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之系列原創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ello33101/748987
列印日期:2020/09/25
溫情酒吧-第六回
2007/02/15 11:03:30

小說創作/文:cindy野

火柴人間情系列二-溫情酒吧

第六篇                壞心的大流氓胡狸

 

熙潔平安產下健康的女兒安妮之後,很多原本分散各地的朋友都一一飛到美國來道賀,然而熙潔也開始到酒吧幫忙,也可能是因為小孩出生帶來的好運,使酒吧的生意蒸蒸日上,也多了很多常客。

 

「小潔,安妮跟妳小時候很像耶!好可愛喔!」琳美抱著軟綿綿的安妮,一邊鬥著她玩。

「妳兒子凱佑也是阿!雖然大安妮幾個月,不過我相信他們以後能當好朋友的。」熙潔看著凱佑臉上,也有一對小酒窩。

「不能只當好朋友,他們一定會變成男女朋友,對不對阿!凱佑還有安妮。呵呵!」琳美開著玩笑說,兩個什麼都不懂小嬰兒,對看了一下,似乎把大人的話聽進去了!

 

熙潔跟琳美就抱著安妮跟凱佑話家常,聊未來,差點談到安妮跟凱佑的終生大事,如果真的談,他們應該很樂意這樁親上加親的婚事。

 

「嘿!你們兩個媽媽,該輪到我們抱抱了吧!」士玄為了抱小孩對著熙潔與琳美抱怨了一番。

「呵呵!你這個爸爸,還為了小孩跟自己的老婆吃醋阿,真是的!那你抱抱我好了!」正倫開玩笑的說完之後,便張開雙手做出一個擁抱的姿勢,準備向士玄撲過去。

「呃!算了吧!你別過來,你那麼重,我可抱不動!」士玄像個小孩似的跑給正倫追,兩個老大不小的爸爸,就開始玩起來了。

「這兩個還真是淘氣,都當爸爸了,還這麼好動!小安妮阿,讓外公抱抱,妳可真像妳媽媽呢!」安熙亞將孫女安妮抱在懷中,看著安妮的小臉,就想起當初熙潔在他懷裡撒嬌的樣子。

琳美也將自己得小孩凱佑送到安熙雅懷中,讓他感覺一下抱兩個孫子的感覺。

 

「真是幸福阿!」安熙亞低著頭看著兩個嬰兒的笑靨,讓他的心也跟著他們一起笑了。

 

當溫情酒吧循環著這麼快樂這麼溫馨的氣氛的這一刻,突然有個不速之客,打擾了一家人的和樂。

 

「有沒有人在阿!」「人咧!」一位聲音高亢,卻不怎麼有禮貌的男人走進店內大喊。

「不好意思,請問有什麼事嗎?」熙潔有禮貌的回應著這位沒水準的男人。

「什麼不好意思,多說的啦!你們這間店不是很有名,生意不是很好,卻喊半天才來一個人,我看你們乾脆店關起來,宣布倒閉好了!」男人很不客氣的說。

 

「先生,不好意思,因為現在是午休時間,大家都在休息室休息,所以才沒有人理你真是不好意思!」熙潔依然禮貌的回答,帶著親切的笑容道歉。

「只有妳在發言,看來妳是這裡的負責人囉!這樣好了,我有話就直說了,我聽說你們這間酒吧很富有,還收留了很多無家可歸的人,實在很值得讚賞,所以。」男人停了一下,便在熙潔身旁打轉,不時用奇怪的眼光看著熙潔。

 

「所以怎麼樣呢?」熙潔刻意避開男人的眼光。

「所以我想跟你們要點保護費,你們生意這麼好,又這麼善良,又有錢,一定很需要被保護,對吧!」男人邊笑邊說,繼續打量著熙潔。

「保護費?這位先生,我們並不需要,所以請你馬上離開。」熙潔感覺事情不對,所以趕快轉移話題,打發男人離開。

「怎麼?叫我離開,是不答應阿!那沒有保護費,我看妳跟我走好了!」男人粗魯的拉扯著熙潔的手,像個十足的大壞人。

 

「你搞什麼,放開我!我的手不是你要拉就拉的,放開我!」熙潔大喊,繼續跟男人拉扯著。

 

