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 & Jill的窩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efnjil/99869735
列印日期:2020/09/24
日光植物園.憾滿淵並地藏
2017/12/25 07:20:00


說起來秋末造訪日光植物園不合時令。售票處那位小姐看到有人上門,顯然頗為意外,十分抱歉地強調,這時節枝枯葉落百花凋零,你確定要買票嗎?俺連說不妨。上班族旅遊很難挑季節,就算存心刻意,也得看老天臉色,看不到也只能認了。反正是健行途中一站,就當是強身罷。


於是花銅板價入園,果然一片肅殺蕭瑟。就算沒什麼訪客,園中工作人員仍然盡力清掃積雪(有些地方得要除冰)。放眼望去一片雪白,總算台灣難得一見,就當上合歡山唄。比較有趣的體驗是,出了大太陽,樹梢積雪消融,走在林間彷彿下起大雨。這點到了下午,在東照宮、大猷院等地更為明顯。有時大片積雪如沙石傾瀉,挨上一記,還頗有份量。



植物園隸屬於東京大學(全名「東京大学大学院理学系研究科附属植物園」),原本以百花齊放聞名。無花有雪的季節,至少還有臨溪一面的憾滿之淵可看。是的,稍早由大谷川對岸走過的並排地藏,此刻隔水列隊,依舊數不清楚。好一點的是,此岸融雪較快,不似對面雪深及膝,可以下坡到河邊觀景台,近拍憾滿之淵的湍急流水。


參觀路線上有標示數字的小石柱,高約一尺,配合導覽地圖很有幫助。可惜多數有關花卉的景觀果然都看不到,只能留待有緣。


最遠走到東側小溪,再幾步路便是田母澤御用邸記念公園的圍牆。翻牆而過,大約可省半小時來回,就不必等一年後再度來訪。只是當時其實不知,就算知道也不好意思。大致繞行一週,便離園往二社一寺去也。



天青氣爽,先看遠山含笑






園中大樹參天,可惜林間雨雪,避而不入



右圖上方排水溝,前不久剛經過



緊接著發現,並排地藏隱約在對岸



階梯下到河岸觀景台,積雪溼滑難走



適才因積雪封路,並未走上隔河相對的涼亭



拿出大砲輕取眾菩薩





又見憾滿之淵



水流甚是湍急






公園其他地方,多是白雪枯枝




雪中漫步







跨越田母沢川的通御橋



田母沢川






沿小徑再走幾十公尺,便是田母沢御用邸記念公園的圍牆



也有溼地和水生植物,只是白雪覆蓋難以分辨





躲不掉的一段密林,雨雪滂沱,只好把相機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