,政治白痴李近哲博士亦曾為其弟子,且此老為人正派,剛正不阿。

     他的名言,擲地有聲,傳頌於海峡兩岸,即:"在大陸,我最看不起,即呼老毛"太陽萬歲"的馬屁文人郭沫若。在台灣,則是私品極壞,奴顏媚骨的李獒,此二個無耻文人给我洗脚都不配,我都嫌他们的手髒!"

    "秦老说:跟着馬屁股走,這就對了! 為什麽呢?

     "眾所周知,航天飛機(即太空梭),是人類目前最先進的運输系统,但設計並不十分合理,直徑應該粗很多,利於加大宇航員活動空間,及装載更多科研器材。但是,因為在美國猶他州,宇航製造中心製造的,需要用火車運載,到佛羅里達州的發射場來發射。途程要穿越洛磯山脉,經過許許多多個隧道,而隧道僅稍微寬於鐵道軌矩。"

   " 而美國鐵道的標準軌矩,却是四英尺八點五英寸。人們一定要問:為什麽是這么一個不當不正的奇怪数字呢?原來,最早的美國鐵路是英國鐵路專家設计的,以後沿此修建至今。此軌矩正是英國鐵路的標準軌矩。

      而英國人為什麽用這個数字呢,那是因為英國第一條鐵路,由修建有軌街車的人修建的,修建有軌街車,又使用建造馬車的工具。而馬車為什麽用这個古怪的數字作為自已的輪矩呢。答案是:在古老歐洲的土地上,長至千年積累的古老車轍,就是四英尺八點五英寸,用任何或大或小的尺寸做輪矩的馬車,很快就報銷淘汰了。

     "  而歐洲第一條長矩离道路,以及許許多多延伸的道路,又是誰修的了?哈!你们猜對了,是古羅馬帝國。為的是讓他们威名顯赫,强大的兵團,遠征四面八方,而暢通無阻。而這個輪矩就是羅馬戰車的輪矩。羅馬戰車的輪矩又是從那來的,你们去量一量,那正是兩匹馬的後屁股的距離。啊!影響多麽巨大啊!上千年以後,最先進的航天飛機的設計,競被兩個馬的屁股局限了------"

        秦老講:美国著名詩人弗羅斯特,在他的名詩<<未選之路>>,描述了一個人(實際就是人類),在茫茫林海中行走,碰到個岔路前,需要思索和選擇。他將感嘆人生中無数的選擇,不論當時是有意,還是無意,或巨或细,或深或遠,都連鎖的决定他們往後的生活道路。

      秦老说:在今天二十一世纪,台灣需要什麽?人民需要一個什麽樣的領袖,這個领袖如何適應世界政治生態的變化。有人说,總统優柔寡斷,平庸無奇,軟弱"宅男",治國無方---此言出自反對黨,情有可原。出自內部,實屬無知之言。"

     "難道你们需要一個雄才大略,開彊拓土的漢武帝嗎?台灣乃彈丸之地,無資無源,兵員可數,甲冑可點,何有揮灑之空間?唯一所恃,即民主政體也。台灣安不安全?自然安全,背後就是整個自由世界,和一個可毁滅任何國家,而自已少損的老米。"

      "温故而知新,熟詳歷史方能瞭解未來。 台灣地位早在六十年前就定了,那時,老米天真被騙,放棄國府,还想以七億美金援助大陸建設。(見老米戰後白皮書),邪黨亦準備借老俄艦隊攻台,所幸韓戰爆發,老米一下醒悟世界邪黨集團,妄圖鲸吞全球的大陰謀,宣布第七艦隊封鎖海峽,才保存"一夕數驚"的國府。"

     "  第二次大危機,來自三十多年前的冷戰,兩大核武軍事陣营對歭,最容易犧牲小國局部利益,完成大國交易,實為台湾存亡之秋也。但當米國總统老尼訪北京時,狡詐的毛皇上,想以作為邪惡帝國的二掌櫃,聲稱投靠老米,以米中聯合對付俄國熊這一個大誘餌,企圖先取得寶島控制權。自然危協利誘。但老尼卻斬釘截鐵的回答,"休想!為了台湾,我們决不吝惜米國青年的鮮血",毛皇上碰了這個硬釘子,才最终發出:"那還是由後代解决去吧"這句哀嚎,實際上,定了大陸至今安寧對台的國策。"

       "在今天,在老米雄視天下之際,什麽誘餌全沒有了,三,四十個虎狼之邦组成的邪惡帝國也土崩瓦解了,零落數邦,苟延殘喘,朝不保夕。台湾何懼之有?在自由世界軍,經二力一邊倒的情况下,在地球村,能允許一個民主政體,被惡人任意宰殺而倒在血泊之中嗎?"

        " 在一九一七年二月,俄國百姓揮舞着三色旗,推翻了封建沙皇,建立了民主體制,好景不長,八個月後,共產邪黨扼殺了這個新生的婴兒,插上了鐮刀斧头旗,建立了殘暴超過伊凡雷帝的血猩政權,三色旗倒在血泊中。但畢競歷史車輪不可阻擋,七十五年過去了,俄國人醒悟了,重新舉起了三色旗,把邪惡學說扔在歷史的拉圾堆里。"

     "  時至今日,目前大陸,尚實行大秦體制,固步自封,壓制異已。窮兵犢武,坦克巨炮,實為亡魂正在舞蹈。它的所做所為,封鎖新聞,拒绝民主及改制,可能统治萬年,長治久安嗎?那是一棟建築在沙滩上的華麗危房。不知何時,就會"轟"然倒蹋。這是一個常識的道理,也是歷史必然的走向。"

      " 我今年一百二十歲了,閱經人世久矣!我可斷言:台灣終無恙,大陸必民主。青天白日滿地红這面可愛的國旗,最終和永久飄揚在神州大地上,中山先生親手建立的,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將世纪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