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露露的美好生活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tsailu/6675819
列印日期:2020/11/29
娶妻如此~上天在懲罰我啊! (感謝電小二推薦)
2013/05/14 06:31:59

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這句話用在杜克的身上再恰當也不過了。


雖然他一直期待有個兒子,但是當女兒出生之後他就毫無抗拒的愛上她甚至不惜一切的付出。女兒珊珊一出生就是杜克在照料,妻子根本不管。


姍姍快五歲了,五官深邃,非常漂亮,像個混血兒。杜克生活中唯一的希望和快樂就是陪著女兒玩耍和學習,看著她一天天的長大。



那天吃過晚飯,杜克和珊珊在客廳玩耍,忽然從浴室飛來一個洗髮精的瓶子,不偏不倚的砸在杜克身上。


杜克吃了一驚,本能的想發作,只見妻子怒吼著:“告訴你洗髮精用完了,你就是不買!”


杜克不是忘了買,而是沒錢買。太太要的洗髮精是名牌,一般的超市買不到。他如果買一般的洗髮精,太太照樣會生氣。


杜克盡量控制自己的脾氣,他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生氣,以免中計。


杜太太經常亂摔東西,摔門,無理取鬧,她就是要激怒杜克,讓他生氣甚至打她,這樣她才可以叫警察來處理家暴。


在美國,家庭暴力如果驚動警察來處理,施暴的一方可能會被關,也可能會失去對子女的監護權。而失去女兒的監護權正是他最害怕的一件事。


起初杜克不知道這是手段,當他被粗暴對待時也會頂撞回去,結果太太馬上打電話報警,娘家的人也全部趕來做證。


後來因為驗不到外傷,證據不足而沒有被抓走。



杜克百般隱忍就是為了保護女兒。他認為女兒如果歸太太監護,勢必交由岳父家的人撫養,這輩子一定完蛋。


岳父母喜歡賭博,打麻將,上賭場,去舞廳作樂,小舅子也不務正業,曾吸食大麻被抓。


岳父家的生活非常墮落,經常邀很多人來聚賭,太太也沉迷賭博,一下班就坐上牌桌。全家人皆作息不正常,價值觀混亂,一切用金錢來衡量,是十足貪婪的家庭,家裡有人抽煙有人喝酒,對孩子是很壞的榜樣。


杜克知道把女兒交給這樣的家庭撫養,除了溫飽之外,一定不能得到好的教養。杜克非常恐懼女兒會落入這個家庭,他覺得他有責任和義務來保衛女兒。



杜克已經失業好幾年了。


過去曾在一個公家機構上班,薪水微薄但收入穩定。好不容易熬過了試用期,有假期也有醫藥保險了。這時他的妻子正好要生產,醫療保險派上用場,生產費有保險支付,大家都替他慶幸。


女兒還在襁褓中,有一天,無緣無故的,杜克突然說:


「我不幹了,今天是最後一天,我剛剛遞了辭呈!」


同事們都大吃一驚,勸他如果心情不好可以請假,不要這麼衝動。但他的心意已決,揮揮手跟大家道別就離去了。


他離職之後兩三天,他的妻子來辦公室找他,詢問杜克的去向,大夥兒更加吃驚,先生辭職太太居然不知情。


後來才知道他當時正處於婚姻危機中,日子非常消沉無助,杜克以逃避的心態回去澳洲。



 




由於太想念女兒了,不久又回到美國,但失去的工作卻永遠回不來了,這是一時衝動的後果,他很自責。


時間過得真快,姍姍要讀幼稚園了,他也整整失業五年了,這期間到處打零工,沒有一份工作能持續兩個月以上。



他著著實實的體驗到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高的恐怖年代。


杜克幾乎什麼工作都嘗試過了,司機,餐廳打雜,送貨員,搬家公司,不管多麼卑微多麼勞累的工作他都願意做,還受盡屈辱,尤其在餐廳,不管做什麼事,人家都嫌他不夠快,不夠熟練,把他當小弟使喚。



如今他說話的態度和語氣比以前謙遜多了,想來是嚐盡世態炎涼,知道為五斗米折腰是必要的。



太太賺的錢一毛也不會用來貼補家用,不論多麼緊急或窘迫,太太堅持一毛錢也不援助他。最近因為電話費沒繳要被斷線了,杜克懇求太太給錢付電話費,太太說,養家是男人的責任。這話一出口,馬上封住他的嘴。



為了女兒,他更是忍氣吞聲的活在岳父家人厭惡的眼光中,在他們的聚會中他要負責打雜烹調,十足像個外勞。


妻子經營一家美甲店,收入除了自己花用其餘全交給她的父母。


至於杜克和女兒的一切開銷,妻子完全不支援,杜克必須自己想辦法。


每次外出,太太總是盡情的買一大堆自己要的名牌包包,衣服和鞋子,把自己打扮得非常奢華時尚,卻不曾給女兒買過一件衣服,杜克看了很心疼。


她花錢理直氣壯,因為錢是她賺的;她不分擔家用也理直氣壯,因為養家是男人的責任。



杜克是道地的越南人,不會說廣東話,太太娘家是越南華裔,說廣東話。這幾年來杜克也學會聽一些廣東話了,他常聽岳母用廣東話對他的太太說一些挑撥離間的話,比如:


妳還這麼年輕,長得又漂亮,又有好手藝,還怕嫁不到好男人?妳的機會多著呢?這種窩囊廢早離早脫身!


杜克假裝聽不懂,其實句句都像針一般,扎在心裡。



為了不讓人看扁,為了把女兒攬在身邊照顧,杜克花盡了所有的積蓄,信用卡也刷爆了。失業的這幾年,他就靠借貸度日。他向越南的哥哥借了五萬美元,向澳洲的姐姐借了三萬美元。有借無還,他也不能再開口借了。


目前唯一的經濟來源是政府的糧食券,一個月三百多元,他全部用來買最好,最有營養的食物給女兒吃。


至於房租,水電瓦斯,汽車保險,加油,一大堆的開銷,壓得他每天愁眉苦臉的,不知何處去張羅。


岳父家人就存心看他出糗,看他能撐到幾時。


只要杜克撐不下去,付不出房租了,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叫女兒和孫女搬回娘家,名正言順的離婚,把這個沒用的男人踢開。




杜克看得非常透徹,也明白自己的處境,他幾乎走投無路了;


沒有工作,借貸無門,積蓄用光,而這個家還得繼續苦撐下去,每個人都袖手旁觀,等著證明他是個無用的男人,證明他養不起女兒,讓他知難而退,自動放棄女兒的撫養權。


妻子時不時還要挑釁他,用語言暴力和肢體暴力來挑戰他的極限.......他受盡屈辱,滿腔的憤慨想要反擊,但是對方握有女兒這張王牌,就像劫匪掌握人質的命運,只能任人宰割 ~ 為了女兒,他必須裝得很堅強,裝得若無其事,完全違背本性,卑屈的活著!


每當杜克對朋友提及他的婚姻時,他的表情是沉痛的,他心灰意冷的說:

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到頭啊!


娶妻如此,是上天在懲罰我呀!


 



 



 










電小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3/05/20 19:03 刪除回覆
Dear 花露露(jtsailu)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娶妻如此~上天在懲罰我啊!」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
家庭與婦女,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