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政氣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un5238/150989447
列印日期:2021/01/25
是避戰還是促戰?
2020/09/27 08:57:38

國民黨擬提避戰公決案 要蔡政府促台美復交、美軍協防
兩岸情勢緊張,就連國慶軍機預演都一度讓台北市民誤以為共軍來襲。國民黨團下周擬提出公決案,要求蔡政府應全力避戰,順應當前蔡政府親美抗中策略,要求蔡政府應盡快促成台美復交與美軍協防台海安全。


孫子說: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還有老蔣的軍歌也說過類似的,靠天吃飯要餓死,靠人打仗要失敗。甚至連馬英九都說,中國的攻台戰略就是「首戰即終戰」,一旦發動戰爭就要在很短時間內打完,讓台灣沒機會等美軍來支援,且現在美軍根本就不可能來。


我就不多說國民黨那丟臉的事蹟,本來還想去對岸求和,卻因兩岸都兵兇戰危才想到去,被譏是去要飯的過往。到底國民黨從本來積極的要飯,求饒,求和,畏戰,懼戰,怕被統一,或是就算統一,文統也比武統好,以免生靈塗炭,萬民受害,千萬人頭落地。到今天整個一百八十度反轉,更積極的提案要政府台美復交與請求美軍協防台海安全,這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舉國民黨人,沒人聽過老蔣軍歌,或孫子說的,要避免戰爭,只有一條路,就是「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嗎?


有網友熟悉大陸山川人文地貌,特意告訴我,「大陸核電自北向南沿海分布,另有內陸省分核電籌備中。三峽大壩位於重慶湖北之間,橫跨長江。水力火力風力,力有未逮之時,國防經濟民生環保考量,核電不枯竭。如果大陸仍為中華民國統治,方向大概一致。」,我說:「如果有發展核子彈,那我應該不會蓋核電廠,因為我不知道是核子彈可怕,還是核電廠因武統台灣而爆炸比較可怕。」


回頭試著探討,那國民黨人此刻提出的避戰方式,到底可行不可行。


先把台美復交與請求美軍協防台海安全想成同一件事,就是馬英九說的「讓台灣沒機會等美軍來支援,且現在美軍根本就不可能來」這樣的問題。根據新聞說:「美國所做的民調僅有35%贊成援助台灣」。而且這35%美國人也沒說是派美軍來協防,還是在一旁看,像春秋戰國就有很多弱國被打,請強國支援,強國先站在旁邊看的例子。或是只有空投奶粉罐頭,還是口頭譴責做聲援。就算以上都來,總共也只35%。這個美國,是民主國家是吧?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那35%是少數還是多數?這樣美軍會來協防台灣嗎?


美軍就算超強,打仗也得憑點運氣,像是韓戰跟共匪只打個平手,越戰甚至還打輸。打完伊拉克,陷入地緣政治泥沼,直到今年川普才忍痛撤出。要美國跟共匪打,共匪死一千,美軍恐怕也死上八百。在美國黑人的命是命..我是要說,美軍的命更是命。總之,除非這仗是美國自己想打,愛打,評估打得贏,美軍還死得不多,不然光是要人家為我們犧牲他家軍人的寶貴生命(只要想想讓自己子弟為別人打仗犧牲性命要不要就好),真是緣木以求魚,老貓嗅鹹魚的,嗅鯗也嗅鯗(休想也休想)。


