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政氣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un5238/11267075
列印日期:2021/03/01
這個國家對不起陳文茜與馬總統
2014/02/21 10:01:15

幾天前,網友CJS看到黃創夏談陳文茜的這篇文章標題【這國家豈止對不起年輕人‧‧‧】說應該是這個國家對不起馬總統才對,這當然是在譏諷。陳文茜的文章我沒看,因為我永遠記得我看過她在專訪郝龍斌時說的【陳文茜:文林苑事件是公民素養不足】,只是一堆網路鄉民,總像是沒有記憶般,真以為陳文茜要跟台灣年輕人談甚麼居住正義的問題,這就像兩年前我談「清大生外勞」事件,也是有格主說「你有資格當「台勞」嗎?」,今天媒體才證實我談的對,請參

低薪難忍!台生寧到新加坡當台勞

這也像是我被銀正雄告,有網友說這是場戰爭,沒有你死我活不會停,中時有話要說則刊出【對人民的特殊仇恨】裏頭說到,「馬英九,是多數人選出的總統,他與人民有一種特殊信託關係,有些人,少數,對此關係有一種特殊性的仇恨。

所以說到底,陳文茜就像是馬英九的一種奇兵(周玉蔻比較像是死士),當我看著言論界又亂成一團,大家都跟陳文茜的屁股後頭走,甚麼【房價太高嗎?】【這國家豈止對不起年輕人‧‧‧】【 這個國家「如何」對不起年輕人】【 居住正義新解:就是要有台北的房子】,又開始繞起無窮迴圈,我無力阻止,在時季常這篇假裝互罵的【陳文茜講台灣房價:誇大與無知】留言說:

台灣年輕人都知道,炒房的主要是軍公教,出國玩的也多是軍公教退休的,馬總統全家在美國,只有他夫妻倆,月薪四七萬存四八萬,房屋還一連四進,可以說三間都給鬼住,這就是台灣房價只上不下的答案,陳文茜只會說那些糜糜之音,回答不了你的問題的。

時季常說:工作個二、三十年,稍微像樣的中產階級,有個幾間房子是很正常的。

我說:那馬總統有四間房子,現在住的是官邸,女兒全不住,全空在那裡住鬼,這就是房價降不下去的主要原因了。台灣現在是低薪,年輕人去澳洲當酒女,去新加坡當台勞,留在台灣的買不起被馬總統這種像樣中產階級炒起來的房價,也沒那種退休比工作時賺更多的本事,或是賺一毛可以存兩毛的魔術,您是問陳文茜如何解決,自己也提不出解決辦法,我說無法解決的根本原因就在馬總統這種像樣的中產階級身上。當他們不再屯房炒房,給年輕人多賺一點,自己退休少拿一點,問題就解決了。

好的,我人微言輕,無法阻止大家跟著陳文茜繞,只好重貼當年陳文茜怎麼談居住正義的故事,喚醒少數神智清楚的台灣年輕人,好知道你們的未來是怎麼被人家賤賣的..


陳文茜的公民素養?

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老子

這篇文章,是整理馬總統,別讓我們生活在恐懼之中!的留言而來,原文其實是我偷懶,轉貼了洪蘭女士的這篇【別讓我們生活在恐懼之中】。洪蘭說,看到郝龍斌強拆文林苑的王家,讓她也心生恐懼。詎料在我轉貼後,竟意外的引起很大迴響,而且還都是名人,若針對這些名人的迴響逐一點評,會寫成四大長篇,自己看了都怕,所以這裡再偷次懶,把四段以「They are fucking slaves!」為標的留言,調整順序整理成這篇。文章稍長了點,建議閱讀要有心理準備,如果時間有限,看完第一段就行。另,副標可叫「恐懼的總和」或是「無雙國士與四種奴性」

第一段,『陳文茜:文林苑事件是公民素養不足』(按:點評為"我說:"之後粗體字的部分)

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上中天電視的《都更風暴》特報,跟主持人陳文茜對談,節目從印尼地震談都更,認為北市老舊房屋多,基於安全應該執行都更;陳舉紐約等都更案例批文林苑事件是「公民素養不足」,還抨擊內政部長李鴻源日前的言論。

陳文茜說,都更條例從一九九八年制訂以來,法令門檻愈修愈低,該條例被抨擊是為財團量身訂做,但昨天印尼發生大地震,台灣也面臨很多斷層和地層問題,台北市逾卅年房屋占五五%、四十年房屋約一四.五%,若發生規模四以上地震,恐造成全面摧毀。

我說這是..『造謠!危言聳聽製造社會恐慌!!請誰趕快把這個女人抓起來。事實證明,九二一大地震台北市所有房屋都堅固耐震得不得了,全台北市,只有一棟才15年屋齡RC結構的"東星大樓"倒下來。請陳文茜別再散布不實謠言。』

