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鋤頭引出的博客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eoli/4536726
列印日期:2017/10/21
槐花
2010/10/26 15:49:33

告訴你,我近來心情不好。這其中有你的禍,你不該提起槐花。雖然你的面容本來就是槐花樣的面容,你的體態本就是槐花樣的體態,聲音本就是槐花樣的聲音,可你沒有把槐花的風景給我全部帶來,你提起槐花,以致於讓我想起槐花。

你不該問。你們南方沒有,至少你沒見過,沒見過就沒見過吧,你就默默想像它的美它的全部的內涵好了,幹嗎問,你柔柔的詢問把我的心情徹底地破壞了。哦,你的臉不要失了水分似的,更不能這樣湧出鹵水,這其實不怪你。好了,真的不怪你,你笑一個吧,證明你原諒了我。其實,說心裡話,你的笑更讓我心情糟透。你想知道為什麼?我不能隱瞞你,因為我愛你,愛是不能欺騙的,彼此愛著的心都該是透明的,塑料薄膜也不能遮蓋。

你一定要問,我就說,你要有心理準備。你的問,讓我想起槐花,你的笑,讓我更想槐花。槐花不是人,更不是女子,你不要緊張,你要是冷的話我把風衣給你吧。槐花啊,是我老家的神來之筆,我是老家的飄絮,當槐花開了的季節,飄絮就會失魂。你的問,把我的魂叫走了。你的笑?你99%象槐花,但你沒見過它,就像模特沒讀過書一樣。可惜我此時不能帶你去看它。你的眼睛差一點就是槐花的眼睛,可惜,我該給你的此時卻不能給,我很抱歉。你了解我,男人的責任就是要讓自己的女友完美,就像完美的槐花一樣,否則,我的臉龐就如刀削的山峰。
  
好,我給你講槐花吧。雖然這城市的星斗不很潔淨,明朗不那麼多,因此不很好看,但我還是把我老家的槐花說成繁星,因為我說的是我記憶裡的星空和記憶裡的槐花。我記憶裡的星星也是香的,星星間漂浮的雲縷其實就是槐花飄到空中的香氣。在認識你之前,有個男孩,常站在槐花下看月亮,他總能看到嫦娥穿著槐花做的衣服,踩著槐花香匯聚成的煙屢在槐花上空飛。後來,男孩和嫦娥認識了,即使在沒槐花的季節,男孩也讓嫦娥穿槐花花飾的衣服。哦,你說我說的嫦娥是你,你猜對了。我的自私就這麼一點點,你不計較我吧?你從來沒反對我的審美,我很感激你。

老家的槐花多啊,告訴你,農家的院子就在槐花的海裡,象槐花海裡的船,像天上的月牙儿漂在星海裡,在香氣沉積流動的海裡。我就生活在這船上這月牙上啊。哈,你的眼神把我逗樂了,你看著我幹嗎啊?你說什麼?我成神仙了?哈哈,是啊,那時就是神仙似的,吃的是星星,洗浴的是香氣的雲彩。你問我現在是神仙嗎?不是,因為你就差一點,就是仙女。明年吧,在槐花盛開的時候我帶你回老家,讓槐花給你一點靈氣。到時候,你食的是槐花,滿眼的是槐花,槐花落到你的身上,你踏著的是槐花,你身體浸泡在槐花的香里面,想躺就躺在花堆裡,你成了槐花姑娘。我們接吻,你的舌尖就會成了槐花蜜。
  
你說我身上有香味?不會吧,我又不是香妃。不過,我相信人的體味與飲食環境有關聯,人都有體味且相異。我聞聞。哦,還真有點,是槐花的味道。我覺得一點也不奇怪,是不?就像你有桂花香一樣,你不灑香水,從清水里沐浴出來的時候,我也能聞出桂花香來。咱們算是香味相投吧。對,你再聞聞,沒見槐花卻也聊勝於無。
  
你說我思鄉病發作?不會吧,人思鄉怎能是病呢?就像你對西湖一樣,你說一月不見西湖你就沒魂似的,和我這不見槐花丟了魂還不一樣?對了,這西湖也很怪,記得第一次你讓我聞西湖的水,你就這麼手捧著。我開始聞出的盡是腥氣。你說我俗氣,我仔細聞,才漸漸聞出胭脂香和油墨香。其實,我後來想,西湖是文化在裡頭的,沒了文化西湖無非一灘水。我的老家,因為槐花而美麗,沒了槐花也和沒文化的西湖一樣了。我說的對嗎?

咱們沿著西湖走吧,剛好順路,也是送你了。我爸在我離家的時候,特意在院子裡種了棵黑槐。黑槐,知道嗎?是槐樹的一種,我剛才說的是刺槐,也叫洋槐,黑槐是中國槐。黑槐的花小,沒香氣,但可以做染料和藥材。我爸說,槐是懷鄉的懷,能給你辟邪驅病。你去東南方是嗎?那就栽在院子的東南角吧。你看,我其實沒走遠,還被槐樹栓著呢。

室內設計|家務助理|ugg boo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