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兒荷達畢堤阿貝塔拉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ights9/79232138
列印日期:2018/05/25
我站在萊茵河畔想你們
2018/05/16 14:39:24





生命是用來流浪的


身體是用來做愛的


這二行字形容得都好啊 ! 對於人生 ,


不管你在哪裡流浪 ? 是在自己的小屋子 ? 或是在你的大屋子


是在河邊 ? 或在山上 ? 在鹽田 ? 或工寮 ? 或是在大草原 ?


在鐵工場 ? 還是在牧場 ? 是在自己的小廚房 ?


打鐵的 ? 燒烤的 ? 作糕餅的 ? 還是養雞的 ? 是殺豬的 ?


我們的生命全是用來流浪的 , 你們同意嗎 ?


至於身體只是用來做愛的嗎 ?


那也要看看你們的身體需要與不需要對嗎 ?


再說說 , 你看 , 那個人 ! 只要上前一抱 , 就交歡 !


這個交歡也要有激情的對嗎 ?


我不知道我對你們說這些 , 你們會做何是想 ?


生命是用來流浪的


身體是用來做愛的


這是我流浪在台北的時候 , 有一部電影我等待了二十年之久 ,


是德國作家赫塞寫的流浪者之歌 ,


一個寒冷又下著毛毛細雨的夜晚 , 我趕了去


我怕錯過這部電影 , 因為明天就要下檔了 , 結果 , 雖然不是我等待已久的那部電影


而是一部南斯拉夫的電影 , 故事沒讓我記憶深刻 ,


反而是一開始銀幕上的二行大大的字幕跳了出來 , 寫著 :


生命是用來流浪的


身體是用來做愛的


讓我記憶深刻 !


還有一部電影片名叫什麼來著 ? 想一想....


噢 , 叫乘著夜霧來的惡魔 , 一開始這部片一樣有著大大的字幕在銀幕上閃著 :


你看 ! 這個人....這個人....只要上前一抱 , 就交歡 !


當然這個人指的是男人 , 交歡的對象是女人 , 簡單的字幕竟說盡了這就是人啊人


關於講到愛 , 是生與死 ? 是微笑 ? 是痛苦 ? 是眼淚 ? 還是跳躍 ? 你要選擇哪一種呢 ?


我很訝異我會告訴你們這些 ,


你看人們璣璣喳喳也要活著 , 痛苦也要活著 , 消沉也要活著.....什麼樣才不用活著呢 ?


那就是一切都看開了


爸爸媽媽及我親愛的的家人 , 我很高興我能與你們談這些 , 談這些做什麼呢 ?


只想讓你們多瞭解我一點......


從涉世到驚險萬分的社會 , 我是無事不遇啊 , 而總在自己可想的範圍內處理自己的事情 ,


不難說 , 我也會試圖去探索人生 , 什麼才是真實的人生


我親愛的家人 ,


我想我能夠與爸爸談論這些是爸爸真的能理解與瞭解我這個人


我們的愛是不能切割的.....


我想著每一個跟我有關的人 , 我記得你們的眼神 , 記得你們的每一張臉


在我們龐大的家族裡面 , 我想著你們的微笑 , 你們的痛苦 , 你們的深情


不管我流浪到哪裡 ? 我這隻筆都會很堅貞的去寫......


有誰比我更深情呢 ?


我是古道熱腸的人 , 我不是很愛流浪 , 是命運逼使著我去流浪......


逃亡並不是逃避 , 我所謂的逃亡只不過是說我生命裡的流浪 ,


我這種逃亡 , 叫心裡逃亡 , 只是在用各種辦法來解救自己 , 好讓自己好一點 ,


是想要再來面對你們大家的啊 。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