休息室的琳美、正倫等人聽到之後,快步的衝到外場。

「搞什麼,竟然明目張膽的來我的地方搶人,還趕欺負我老婆,你不要命了!」正倫氣沖沖的送了一拳在男人臉上,一旁的士玄趕緊趁機拉開了熙潔。

「打我?你是誰,你敢打我!」男人粗魯的喊著。

「你才以為你是誰,敢拉著我老婆,還想對她動手,你不想活啦!」正倫站在前面保護熙潔跟朋友們,很有大哥的風範。

 

「喔!我知道了,你是米正倫嘛!不過,我管你是誰,我胡大魯要做的事,你管的著嗎?」男人沒有善罷干休,繼續叫囂著。

「你就是胡大魯,你想幹什麼?」正倫的臉色出現不安的表情,眉頭也擠在一塊。

「我要幹什麼阿?問你老婆囉!哈哈哈!」男人喪心病狂的笑了起來,活像個變態怪魔。

「熙潔,他剛跟妳說了什麼?」正倫問著身後的熙潔,握著的手還在顫抖。

「他想跟我們索取保護費。」熙潔回答。

 

「索取什麼保護費,你想太多了!」安熙亞站出來說話,沒想到卻被攻擊。

「你這個糟老頭,本人辦事情干你屁事,閃邊去!」男人說完推了安熙亞一把,讓年老的他撞上了牆壁。

「你有沒有良心阿!對年紀那麼的老人家也下的了手,我要是不給你顏色瞧瞧,我就不叫少琳美。」琳美舉起手,賞了男人兩個巴掌。

「少琳美,我管妳是少林寺還是上流美,妳敢打我,那我看妳跟我走好了!」男人又想對琳美拉扯。

「你最好放開她,要不然我讓你吃不完兜著走。」士玄脫去了上衣,秀出不隨便展露的健美身材,打算跟男人打一頓。

 

「年輕人,不要動不動就想打架。算了,今天算你們好運,我會再來,下次就沒這麼容易過關。」男人說完,就離開酒吧。

 

「正倫,他是誰阿,怎麼囂張成這樣?」士玄問,一邊把衣服穿上。

「是阿!那傢伙到底是誰阿!」安熙亞也跟著問。

「這樣吧!我們今天提早歇業好了,先把門關一關,坐下來我再慢慢跟你們解釋。」正倫關了門窗,替各位泡了茶或咖啡,順便巡視一下兩個嬰兒有沒有踢被子,然後開始講述有關胡大魯的事蹟。

 

「胡大魯是附近一帶響噹噹的流氓人物,已經消失好幾年,這是我剛來美國工作的時候,聽過朋友提到他。他的外號叫做胡狸因為做人奸詐陰檢,認識他的人都這樣叫他。聽說這個流氓,什麼壞事都不做,唯一會做的就是搶錢綁票。」正倫邊說邊看著熙潔被拉扯的手有沒有受傷。

 

「所以說,他剛剛說他還會再來,不是說說而已?」士玄說。

「沒錯!他一定會再來。所以,這幾天我們男人顧店營業就好,女人跟小孩都回家去,免得真有什麼危險。」正倫開始想好對策,思考著怎麼對付胡狸。

「爸,你也跟熙潔她們待在家裡,不要跟我們在這裡冒險了!」正倫對著安熙亞說。

「也只能這樣了,我在這,會讓你們更麻煩。」安熙亞握著正倫與士玄的手,給他們屬於男人們的力量。

 

由於米羅安與多馨為了之前法國的一些事業沒有處理好,所以並沒有正倫他們在一起,還好,少了兩個人擔心受怕。

 

夜晚,正倫靠在熙潔溫暖的肩膀說:

「今天我沒有陪妳一起出去應門,是我的錯,才會害妳被欺負,原諒我好嗎?」

 

「我不怪你,沒有預料到會發生什麼事,還好,那時候我沒有抱著孩子,要不然我不敢想像會有什麼事。」熙潔邊說邊抱起嬰兒床上的安妮。

「明天開始,你們就先在家照顧孩子,陪著爸爸,酒吧有我跟士玄,還有川上,搞不好明天阿莫跟佳萍就回到美國了,這樣又多了個男人照料。」正倫摟著熙潔因為生產過後瘦下來的腰,邊看著熙潔懷中熟睡的女兒,她正微微的笑著。

