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買春秋 /班城風雲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oyceinmumbai/6007430
列印日期:2020/11/25
賊市裏的四柱床
2012/01/06 10:10:45

我一邊打蚊子,一邊歪著頭看地上兩根用麻繩綁在一起的木棍:這是什麽?戴著回教小白帽的阿布杜坐在門口的板凳上專心玩著手機上的遊戲,很快擡頭看了一眼又囘到手機畫面上:床。

我試著拿起來,好重!是什麽床只有兩根木棍?這會兒連頭也不擡了:四柱床。我嘆了一口氣:你可不可以把這個床的其他部分,如果你有的話,也拿出來我看看?阿布杜過了幾分鐘才慢慢起身往裏走去,眼睛還是沒有離開手機。

自從在眼不離手機的阿布杜店裏買了一個咖啡桌之後,我每次到賊市(賊市裏的印度神像)一定登門造訪。雖然左看右看什麽也沒再買過,阿布杜倒也不在意,看到我進門稍稍點頭問好,連起身也不必了:太太,您自己慢慢看。

話説這個咖啡桌,桌面是一片傳統印度門窗上拆下來的雕花通風板做成的,阿布杜很有眼光的挑了一塊簡單的藍白相間瓷磚置於其中,上面擺張玻璃,雖説新加上的四條腿不太牢靠搖搖晃晃,但是隨意漆成灰白色後,竟然也有那麽幾分普羅旺斯頹廢鄉村風(沒問題,太太!),買了!

不多時阿布杜一邊講電話,一邊拖著一塊破破爛爛的床頭板囘來了,他碰的一聲把床頭板往這兩根木頭前沾滿灰塵的破櫃子上一靠,用眼睛示意我自己看,又回到他的板凳上繼續有說有笑。我左看右看,在尚未看出個所以然之前已經被蚊子大軍打敗,防蚊液也已用盡,只得趕緊照了張相,比個手勢告訴阿布杜留著這個他所謂的床,下次再來。

才走到門口,阿布杜講完電話,心血來潮追了出來:太太,太太,等等!我停下腳步:今天不買呢,要走了。阿布杜搖頭晃腦露出一口白牙:太太,我是要告訴您,您剛看的這是個老東西。我開始和他鬥嘴:當然是個老東西,誰都看得出來,連床腳在哪兒都不知道,難不成是工廠剛出來的?阿布杜無可奈何嘆了口氣:進來吧,我告訴您!看在他大聲招呼小弟去買可樂的份上,我又跟著進店裏了。

我喜歡賊市,因爲大家爭先恐後告訴你各式各樣古董廢物垃圾的歷史(賊市裏的印度神像,是真是假不知道流落賊市的英國大炮),但是他們一本正經把任何東西都說得有頭有腳的認真態度,總是有辦法讓我這個傻傻的台灣人心甘情願把錢掏出來。

根據阿布杜的説法,這個四柱床來自葡萄牙殖民時期的果阿省,床尾板,床架,床腳和四柱中的另兩根柱子在倉庫的某個角落裏,但是沒有床板,也沒有架在四根柱子上的那四根木條。

阿布杜很有權威的下了結論:這麽大的床,不會是一般人家的,肯定是有錢人家的,更有可能是葡萄牙來的,因爲外國人長得比較高大。

我對四柱床並無研究,左耳進右耳出。但是就在耳際傳來清真寺擴音器開始禱告的聲音時,忽然靈光一現,尼爾生曾經說過,回教徒在每年爲期一個月的齋戒月期間是絕對不會説謊的,許多人喜歡在這個時候跟他們做生意。

現在正是齋戒月!

怎奈蚊子實在是太多了,再不走肯定會登革熱上身,於是我很快交代阿布杜留著這兩根麻繩綁著的棍子和破床頭板,改天再來!

回家後立刻上網找找葡萄牙的四柱床是怎麽回事,很快就找到好些照片,人家的古董床古色古香,阿布杜的只有兩根木棍和一張破床頭板!不過再仔細一看,不僅床頭板的彫工和其中一張照片上的古董有那麽幾分神似,照片裏的柱子和地上那兩根木棍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興高采烈把網上的古董照片和阿布杜的破爛木頭拿給菲爾看,他維持一貫相信印度古董的原則,包括伊格保的皇室血統,(我的回教王子伊格保):不會有人這麽無聊去造假,你要是願意去監工修床可以,我可沒時間三天兩頭去和你那些賊市朋友哈啦!