陳文茜說,墨西哥比台灣落後,但他們發生地震死亡率近零,那是因為他們透過都更提高建築標準,「難道我們是比墨西哥更沒有素養的國家嗎?」她又說,若台北市不都更、發生地震老舊公寓造成許多人死亡,現在那些「正義之士」要負起很高的道德責任。

我說:『事實證明,改建成"東星大樓",才耐不了九二一大地震,東星大樓崩塌共造成73人死亡及14人失蹤,我請這些冤魂冤鬼,晚上去託夢給陳文茜,讓她更能明辨是非。』

陳文茜又說,紐約平均都更時間是一年半、倫敦兩年、英國三年,那是當地公民素養足夠,也不會有媒體罵紐約市長彭博是「土匪」。往後該如何處理都更案?郝龍斌說,若有類似文林苑事件,將會更慎重處理,若地主不願意,就有退場機制。

我說:『人家那叫"都更",台北這是"強盜"。搶人民合法的土地,別再烏龍轉桌了,都更全世界最快的是中國,怎麼不去比?』

郝龍斌說,拜訪市民時,發現老人家住在四、五層樓的老舊公寓,有八、九十歲老人家對他說「住在這裡跟坐牢沒兩樣,每天只能呆在家裡」,有些地方連消防車都進不去;但內湖有個清白社區,當時有四百多戶居民,都更後每戶使用面積從十幾平方米增加至廿八平方米,環境和消防安全都比以前還友善。

我說:『王家也有老人家,怎麼拆完人家房子,才想到去跟老人家見面?消防車進不去,這不正是營建署要求台北市別拆王家的理由之一嗎?瞧..

營建署期許臺北市政府尋求解套方案研議毋須強拆王家、解決文林苑現有周邊道路消防安全、以及處理都更實施者涉嫌呈報不實資訊問題,使得已拆遷戶土地可以進行迅速執行都更、而王家可以保留、消防道路寬度不足問題可以一併解決的三贏方案。(維基百科)』

陳文茜也諷刺李鴻源說,法律明文,地方政府不依法代拆的話,就可以請內政部介入,但內政部長李鴻源罵市府「居住不正義」,可能他剛上任不太清楚,請部長資料先找出來再來發言。

我也諷刺一下:『用常識就可回覆,要找甚麼資料?是建商提供的資料?還是吭泄一氣郝龍斌給的資料?妳陳文茜或郝龍斌的房子,要不要給人強拆,搶走你的土地與容積?憲法明文規定,人民有私有財產權。美國總統傑佛遜說,當人民與財團利益衝突,政府毫無例外,需要站在人民一邊。這是政府存在最重要的價值,撇除了這個價值,政府會變成強盜土匪,甚麼都不是。』

小結:

照陳文茜的說法,原來洪蘭的恐懼是民粹,洪蘭小姐也只是公民素養不足。嗯,全世界就是妳最有公民素養,如果有礙觀瞻妨害市容,就活該要被排除的話..對了!陳小姐,您有多久沒照鏡子了?

第二段,應曉薇的議會質詢。
拆王家 郝龍斌:我從來沒道歉過『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赴議會施政報告,議員持續質詢文林苑拆遷案,郝龍斌重申,已依照內政部法令作相關處理,面對爭議,根本解決之道是修法,而修法過程勢必要再加強「公共利益」。市議員應曉薇質疑,整體都更決策不清楚,她進一步說「我不贊成多元聲音」,稱郝龍斌沒輸給都更,只是輸給民粹。她為了遊民問題,忍辱負重,但該作就要作,決策無法讓全世界人滿意,呼籲郝不要「左一聲道歉,右一聲抱歉」。郝龍斌回應:王家拆遷過程「我從來沒道歉過」;並強調,都更是北市必經道路,現在出現衝擊,各界情緒非常高漲,市府正檢視爭議個案,但北市整體都市更新不會停下來,該作還是要作。』

這裡不講郝龍斌了,那又會講成一篇,單講這個應曉薇。很顯然她是在借題發揮,報老鼠冤,關於應曉薇的背景資料,這裡也不多贅,請參【應曉薇 陳長文與劉姍姍】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日前被發現違規讓外籍看護工阿蘭(化名)接送小孩,經台北市勞工局派員訪談調查,確定應曉薇讓看護工從事許可外工作,違反《就業服務法》規定,處三萬元罰鍰。應曉薇透過辦公室表示,願意接受裁罰處分。』

如果讓應曉薇來對付文林苑的王家,天,我不敢想像,她可能會說,死囚自己想死..喔,水朝(王家)遊民身上沖去,簡單的說,台灣人,遊民跟外勞都一樣,全都是..They are fucking Slaves!

而郝龍斌和應曉薇唱著雙簧,劇碼則是叫做:

They are "FUCKING" Slaves!

