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話‧梵畫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kao606/29892638
列印日期:2020/10/28
野干說法(十九)「悲」是菩薩的心量
2015/09/10 10:29:32

什麼是悲呢?



深感眾生因無明熾盛而生渴愛,造下生死業緣,於五道中流轉受苦,不能解脫。所以我不可以懈怠,要力行精勤修習智慧,早日成佛。成就佛道之後,就有能力以智慧之光照亮眾生的無明黑暗,使他們得見光明,不再受痛苦束縛。



雖然現在尚未成佛,但願將所有一切善行都迴向給眾生,助他們獲得安樂;而眾生的罪業我也願意代受。這就是悲心。



 


跟您分享修行心路。



出家以來,我是否不為自己留任何餘地,且盡自己所能,盡自己所有地無私奉獻。是的,也許曾經有那麼一點滴,但每次遇到困境時,多次選擇保護自己,「悲心」往後退了。



不是發過願:「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那初發的悲心躲去那兒呢?



──  在心底裡最無私時,的確有真誠發願。那是在禪堂裡,跟自己無始無明交戰,身心煎迫之下;下座,三拜頂禮佛菩薩,請佛見證:弟子體驗了苦,不再忍眾生受苦,願盡自己所學所能,關懷護念眾生。──   唯有在這一刻,將真心拱出。



真是奉獻自己,只剎那發心,假是保護自己,卻死抱不放;我就這樣隨著累世的業習橫衝生死浪頭,真假真假不已。



最深悔的記憶,是一通某人抱怨的電話。



她問:你是帶領我們佛七修行的法師嗎?



聽到我回答是的時候,她立刻大聲用責備的語氣轟:



自從我生下殘障的女兒,一直活在埋怨的世界裡,我很討厭她,厭惡照顧她,多年來母女的關係非常惡劣。直到閱讀聖嚴師父的文章,我的心才不再煎熬。因為師父說殘障孩子是來成就媽媽的菩薩行,從此我接受佛教,也接受了這孩子,改善了母女的感情。說到這兒,她忽然轉成語「氣」敗壞聲:



但是,…就你害了我!



嗄?我不認識你,怎麼害你。被她嚇到,我把電話緊貼耳朵,把她的氣話聽進心坎裡。她說:



我第一次參加佛七,晚上懺悔拜時,你教我們懺悔業障,哇!你這樣講我很不認同,非常不認同!我怎麼會有業障,難道是我前世做壞事欠了女兒甚麼,她是來討債的……?告訴你!你破壞了我對佛教的好感和信仰,今後我該怎麼跟孩子相處。你破壞……



似乎聽到嗚咽聲,我有點慌了,試圖說明,她卻打斷我的話,緊閉耳門繼續怒訴著,越說越氣,她的心門越緊閉,自顧叨叨絮絮氣足為止。



我掛上電話時淚流滿面,難過了好久。我為她不給機會說話,曲解佛法,而難過掉淚;更因無法為她解惑,而憂心懊惱。



── 為此,我反覆深思,佛七流程是自己設計的,安排「懺悔業障」這一支香,以為自己很受用,一定能幫助行者受用呀。難道是開放“隨喜參加”出了問題,忽略初學或未學的信心,美意竟變毒藥?



我也是“正”走在修行路上的人,每次都硬撐多病之身,盡心完成僧事。尤其帶領修行是非常耗心的任務,除了對佛法信心,還需要自信,才能無礙傳遞佛法。當信心崩盤,願力跌落谷底時,悲心消失了,於是我選擇沉潛。那一次是我在農禪寺帶領佛七修行的告別式。



── 悲,是以拔除有情的痛苦為目的,不堪忍受有情之苦,做到不害有情受苦,才是悲心成就。有情無所依怙的苦,最需要佛法,然而不知善巧的弘法怎能助人拔苦呢?執我故,悲的心行是失敗的。



修行容易嗎,失敗是家常便飯。感恩此事對自己的大棒喝,原來自以為是的奉獻,竟不勘逆境襲擊,悲心一次斃。這個心痛的經驗埋藏多年,不知她是否已得有緣人接引學佛?



懺悔!悲心易發,恆願難持;於菩薩道上,總是進一寸退三尺。



凡夫啊!菩薩道上艱險難行,真悲心者,柔軟、堅毅,難行能行,能轉煩惱心為悲水,做個不忍眾生苦的菩薩行者。有我則苦,學習「無我」才能逆流向前行。



〈梵於2015.8.14



附原經文



何謂為悲?見諸眾生,無明愛故,造生死業;五道受苦,不能自免。是故我今不應懈怠,當勤精進;修習智慧,速成佛道。得佛道已,當以智慧光明;照除眾生無明黑闇,令見大明免眾苦縛。雖未成佛,凡所施為;一切善業,回施眾生,令得安樂;眾生有罪,我當代受。是名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