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寮煙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kungliaolinyaolin/129265171
列印日期:2019/09/17
詩人(普希金)馮春 譯
2019/09/10 14:09:09

當阿波羅還沒有要求詩人


向他做出神聖的奉獻,


詩人只囿於狹小的眼界,


在浮華的世上為瑣事憂煩;


他那神聖的詩琴沈默著;


心靈在淡漠中的夢中沉醉,


在無所作為的人們中間,


他也許比誰都無所作為。


但是詩人敏銳的耳朵


一聽到神靈發出的呼聲,


他的靈魂便會猝然一震,


猶如一頭雄鷹被驚醒。


他會厭煩人間的遊戲,


和世人的流言格格不入,


在人們供奉的偶像面前,


他再不會低下驕傲的頭顱;


他變得落落寡合和嚴峻,


心中充滿詩的音響和激情,


奔向萬頃波濤的岸邊,


奔向喧囂不息的樹林 ……   


                  一八二七


案:詩人就像波特萊爾,是都市的漫遊者,波西米亞式的人生,又是神啟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