第三段,陳長文說:都更議題,不該是一面倒的零和討論(按:關於陳長文的背景,嘿,恰巧給我寫進跟應曉薇的同一篇「應曉薇 陳長文與劉姍姍」)

長期的政策,不應該訴諸短期個人的情感,拿來用在陳長文家人身上剛剛好。納粹恰好也這樣認為,他們還制定優生法案,基因不好的人,要送進集中營毀滅掉,以免阻礙大德國的發展。我希望陳長文可以就這個納粹可否依法殺了基因不好的人,再來一篇當憲法與法令衝突時的衡平之論。或者,這太難,大律師沒學過當個自由人的金律,不解甚麼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那就簡單點,

再來一篇,說服洪蘭,讓她別再感到恐懼,好嗎?

.

最後這段,其實跟文林苑沒啥相干,放進這篇文章,主要是想跟大家說說,甚麼叫做"奴性"。有種奴性,在請看馬總統怎麼讓周玉蔻轉大人我解釋過,這個叫做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白曉燕案,有個女子給陳進興強姦後,反而白天為他買吃探情報,晚上乖乖給他當性奴。

人的外貌長的其實都很像,有的人身體不自由;也有的是財務不自由,不能用公家錢出國去玩;但是也有的人,前兩者都自由,只有那顆心,像是被禁錮般,只能把人家的胡謅瞎掰,照單全收,還能裝出一副果真很懂,大夢初醒,朝聞道的模樣。這也是老子為什麼要從人身自由,談到財貨自由,最後以心靈自由做結..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

第四段,這篇補充說明,算是為這一系列「They are fucking Slaves!」做個ENDING。

這幾天,馬總統像暴君尼祿,火燒羅馬城一樣,躲去非洲,放油電大漲,點燃通膨惡火,燒了台灣人叫跳,聯網不知怎的,反而冷清不少,真怕有些老友過不了這一關..有兩個格主,狀況猶慘,每天得出一篇,還非得是捍衛馬總統敗德失政的文章不可,不然只好閒雲散鶴,言不及義談些沒啥意義的話題:駄孫十萬里,可否不要再讓它發生?

我接著又再拜讀了下一篇:今天不痛一下,將來會更痛。嘿,談的還不是馬英九!而是談老子這句「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這裡頭關於不尚賢的解釋(按:其實到最後,還是為了附合馬總統漲電價的節能減碳鬼理由騙小孩子用的)。這真是無聊到爆,古代老學究才有興趣的訓詁之學,天!竟也真有一群人故作風雅狀,似懂非懂的熱烈請益發問討論,實在是讓人發懅。這個格主說,他花好大時光,Eureka!終於給他有了偉大驚人的新發現,

「不尚賢」,不是指「不要崇尚賢能的人」,而是指「不崇尚華麗的貝器」。

這是錯的!老子沒有老人痴呆,道德經五千餘字,字字精要,增減一字皆不能。敢問老子有可能同一個意思,在同一句說個兩趟嗎?

不尚賢,講的當然是人;不貴難得之貨,講物;不見可欲,談到人心。

聖人治國,不強調某種人好,老百姓就不會搶著去當那種人。宋國國君強調一個母喪瘦到皮包骨的人好,隔年宋國餓死一堆家有母喪的孝子。『越王慮伐吳 ,欲人之輕死也,出見怒蛙乃為之式,從者曰:「奚敬於此?」王曰:「為其有氣故也。」明年之請以頭獻王者歲十餘人。』

我們來看看把台灣人當芻狗的聖人馬總統如何的尚賢,

「一燈如晝照未來,萬里馳援育國才,寒窗十載勤求知,布衣卿相方可待」。

馬總統,欸,一貫自我感覺良好,尚賢其實是在尚自己。本來這段文字,直接在那個格子留言就好,可惜格主不給留,只好在這裡做個補充,還要加上標題的那個心得感想。那裡的人,好好的自由人,身心物皆得自由的人不當,卻自甘把心靈禁錮起來。不曉得人要自由,心更要自由,真不知,誰才真的是..

They are fucking Slaves!

.

後記:僅以本文,給這兩天在新北市樹林區滅門自殺的兩戶八條台灣人致上哀悼之意,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就祝他們一路好走。也許,從此之後,他們不再被暴虐的馬總統迫害,不受時空限制,可以自由來去,「今生愈受苦,來世愈享樂」,魂魄歸來時,記得要去找馬總統謝謝他,每天跟在他身邊保護他,天太熱,要節能減碳,就在他脖根耳後,給他呵風。

想來真好笑,咱台灣的聖人馬總統現在正在非洲尋歡作樂,一副此間樂,不思蜀,何不食肉糜,幹嘛不吃蛋糕的模樣,還把此行取名叫「仁誼之旅」,孟子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賊仁又賊義的叫獨夫,古往今來,獨夫到頭下場都很不好,晉惠帝八王之亂被分屍,阿斗終身監禁,瑪莉皇后上斷頭台。去年則有個屁股開花的..看看格達費 請馬總統先想想您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