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蕊靜觀萬物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in19490228/108875190
列印日期:2021/04/17
無藝術品的美術館
2017/10/26 16:16:32

 



 




這裡可能是世上唯一的偌大展覽空間,除了水滴在地板上流淌外,看不到任何人為作品展出,卻能引人在靜思中浮現自我無限創造性的美術館。


 




在一個颱風將至的徐風細雨日子,乘坐快艇從瀨戶內海破浪直奔豐島,2010年獲得普立茲建築獎的西澤立衛與藝術家內藤禮共同為瀨戶內藝術祭聯手打造「豐島美術館」,此建築體宛如在濱海的梯田間覆蓋了一個大碗碟,碟上的兩端各鑿一個圓孔,上千坪的半圓體看不到任何直線或稜角的樑柱與投射燈具,參訪者被要求赤足、默語、禁影,置身其中恍如回到子宮。




在館中遊走後席地靜坐片刻,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感覺器官自然會被啟動進入靜思核心,觀看地板滲出的展示品「水滴」會因表面張力現象由小而大,於「無分別中」 緩緩自在擴散,以「直下無心」的姿態滾動,途中與其他水滴「因緣而聚」、「隨處作主」 的流往低處,偶爾抬頭眺望洞外風定雨猶落,再低頭凝視水流室更幽,動與靜之間相應成趣,直觀與遊心中互往無礙。室中垂有三條紅白黃細絲,觀眾不易察覺,展示一種低調不張揚的禪意。


 





風雨萬籟聲,不與世人爭,以平常心納萬物,心隨萬境轉,我閒而物自閒,萬物為我所用,非我所有,室空聲寂是否有此意?抬望洞外的風動樹影讓人驚覺到時間在靜謐中緩緩流逝,如水過無痕,窗外之景無非過眼雲煙,心幽則性透,無喜亦無憂,在息念忘塵中逐漸了悟「我是始,我亦是終」的禪學思想 。



 



 


 


                                              圖片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