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奧納沒多的隨想筆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eonardsim/6135085
列印日期:2017/12/12
跟著派大星去武陵賞櫻
2012/02/21 17:29:53

出發前一天查過氣象,二月這一天武陵農場的陽光確定會露臉。想著藍藍的天空,點綴著幾抺飄忽的白雲,心竟然禁不住開始粉紅起來。從台北經宜蘭台七甲線到武陵,路途還真的挺遠的。還好一路上有派大星同行,這天賞櫻的行程好像真的很粉紅。

車子行在國道三號時飄著小雨,轉進國道五號時雨勢竟然變大了。充滿理智的頭腦在想:「到底還要不要再前進呢?」「如果今天都是下雨天怎麼辦?」看著車上頭腦簡單的派大星,不知不覺走到台七甲線,這時陽光開始發揮長程透視的功能。一路上看到盛開的山櫻花,忐忑的心情漸漸放鬆。經過思源埡口時起了大霚,視線好差,更裡面的我又不動聲色的偷偷評估:「如果霚太濃都看不到櫻花該怎麼辦?」

 

過了思源埡口霚就散了,陽光又再綻放令人歡樂的光芒,後來才知道濃霚是埡口的常態。看到武陵農場的路牌,一轉彎順著下坡,接著也看到雪霸國家公園的地碑,忍不住跳躍太快的心再往前走。哇!紅粉佳人映入眼簾,我眼花了,因為視線及心思已被粉紅色的櫻花佔領。我是不是不小心把車開到日本了?

紅櫻飛舞,就連木頭人也忍不住得意的笑。

看到一幕幕彷彿風景明信片般的櫻花,想起逆風高飛的說法,不禁莞爾。

櫻花隧道,耳聞不如親眼一見。

武陵四秀中桃山的水源年復一年注入七家灣溪,時多時少。如今溪水依舊在流,台灣獨有的櫻花鉤吻鮭依然悠遊其中,我想住在這裡的魚一定比人快樂。

櫻花盛開時,武陵的鳥也樂的留連忘返枝頭上,此時此刻不乏鳥語花香。

回台北前,突然想起宋代朱敦儒的詞牌『感皇恩』游園感舊。

曾醉武陵溪,竹深花好。

玉佩雲鬟共春笑。

主人好事,坐客雨巾風帽。

日斜青鳯舞,金尊倒。

歌斷渭城,月沈星曉。

海上歸來故人少。

舊遊重到。

但有夕陽草。

恍惚真一夢,人空老。

落花有時有意,流水無止無情。明年可要記得與派大星再訪武陵農場,賞櫻、賞楓、賞梅,皆好。

2011/02/18()旅行筆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