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露露的美好生活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tsailu/24995357
列印日期:2020/07/02
回台順道遊~序
2015/07/09 07:44:00

最近回台灣,很貪心的,安排了兩個順道遊,一個是去北越的下龍灣,和朋友及大姐;一個是去大陸的九寨溝和二姐同行,會做如此緊湊的安排是應了人家需要一個室友的請求,當然都是參加旅行團。


我和朋友黛安是在美國報名的,大姐聽到我要去下龍灣非常嚮往,她也想一起去,所以匆匆忙忙的趕去台灣的旅行社報名,指定要同一個團,由於臨時太匆促,找不到室友,不得已她只好付單人房的差價了。 


事後發現這個季節太熱了,如此高溫的盛夏又到酷熱的東南亞旅行,太不明智了。


不過總算也平平安安,高高興興的走完所有的行程,慶幸能夠親自觀賞如此美麗的天然景色!


每次回去台灣,理所當然的住在大姐家。明知這是個奧客,大姐也只能義不容辭的接待。


在我回去之前,大姐就開始大掃除了,大姐夫看了便說:


“是妳妹妹要回來了吧?”


似乎掃除就是為了我!


大姐不願讓我背上奧客的惡名,極力否認:


“這跟她有什麼關係呢?她不回來我照樣要打掃屋子的!”


我雖然盡量克制,希望做個隨和的客人,少批評,少挑剔,但還是忍不住對大姐的生活方式和室內擺設提出很多建議和看法。


這個家大姐就是女王,什麼事情她說了算,雖然旗下的子民也只剩一些貓狗而已 ,姐夫多半聽她的,不太違逆她的意見,對於我的到來,姐夫曾說過類似 “一物剋一物”的話,言下之意只有我敢批評大姐。


我和大姐常會爭執,但都是針對某個事件和議題在爭辯,大家都很有主見,我們知道彼此都是為對方著想,只是理念做法不同而已。


我很慶幸我們的姐妹關係是可以爭吵可以和好的,大部分成年之後各自成家的姐妹都是相敬如賓,客客氣氣,有話不敢直說,很多親姐妹甚至經年不說話或反目成仇。


因此,我和大姐都認定我們之間的關係是健康的,是溫馨的!


短短幾天的相處,很快的就要離開了,聽說我走了之後,大姐夫對大姐說:


“部長回去了!”


不僅大姐聽了哈哈大笑,我知道了之後也覺得非常好笑,原來我在人家的眼中是如此威儀。


大姐還帶我去參加她與朋友的聚餐,吃了一頓非常豐盛的中式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