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政氣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un5238/130989878
列印日期:2020/10/23
邱毅為何造謠?
2019/11/21 17:32:30

強塞人入不分區? 馬英九怒斥邱毅「造謠成性」考慮提告
〔記者施曉光/台北報導〕針對新黨不分區第一名、前立委邱毅指稱自己在國民黨不分區落馬,是因為前總統馬英九臨時要求將陳以信、車宜靜列入不分區名單,馬英九辦公室上午聲明強烈駁斥邱毅「所言子虛烏有絕非事實」,已經嚴重損害馬英九名譽,而且不排除對邱毅採取法律行動,捍衛自身清白。


在回答邱毅為何造謠前,先給大家看一段美國知名記者對香港反送中的觀察報告,

香港為何抗爭 華爾街日報舉這些故事告訴我們
香港「反送中」示威爆發5個月後,美國「華爾街日報」今天列舉相關報導說,中國共產黨政府近來的種種作為,似乎再次證明了港人為何該挺身而出,抗拒共產黨司法體制。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弗利曼(James Freeman)今天在「社論」(Opinion)列舉相關報導,告訴我們「香港為何抗暴」(Why Hong Kong Resists):
弗利曼引述華爾街日報記者范文欣(Wenxin Fan,譯音)報導說,英國駐香港領事館前職員、香港公民鄭文傑(Simon Cheng)8月間赴中國旅遊時被捕,被拘留15天。
范文欣說,鄭文傑宣稱中國祕密警察毆打他,不讓他睡覺,還用鎖鏈綁他,要他供出其他示威者的資訊。
「鄭先生說,第4天時,他被銬上手銬、矇上眼睛、蒙住頭,之後被送上車載離拘留中心。他說他被帶到一個新地方,綁在木板上,手腳被拉開,綁成一個大大的X字型。」
「鄭先生說,他哀求著別刑求,他會說出他知道的一切;但抓他的人卻說,他要接受一些『訓練』,包括半蹲數小時,之後他的膝蓋還被用個東西戳,他覺得那是削尖的棍棒。」
他們還告訴他,想說話的時候,必須喊『主人』,如果忘了這樣喊,就會招來耳光伺候。官員還要他跟拘留中心的醫療人員說,身上的瘀傷是摔倒造成。」
不難理解港人為何擔心傳統香港司法被北京的共產黨司法取而代之,而這種恐懼感,足以說明香港理工大學示威者為何用盡千方百計,也要避免被捕。
弗利曼引述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的理工大學狀況:最後一批還留在理工大學的示威者試著從下水道逃離…許多人據說經由下水道,走上危險的逃生之路,他們帶著火把和防毒面具,進入隧道…」
「試著從下水道逃離的21歲學生鮑維(Bowie)告訴路透社:『下水道臭死了,還有很多蟑螂和蛇,真是舉步維艱。我從沒想過有天我得躲在下水道,或從下水道逃生。」
她們一群人在臭水裡游了一小時,但離開下水道後,發現自己仍在校園範圍內。
華爾街日報記者Eva Dou報導估計,截至昨天為止,理大仍有100名示威者據守,原本約1000名示威者部分被補,18歲以下者則會獲釋。
一名16歲男孩由親友陪同離開時表示,他們的占領有合理性,因為這能讓全球注意到學生領導的示威。
「我們不能讓世界忘記我們。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世界就會忘記我們。」(轉貼到此)


我們知道邱毅當年打扁一戰成名,是個響噹噹的人物,不到最後關頭,是絕不輕易..那個造謠的。我這麼說,說服力或許不夠,換個角度,邱毅這一會子造這個謠誹謗過氣前總統馬英九要幹嘛?沒必要嘛。要造謠誹謗,也該對小英..蛤?我是說既然邱毅現在改代表新黨,而新黨又是共產黨的好朋友,那麼他接下來所說的真話或造的所有謠,對台灣人應該也無足輕重,除了紅媒會像蒼蠅看到狗屎,還拿來當寶(應該沒那麼笨吧)。


那麼邱毅為何要造這個謠呢?我在上篇【吳敦義的名單】回應網友時談到吳敦義這份又黑(香港武警)又紅(人民解放軍)的名單時,說他也不一定是為自己日後有著甚麼鉅大的私人利益,搶當兩岸新買辦。即使是看到馬英九,連戰,徐立德..有為者亦若是的還有很多。而是..嗯,退萬步言,那些姦殺香港少女浮屍人家的解放軍香港武警,若有自己兒女,愛護之心也跟天底下的父母一樣。


愛護子女乃人情之常----前空軍司令雷玉其。


這份名單之所以一個人都不能改換,改一字就地動山搖,換了誰就視為背叛祖國。現在名單少了一個,不過卻不是吳敦義改的。我認為邱毅最近或將來,還是少去大陸大放五筒厥詞為妙,免得放槍被糊。畢竟秦城監獄關著的,才是真正不分藍綠:


(中央社台北13日電)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今天證實,去年在陸失聯的台師大退休教授施正屏,與失聯台人蔡金樹、李孟居,均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遭有關部門「依法審查」,施蔡兩人的案件已進入審判程序。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際人力資源發展研究所退休副教授施正屏,去年8月起在中國失蹤,近期傳出陸方以涉及國安理由,將他關押在北京,遭判刑約3到4年。


蓋今日之中(共)國,實則不是真的中國人自己在當家作主的一個國,而是被外人或外來意識侵略殖民的。21世紀也不是啥中國人的世紀,應該正名為中國共產黨人的世紀,是中國共產黨終於站起來了。古往今來,有誰聽過給人為奴,做奴隸,狗奴才的,主人不說好,可以自己站起來嗎?


故共黨中國者,共黨是主,中國或香港,中國男子或香港少女是奴。有時是狗奴,主人叫咬誰就咬誰的,有時是性奴,是被姦殺再被浮屍的。但共黨更像電影裡的異形,是遠自高加索外奇幻物種寄生而來,廣大中國則是它的宿主。從前這個宿主會被餓死,一口氣餓死幾千萬人,逃命到香港時金庸先生還救濟過一些,給共黨吃好吃飽。今天宿主剛能吃飽,共黨更是老實不客氣,吃得腦滿腸肥。當共黨開始擴散,寄生去新宿主身上時,電影裡最噁心慘烈的一幕就要真實上演,它們千篇一律,總要先把新宿主內臟啃爛吃光,然後再露出可怕的獠牙破胸而出,尋找下一個新宿主。


國民黨跟邱毅,就是這樣,一不小心攤上了這個可怕主子。名單被罵爆,吳敦義還是要雖千萬人吾往矣,頂著鋼盔向前衝。邱毅則是一時意氣,當自己仍是打扁時的英雄氣概,逕自退了名單。雖然事後趕緊轉寰,搶搭新黨不分區以圖自保,但誰知道主人陰晴不定的心,會不會也把他視同背叛祖國去了?只好買個雙保險,造謠推給馬英九..欸,你邱毅是自己要活下去,但人家馬英九可不是死人,他就沒有自己的女兒女婿要愛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