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城歲月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oana93/108716170
列印日期:2017/10/21
捷克瑪利亞溫泉市和歌德(感謝電小二推薦)
2017/10/03 13:53:35

在德國的萊茵河畔住了一天,周日清晨和旅行團會合,前往捷克的瑪利亞溫泉市和布拉格。


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納粹占領,1960年,捷克斯洛伐克改名為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在1989年發生的天鵝絨革命後,更名為捷克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1992年,捷克和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解体,並於1993年1月1日起成為捷克共和國及斯洛伐克共和國兩個獨立的國家。德奥捷三国緊緊相連,從德國斯圖加特早上九點出發,中午在路上小店解決午餐,午後抵達捷克瑪利亞溫泉市。


從游覽車一下來,導游介紹這兩個銅像是常來這兒洗溫泉的兩位名人,左邊是奧匈帝國第一個皇帝-約瑟夫•弗蘭茨,右邊是來此減肥的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來過這兒洗溫泉的名人冠蓋雲集,包括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高爾基、果戈理、屠格涅夫,發明家愛迪生、波蘭鋼琴家蕭邦、挪威名小說家易卜生、德國作曲家華格納、奧地利精神病理學家佛洛伊德和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都曾不遠千里來此度假療養過。



根據鳳凰百科,瑪利亞溫泉市(Mariánské Lázně) 昔日以德文名字瑪利巴德(Marienbad)而聞名歐洲,是全國第二大溫泉療養勝地,也是國際會議中心。一一九三年泰普拉河附近的一所修道院及一位醫生,在河畔發現含豐富礦物質的溫泉,他們用泉水及溫泉泥為百姓治病而開啟瑪麗亞溫泉市成為溫泉與旅遊名鄉的源頭。


由於此城西距德國僅二十公里,戰略地位重要,自一一九三年捷克貴族統治後便開始幾百年烽火相連的歲月。一五二八年,斐迪南國王對這種具療效的溫泉水及溫泉泥大感興趣極力推薦,使這裡的溫泉廣為人知,致使人口大增而設鎮。十八世紀時,當地的修道院院長開始利用溫泉為前來作宗教儀式的信徒治病。


十九世紀以後,大批王公貴族來到此地大興土木,一九二○年左右這裡變成一個羅曼蒂克的大公園,河畔和森林中建造了不少華宅和別墅。







市內至今還遺有高爾基故居、蕭邦故居,每年八月份舉辦的蕭邦節,會舉辦音樂性紀念活動;德國大文豪歌德一八二一年以高齡七十二歲來訪遊而愛上了此地,並為當地飯店老闆十六歲的女兒寫了一首情詩,收集在他的「瑪利巴德挽歌(Marienbad Elegy)」之中。歌德在這裡安度晚年,他當時所住的哥德式樓房已闢為歌德博物館。一生憂鬱孤僻的卡夫卡,一九二四年死於肺結核病之前,在此地與鮑爾菲麗絲(Bauer Felice)在一起的短暫日子,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十字温泉是這兒最著名也最古老的温泉,上有宗教十字的穹顶和72根廊柱组成的亭子建于温泉之上。這座温泉的水富含礦物質,據説飲用和洗浴均可達到治療效果。南侧有歌唱噴泉(Singing Fountaion)是這兒的地標。






導游說這兒最有名的是溫泉餅,起源于18世紀界是以當地的溫泉水做出來的容易消化的餅乾,非常薄,吃起來很像臺灣訂婚禮盒裏都有的 “法蘭酥“。



導游説起歌德的最後一場戀愛故事就是在瑪利亞溫泉市發生的。眼前的林蔭大道是72歲的歌德和16歲的飯店老闆女兒散步的地方,附近的cafe是他們用餐過的餐廳。爲了紀念這個情聖的戀愛故事,餐廳墻壁還有他們的壁畫。




根據谷歌,這段歌德的黃昏之戀是這樣的:


马里恩巴德以温泉著称,在今捷克共和国西捷克州一带,也就是传统上说的波西米亚地区。1818年,这里成为矿泉区,随后建起了一座座旅馆、浴场、疗养院,来过这里的名人除歌德外,还包括随后而至的爱德华七世、肖邦、瓦格纳、易卜生、卡夫卡等。


19世纪前20年,歌德几乎每年都去波西米亚休假、疗养。在马里恩巴德,歌德租住在莱佛佐太太家。十多年前,歌德曾向这位妇人献过殷勤,他把她看做潘多拉——其时她刚离婚,带着三个女儿,长女乌尔莉克尚年幼。如今的乌尔莉克,已从昔日女童长成曼妙的少女。


少女有双淡蓝色的眼睛,褐色卷发,论姿色,是歌德众多女友中最不漂亮的,但却是一枝含苞待放的花蕾。遗憾的是,这枝“花蕾”尚在沉睡之中,对眼前的“文坛巨柯”一无所知,她读不懂他的书。离别后,两人父女相称,颇亲热。


1822年6月,歌德又去马里恩巴德,在莱佛佐太太家住了5周。“美丽而忠实的女儿”常陪“父亲”散步。温泉区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云杉树高耸。随着初夏气温升高,诗人的内心也渐渐炽热,他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乌尔莉克。


1823年2月,歌德患了场大病,从死神手里夺回生命后,诗人也夺回了一颗返老还童之心。这年6月,歌德第三次到马里恩巴德疗养,并入住在莱佛佐太太家对面的“金葡萄”旅社。一起疗养的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位74岁的老翁一改平日沉默寡言、神色严峻之态,直至深夜还和女人们一起蹓跶,并在舞会上翩翩起舞——昔日的“维特”又回来了,不过这次带来的是“老年维特的烦恼”。


陷入爱的漩涡之后,歌德像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刚一听到林荫道上的笑声,就放下工作,不戴帽子也不拿手杖,急匆匆跑下台阶,去迎接那个活泼可爱的乌尔莉克,像个少年似的向她献殷勤。


火山般的情感震颤,内心难耐的激情,歌德决定解决这一切——娶19岁的乌尔莉克为妻。7月,魏玛公国的卡尔·奥古斯特公爵抵达温泉区,歌德请他帮忙。公爵只好身披绶带,代诗人向少女求婚。随后,是母亲的语焉不详,委婉敷衍。再随后,是乌尔莉克一家从马里恩巴德去了卡尔斯巴德,歌德亦尾随而至。8月28日,诗人在那里度过了自己74岁生日。


9月5日清晨,秋风习习,在揪心等待、不明所以的情况下,歌德离开卡尔斯巴德返回魏玛。


马车滚滚向前,原野一片寥廓,一如老人的孤寂之心。歌德纹丝不动地坐在车厢里。随后几日,在马车里,在驿站中,歌德一直都在写诗……到达魏玛时,一首诗完成了,这就是晚年歌德最沉雄有力的抒情诗——《马里恩巴德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