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弗列德的灰色城堡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aurel1990silvester/3562352
列印日期:2019/11/20
再見.左手的謬思
2009/12/06 06:57:02

「還記得嗎?記得那優雅的弧度與力度產生的振幅。」我問自己。

那是一段充滿熱情澎湃的青春回憶,是曾經夢想逐步實現的過程,有多久沒拿起提琴我早已數不清,關於曾經的熱情也逐漸的在熄滅,我好想念過往在樂團的日子,是那樣的快樂!而今卻已經不復存在,感覺不到那人生的熱度與過去分毫感動的溫度…

這是最後一次,我對左手的謬思女神說再見,或許我再也沒有機會拿起提琴,畢竟我曾經放棄,放棄自己的矜持與才藝。高中的最後一年,我在悠悠的鐘聲下等待著人生嶄新的階段到來,那時的我還將自己的一部分寄情於提琴,企盼在新的階段還能繼續維繫自己的夢想,畢竟這樣的才藝得來不易,更何況是自己從小到大所鍾情的事物,如果就這樣放棄那有多可惜?家中手足無一倖免的與音樂絕緣,反倒是與書本為伍,總是名列前茅的在課業上大放異彩!唯獨我與音樂有幸,在偶然的機緣下與音樂結下不解之緣,而這一切都原於國二時音樂老師的提拔。

「生命是該有其發光發熱的要素,只是因人而異罷了!」這句話我始終銘記在心,也因為這一句話,與兄弟姊妹相比不大會讀書的我,有一股想順著自己的心去過生活的衝動。或許,那年音樂老師的意思不是如此,但我想自己有所體悟也無妨,畢竟學才藝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但父母的反對終究還是打斷我一開始追夢的過程。書桌前那偌大的四字寫著︰〝勤能補拙〞,我不笨,只是我沒有兄弟姊妹們這麼聰明,我不懂為什麼讀書才是大人眼中最重要的事情?我不敢反抗母親的填鴨式教育,只好唯唯諾諾的順從母親的諄諄教誨,這沒有什麼不好,只是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很清楚自己這樣的感覺很強烈,於是我又再度的習樂,這次一學就是四年,儘管父母的堅持反對,我依然執著於自己的信念,這是我的人生!人生是該我自己掌握的不是嗎?於是我反倒成了家族裡鶴立雞群的一份子,有我自己的生活態度與夢想。

夢想儘管從小到大總是塗塗改改的換過無數個,但是對於學習樂器這個夢想始終不曾改變,甚至是明確的直指向『提琴』,這是連我自己都很訝異的一件事情!

而夢想是需要那麼一點衝動與任性的!如果不放手一搏,又怎麼能體會實現夢想的感覺?夢想不應該單單只是從別人實現夢想的過程去感受,而應該是讓自己身歷其境。這一搏下去就是四年,記憶中的酸甜苦辣在人生的這段期間同時上演,待在樂團的這段日子裡我不只學習著音樂,也在學習待人處事,很多時候我們看似單單在做一件事情,事實上我們在一件事情裡學習著很多件事情,這是我在長大以後的深刻體悟。

事情並不單純;單純的不叫事情,於是在自己人生的扉頁我添上了這一筆,關於夢想的青春回憶。

同時正當人生的重要轉捩點之際,父親的一席話霎那豬羊變色的改變了我的人生…

  「很多藝術家是艱苦的,而你也不能總是固執的隨心所欲,你已經是半個大人,多少要對自己的人生有點打算!人生不應該永遠只挑最平坦的路去走,如果不去接受社會的考驗與磨練永遠不會增進智慧,你懂嗎?我希望你不要再走音樂這條路,音樂可以當作興趣;寫做也是!學點一技之長比較踏實,在這世界上人沒有一技之長會過的很辛苦。我怕只怕你什麼都會,但是什麼都只會一點,高不成低不就的無法與他人競爭。爸爸沒有希望你賺大錢做大官,但最起碼要養的活自己,養的活自己才有尊嚴,我才不會這麼擔心你。」

正當我想踏上文藝青年之路的同時,父親的當頭棒喝打醒了我,在大學聯考選填志願的最後關卡,我退怯了,也放棄了自己所珍愛的美好事物…

我不恨父親,他的人生智慧是睿智的,我絲毫不曾懷疑。但夢想呢?夢想又何苦,我又何辜?

這一別就是兩個寒暑,對於曾經熟悉的事物,曾幾何時卻變的陌生。我怪自己為何不能在苛刻的環境下繼續追夢,但夢想已經開始遙遠的同時,我也不禁的在思索著這是否是我想要的?還是只是單純的黃粱一夢,迷糊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曾經發生過,如果真是如此;我還真是窮的只剩下鬥志,而一無所有。

我想要對自己左手的謬思說再見,因為我一無所有,已經沒有什麼值錢的可以讓她停留或交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