從上頭分析,可知國民黨人提出美軍協防以避戰的方案,只是空言,嘴砲,不發生實際正面效果。反而可能因此產生終極負面,會促進,加快或刺激共匪武統。除了共匪看到美國人親台(按:坊間一般都說台灣親美,這話原是不錯,但台灣親美這麼久,美國人卻從不親台,也不曾見美國高官顯要訪台,所以這裡我先正名一下,主動被動要搞清楚),就赤目眼紅,宛若噴火。把軍機軍艦都派到台海來演習,飛彈試射也不少,理由是親美就是台獨。我的老天爺,那是美國官員要這時來,是美國親台。人家美國世界超強,要親誰誰敢不乖乖給親?那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做夢都會笑,是光耀門楣,出人頭地的事。我們不敢,也不會說不的哇。但共匪窮兵黷武,橫兇惡霸,哪有管你這麼多。接著共匪就畫出界線,主要是因為要這樣大肆軍演前忘了畫,像是若美國怎樣官員來親台,就要進行怎樣程度的軍演。故這裡他們也學乖了,界線說,


只要美台建交,美軍駐防台灣,共匪就開打。


天哪,那難道國民黨人除了馬英九陳玉珍那種,在共匪武嚇時文攻台灣軍民士氣,恫嚇台灣千萬人頭落地之流,還有更加可怕,是要給共匪武統動武,授其口實,給他天上掉下來的一個藉口,


台美復交與美軍協防台海安全。


在金庸小說鹿鼎記,就有這樣類似是避戰還是促戰的論辯,


韋小寶道:“是啊,吳三桂老是向朝廷要餉銀,請犒賞, 銀子拿到手,倒有一大半留在北京,送給了文武百官。奴才 對他說:‘王爺,你送金子銀子給當朝那些大官,出手實在太 闊氣了,我都代你肉痛。’吳三桂笑道:‘小兄弟,這些金子 銀子,也不過暫且寄在他們家里,讓他們個個幫我說好話,過得几年,他們會乖乖的加上利錢,連本帶利的還我。’奴才這 可不明白了,問道:‘王爺,財物到了人家手里,怎樣還會還你?這是你心甘情愿送給他們的,又不是人家向你借的,怎 么還會有利錢?’吳三桂哈哈大笑,拍拍我肩膀,拿了一只錦 緞袋子給我,說著:‘小兄弟,這是小王送給你的一點小意思, 盼你在皇上跟前,多給我說几句好話。皇上若要撤藩,你務必要說,這藩是千萬撤不得的。哈哈,你放心好了,這些東西,我將來不會向你討還。’” 韋小寶一面說,一面從懷里摸出一只錦緞袋子,提在手 中,高高舉起,人人見到袋上繡著“平西王府”四個紅字。他 俯下身來,打開袋口,倒了轉來,只聽得玎玎當當一陣響,珍 珠、寶石、翡翠、美玉,數十件珍品散在殿上,珠光寶氣,耀眼生花。(轉貼鹿鼎記到此)


從前後語意判斷,撤籓是促戰,不撤籓才是避戰。也就是說,兩邊的關係若不改動,比較像在避戰,若有一方做了重大更改,就更像在促戰。像這裡的康熙應該是準備好了要撤藩,否則就是開戰。但吳三桂還沒準備好,之所以上書撤藩,是要試探康熙的準備,行賄滿朝文武跟韋小寶,則是要說他好話,依照他的期程,在他還沒準備好,拖延撤藩(戰事)。


滿朝文武,就像是遊走兩邊的要飯黨員或買辦,把吳三桂說的飛天鑽地,千萬不可被親美或撤藩,政策變動錯誤,千萬人頭落地。而韋小寶,則是勇武過人,一心只想促戰撤藩,不惜把自己身家,好大一筆納賄來的財富,捐還給康熙。


問題是我們是康熙的大清,共匪是小小吳三桂嗎?要是康熙還沒準備好,敢率爾撤藩吳三桂嗎?時值兩岸如此兵兇戰危之際,不到最後關頭,台灣就算有甚麼毒針,也是絕對不能輕率出手,輕言犧牲。這可是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牽一髮會動全身,千萬人頭齊落地。在這時胡亂提案,主動變動兩岸劍拔弩張,僵持對峙的情勢,陡然刺激到共匪,開了第一槍...若真這麼想被武統,幹嘛不自己搬去大陸,改行當共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