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政氣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un5238/57373647
列印日期:2021/02/26
馬用張善政,好像魑魅魍魎
2016/05/17 09:05:46

子列子學於壺丘子林。壺丘子林曰:「子知持後,則可言持身矣。」  列子曰:「願聞持後。」曰:「顧若影,則知之。」列子顧而觀影:形枉則影曲,形直則影正。然則枉直隨形而不在影,屈申任物而不在我,此之謂 持後而處先。----列子


媒體昨天報導,法界人士指出,中研院院長人事必須行政院長副署,行政院長張善政已提出總辭,意味包括中研院長等重大人事案不會副署。張善政表示,人事案確實需要行政院長副署,但只要總統批,他就副署,沒批就不用副署,沒有是否副署的問題。


日 昨有網友提到馬總統為何一定能叫人懷念,談到他用人的方式也與眾不同,應該說是完全相反,像是他說他最清廉,用的卻是最貪腐的林益世與賴素如。又說他從不 干預司法,卻直接與檢察總長黃世銘犯罪洩密來鬥爭政敵。還說他兩岸關係史上最好,任內卻發生他自己不次拔擢的張顯耀疑為匪諜的烏龍問題。


但 是網友沒提到張善政,到底這是屬於哪一種用人方式呢?我想起馬總統發布一個兩岸最大官的任命時,名嘴沈富雄的評論...當馬總統發佈王郁琦出任陸委會主委 時,沈富雄表示,雖然有人認為王郁琦年輕、資淺、分量不夠,但王長期是馬英九的文膽,也是馬最信賴的人之一。沈富雄還強調,說王郁琦是馬英九「肚子裡的蛔蟲」沒有絲毫貶抑的意思,「蛔蟲甚至比分身還重要」


所 謂分身,通常是指馬總統一開始用人的方式,愛在鏡子裡找人,所以找來的人都跟馬非常相像,金玉其外,賣柑者言的很多,外表西裝筆挺,相貌堂堂,博士頭銜一 堆,實則連走個路都左腳右腳不分,穿衣時兩手還會打架,是真正的大草包...嗯,都說跟馬的某種外在形象很接近了,有個寓言形容說:


『克里金』的外套肘上破了個窟窿,『克里金』連忙拿起了針。他把袖子裁短四分之一,窟 窿補上了,外套穿上身。雖說袖子短了一大截,那有什麼值得傷心!然而朋友們見了都取笑,『克里金』說:「什麼要緊!我要讓袖子比以前還長,等會把這個毛病 改正。」好小子,『克里金』可不笨,拿起剪刀剪短了前後襟。袖子接長了,主人十分稱心,然而他的外套短於背心。


把這個寓言用來形容跟馬總統同樣頂著博士光環,五穀不分,四體不勤,事情出了毛病便忙著改正的大官,把自己,馬總統和台灣小孩教育失敗的大官猶多,分身滿街走,貪官多如狗的奇景是剛剛好。


但是分身還算得上是人,只是誤仿了馬總統。接下來介紹的是馬用人2.0版,分身的進化,這有點像卡夫卡的變形記,人已經比擬不上了,所以沈富雄第一時間才會想成是肚子裡的蛔蟲,事後再硬拗成「蛔蟲甚至比分身還重要」


所 謂蛔蟲,意指自己不會思考,還寄生在主人身上最骯髒的地方,主人往東,蛔蟲就往東,主人往西,蛔蟲就往西,雖然像是獨立的個體,卻只是一隻附著於其他生物 上的蟲類,無法有自己的主張,更慘的是,把人形容成他人肚裡的蛔蟲,還有暗含要幫別人吹喇叭,蛤?這是馬總統說大陸人用以形容拍馬屁的詞語,也就是說馬若 是放個屁,香的當然要說是香,但是連臭的,蛔蟲也要說成香,還不能大聲呼吸,這樣對主人不禮貌,一定要大聲的吸,然後用連聲稱讚「好香,好香」趁機把氣呼 出來,不然真會憋死喔。所以當馬總統指控張顯耀就是匪諜之樹上有害蟲,啄木鳥一定要把他啄掉時,我們就可以想成怎麼這隻蛔蟲逃離爬到樹上了?不是?是馬總 統用的蟲,有時養在肚子裡,有時養在樹上,馬還因此產生幻覺,以為肚子裡的不是蛔蟲而是啄木鳥,接下來就上演一齣倫理感情大悲劇,兩蟲互殘,同類相食,一 起掰掰了。


用人3.0,馬用張善政,雖然媒體一直捧,一直捧,但是張善政很有自知之 明,知道他那一套嘴巴射衛星,82億次駭客入侵瞬間灰飛煙滅的本事,真的端不上台盤,騙騙少數嫩記者還可,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原來張善政是馬用人用到了 最頂級的,道在屎溺,從分身到蛔蟲,害蟲,一路進化成自己的身影,


列子要跟壺丘子林 學道,壺丘子林說:你要先管好身後,才可以管好自己的身子(?)蛤?別說我聽不懂,列子也聽不懂好嗎? 列子就說:請教老師管好身後是甚麼意思。壺子說:這很簡單啊,就像先看自己的影子,這樣就知道了。列子趕緊回頭看自己的影子,這一看給他看出大學問來,如 果列子彎腰駝背,則影子就會歪歪曲曲,列子若站得抬頭挺胸,則影子也會直苗苗的。列子於是感嘆:原來要歪要正是依照自己的身形而不是自己的影子,謙卑放肆 是依照外界的人事物而不是靠我的看法,此之謂持後而處先也。


維基百科說,


魑魅:魑同螭,也同彲。魅,同鬽。魑魅也叫做夔。魑魅為山林異氣所生,木石化成的精怪。特徵是人面獸身四足,好魅惑人。
魍魎:魍魎音同「罔兩」、「罔閬。」魍魎為水中精怪,外型如三歲小兒,色赤黑,目赤、耳長、髮潤。喜食亡者肝。
此外魍魎可以指「影子外層的淡影」,也可以指「渺茫無所依的樣子」


過去八年,閹然魅於世的馬,就像魑魅一樣,從分身到蟲子的用人....


荀子曰:彼持國者,必不可以獨也;然則強固榮辱在於取相矣。身能,相能,如是者王。身不能,知恐懼而求能者,如是者強。身不能,不知恐懼而求能者,安唯便僻左右親比己者之用,如是者危削,綦之而亡


但是直到最後三個月,他用到了魍魎,又到了幾天前,國家危削,他人也都要下台了,還能把髒手亂入國家人事,興風作浪。從張善政一席話,枉直隨形而不在影的...我們這才知道與張本人無關,因為啊,來,大家一起說:


只要魑魅批,魍魎就會副署,沒批就不會副署,沒有是否副署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