就這樣,孟買大事另一件拍板定案!

接下來的周末我們前往賊市和阿布杜一邊喝可樂趕蒼蠅,一邊展開冗長的談判。最後兩造達成互相都滿意的價位,至於談判的内容,就跟在印度買任何東西一樣,雖然精彩有餘,卻已經不足掛齒了。

阿布杜興高彩烈從倉庫找出四柱床的殘肢斷垣展示在我們面前,菲爾維持一貫的禮貌,阿布杜卻覺得英國大爺的微笑即是莫大的鼓勵,更興奮了。接下來幾個星期我三不五時就到阿布杜的店裏看看整修的進度,看著床漸漸有了雛形,不禁為自己的慧眼識英雄得意不已:這個床放在普羅旺斯,多拉風啊!

一日我與阿布杜在門口閒聊,鄰居店家過來了:太太,您好!我很好啊,你有東西要賣我嗎?阿布杜和他的鄰居薩伊德全都笑了起來。薩伊德一邊笑一邊搔著腦袋:是的太太,您真聰明。我是有個箱子,很好的,看看吧?根本無需説服我跟著薩伊德進了他的店。

薩伊德滔滔不絕,順手抓了塊髒兮兮的布開始撣灰塵,箱子上方瞬間揚起一片灰,夾雜幾隻落荒而逃的蚊子: 太太,您一定去過泰姬瑪哈酒店(弟弟餓了,爸爸是酒鬼),所有外國人都喜歡,我們印度人也喜歡,您看看這個箱子,跟他們擺在大廳走廊裏的一樣,就是小一點,適合放在家裏。跟阿布杜的四柱床放在一起,完美的組合!

不看則已,一看就愛上它了,真是個只應天上有的置物櫃啊!我故作不在乎,拍了照謊稱要回家問先生喜不喜歡再回來:你幫我留著吧?薩伊德一臉笑容:沒問題,太太!

想當然爾 ,連只有有兩根棍子一塊破床頭板都可以買了,這個完整的箱子無需太多考慮,一個星期後談妥價錢,完美賊市購物記再添一則。

事實証明,阿布杜言出必行,把這個四柱床整修的和我在照片上看的古董床相去不遠,甚至連破床頭板也恢復原狀。而薩伊德的泰姬瑪哈酒店級大櫃子擺在床尾,果真如他所說,真是完美的組合,只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賊市商品竟然出口到普羅旺斯去了!

阿布杜看著龍心大悅的兩個外國人,尤其是這個英國大爺,立刻再進讒言:大爺,我還有個好東西,現在就拿來給您看!不等我們回答轉身進了倉庫,再出來時手上多了兩個抽屜:大爺,看看這個,這是古吉拉特省來的古董書桌。

我皺起眉頭:什麽呀,這是兩個破抽屜,不要把所有的破東西都說成古董!阿布杜笑著轉身進倉庫再出來,手上多了另外兩個抽屜,兩片木板:這是書桌的兩側,我待會去找桌面。他口沫橫飛比手劃腳:這裡應該放兩塊瓷磚。不管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在角落裏翻呀翻,翻出了幾塊瓷磚:這些是前一陣子我們在一個帕西族老太太家拿來的,老東西啊。

我接過來一看,這幾塊瓷磚倒是真不錯,頗有印度風味,菲爾在一旁對我眨眨眼,我明白他在説:死人家裏拿出來的東西!雖然無法立刻在腦海裏把這幾個抽屜和兩塊木板勾畫成一張書桌,但是對阿布杜的古董整修功夫至此已經深具信心:開始談價錢吧!再過幾個星期,書桌組裝完成,和阿夏瑞夫送給的椅子正好一套。

如果說在孟買我最愛的地方是板球俱樂部,史特安德書店,我的印度朋友一定贊許有加,但是要說賊市也是我的最愛呢?還是別告訴他們吧!

(更多内容/照片在孟買春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umbai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