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頭)發現生命的感動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ingdong675/5355385
列印日期:2021/04/13
木頭|飛
2011/06/23 11:03:14

她夢見自己在飛,
以一種優雅如鷹的姿態。

在夢中,
她知道自己在夢中,卻仍然想哭。
此刻想哭的心,與一直期望
能夠在夢中自在飛翔的渴望
同等的炙烈。

曾經有過的恐慌與祈求,此刻
全數化成滿腔的熱淚,
想要放聲哭泣的激動。

她張開沒有羽翼的雙手,
感受著手臂肌理所擾起的無形的流動,
是風吶,是她的飛翔形成的風。

終於,她也可以在風中飛翔,
又或者是,空氣在她的飛舞裡
起了風。

曾經,
在一個又一個的夢裡,
她笨拙的拍打著雙手,
想要飛起,想要
逃離身後追逐著的看不見的敵人。
她總是在下墜,墜下萬丈深淵。

不管她如何努力的揮動雙手,
卻總是以一種奇怪的彷若斷羽的姿勢,
就像即將沒電的遙控飛機一般的
往上竄起又立時下落。

迎面撞上高樓大廈或高山峻嶺之前,
她早就學會逼著自己自夢中醒轉過來。
她知道自己又做噩夢了, 
她只要醒過來換個姿勢就可以了。

曾經,
這麼多的曾經,以至於,
讓她以為這一輩子
永遠脫離不了墜落的恐慌。

然而,現在,
她以優美的弧線劃過天際。
她似展翼飛翔的老鷹之姿,
在雲霧裡編織著美麗的夢。

她只希望,
再也不要醒來,
不再,從這一個夢
掉落到另外一個夢。
 

 

我寫的不是我懸在吊扇下的鶴
是我多年來 飛不起來的夢
在現實中
我甚至連那隻我自己摺的
在吊扇下飛舞的鶴還不如
飛 只能在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