 

一早,除了安熙亞所有男人都到酒吧開店營業,說正確點是應戰,準備解決胡大魯這個麻煩,以免影響了大家原本寧靜的生活。

 

「咦!今天怎麼只有你們,熙潔姊姊跟琳美姊姊她們呢?」胡晴戴上制服帽看著正倫一群人從門口走進來。

「喔,因為有些事情,所以今天她們不方便來,對了!胡晴,晚點要是店裡有什麼奇怪的人,妳盡量在休息室照顧老奶奶們知道嗎?」正倫交代著,並打開了門窗準備營業。

 

「正倫,你確定他會再來嗎?」川上舉著畫筆畫著胡晴認真工作的背影。

「絕對會再來的,只是不知道會以什麼方式,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就無從得知了。」正倫打了幾顆蛋,煎好遞到大夥面前。

 

「有人在嗎?安熙潔在嗎?」門口傳來一陣陣男人與女人的聲音。

「怎麼有人在喊熙潔的名字,該不會是?」士玄與正倫同時皺了眉。

「你們大家怎麼表情一個比一個嚴肅,怎麼,不歡迎我們?」原來是阿莫跟佳萍。

「是你們阿,我們還以為。」正倫欲言又止。

「以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嗎?」佳萍問,一邊放下大包小包的行李。

「你們先坐吧,等等我們在慢慢說給你們聽,胡晴,幫我泡壺花茶。」正倫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的說。

 

「到底什麼事阿!快說,別急死我們。」阿莫急喘喘的說。

「昨天有個流氓到店裡來,想跟我們索取保護費,我們當然不願意給,本來他很生氣要把熙潔帶走,還好我們發現的早,救了熙潔,但他依然沒有放棄,他還說,他會再來,要是沒有看到錢,就一定要把熙潔帶走。」正倫說完之後臉上寫滿了擔心。

「事情就是這樣,差點連琳美都想帶走,所以今天我們都沒讓他們出來。」士玄接著說。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情,知道對方來頭嗎?」阿莫也開始冒火,全然看不出來剛下飛機的疲累。

 

一大群男人就圍在一起想對策,客人上門消費全靠胡晴一個女孩子打發,看來正倫的確聘請到好人才。

 

『溫情酒吧,你好。』胡晴接起櫃臺響起的電話。

『胡晴阿,我是熙亞伯伯,快點,叫正倫老闆聽電話,快點!』安熙亞在電話一邊急著說,聽起來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正倫老闆,快!熙亞伯伯在電話線上,說要找你,聽起來好像很心急!」胡晴也急著傳話,將電話交到正倫手中。

 

『爸,發生什麼事了?』正倫接過電話問著。

『小潔,二十五分鐘前出去買嬰兒奶粉,到現在還沒回來,手機沒人接,怎麼辦?琳美到處去找也找不到,安妮一直哭著要找小潔,我擔心她被抓走了。』安熙亞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什麼!』『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的!爸,你放心,麻煩你幫我照顧好孩子。』正倫臉色發青,連掛個電話都掛不好。

「怎麼了,正倫,家裡發生什麼事了?」一夥人圍著正倫緊張的問。

 

「小潔她,小潔她被抓走了!」正倫眼神變的冷淡,心中的火更是狂飆。

「怎麼會,這麼快就採取行動了!」川上生氣的折斷手中的畫筆。

 

「胡大魯,要是我的小潔有什麼不測,我不會放過你的!」正倫在店裡放聲大叫,忘記店內還有客人。

 

「正倫老闆,你說綁走熙潔姊姊的人是胡大魯嗎?」

「是不是?是不是?」胡晴突然變的激動,眼神散發出的火光不會少過正倫。

 

「是的,怎麼了?胡晴,妳認識他?」正倫疑惑的看著胡晴,絲毫感覺出她帶著恨意。

「不要管我是不是認識他,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胡晴連制服都沒有脫,帶著一行人便衝出酒吧,店內就剩下川上與士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