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杰ㆍ溫哥華漫步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effhung100/103313961
列印日期:2021/03/05
觀畫印象
2017/05/31 00:00:00



 


    從台北回到溫哥華,朋友說:你蠻守信的,說櫻花開的時候就回來,真的這時候回來了。」我自己都忘了這事,其實,也不是我守信,主要是預定三月底回來,這時候櫻花應該還開著。果不其然,回來正值最後一波的八重櫻到處開得燦爛,一朵朵結結實實如同一簇花團。


 





 



 


    雖然受時差影響作息大亂,但仍盡量調整讓生活正常。隨興與朋友相約先後畫了兩幅畫,才想起回來前於台北觀賞了幾個精彩的畫展。一為歷史博物館的常玉畫展,一為國父紀念館的台陽八十展,另外還有一個故宮的奧塞三十周年大展。


 





常玉的作品



 


 


    此次奧塞三十周年大展共展出奧塞美術館69件珍品,作品流派從十九世紀初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的交替,歷經寫實主義、印象派與自然主義、象徵主義與折衷主義,直到二十世紀初現代藝術的萌芽期,時間幾乎跨越一個世紀。現僅就自己的感受,談談其中幾幅畫作:


 


  1. 德拉克洛瓦的獵虎圖:德拉克洛瓦是浪漫主義的主要人物,觀賞過他畫作的人很少不留下深刻印象的。年少時於雄獅美術雜誌看了他的畫,就被深深吸引了。他的畫筆觸雄渾有力,色彩豐富多變,畫中人物表情強烈,或扭曲掙扎,或痛苦呻吟,或憤怒咆哮,在在令人印象深刻。他曾訪問北非,使得畫作多了異國色彩。這幅「獵虎圖」有他一貫的畫風,獵者騎著馬與兇猛的老虎搏鬥,馬因驚慌而揚起兩隻前腿,其中一腳正被老虎咬住。獵者左手持著長矛對著猛虎,右手挽著馬頸,全身隨著馬匹飛揚起來,畫面充滿張力。其後,又跟隨兩名獵者,一步行一騎馬,三人都是阿拉伯人裝扮。記得多年前,曾在羅浮宮觀賞過他的自由引導人民」這幅大畫,畫中半裸的自由女神擎著三色國旗引導市民抗暴起義。一說這幅畫,後來啟發了作家雨果寫出了悲慘世界


 




獵虎圖



自由引導人民


 


 


  2. 布格羅的襲擾:布格羅是19世紀末法國學院派畫家,常以女性作為描繪對象。他的畫技卓越,精確描繪出女性粉嫩的臉龐、肌膚、手臂、軀體而受到收藏家的喜愛。這幅襲擾」,畫一位坐著的少女周圍圍繞著一群小天使,少女像是被愛神的箭射著,眼神有些優柔,心中有些忐忑。此刻,少女的芳心猶如平靜的湖面,經一陣微風吹過,起了陣陣漣漪,或許是仰慕者來信的襲擾,或是一個誠摯的邀約而暗自喜悅或傷神。


 




襲擾


 


 


  3. 米勒的拾穗及布荷東的拾穗者之歸拾穗是一幅大家熟悉的畫作,夕陽下,三位婦人彎著腰於田間撿拾麥穗。不同於「拾穗」,「拾穗者之歸」則是一群人在田裡撿拾麥穗,畫中,左邊一位戴著軍帽的男子將雙手放在嘴邊成傳話筒,催促大伙是離開的時候了。撿拾麥穗的人或將麥穗頂在頭上,或夾在腋下,或扛在肩膀。這是西方基督教的教義,收成時總會遺留一些麥穗在田間,讓窮人或沒有田地可耕作的人撿來食用。記得昔日於家鄉也曾聽說,在收成地瓜或花生時,特地不刻意撿拾乾淨,會遺留些在田裡給窮苦人家。這種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精神,或許,正是繪畫想傳達的人道精神。


 




拾穗



拾穗者之歸


 


 


  4. 梵谷的「午睡」及朱爾巴斯提安-勒帕吉的乾草地」:兩幅畫都反映農人於農忙時的辛勞,僅能把握那片刻休息。「乾草地」中,一位男子躺在田地上睡得酣暢,但坐在一旁的太太卻表情呆滯,心中似有牽掛,根本顧不得休息。梵谷的畫「午睡」則描繪一對男女依偎於麥草堆上午睡,這一幅畫是為了向米勒致敬,而仿其相類似的一幅畫畫的。這些田間畫作雖然樸實,卻將農人的艱苦生活表露無遺。



 



乾草地



梵谷的午睡



米勒的午睡


 


 


    另外,雷諾瓦的「彈鋼琴的少女」,兩位少女表情自然生動,畫面色彩豐富,也是我喜歡的;記得此畫先前曾來台展過。


 




「彈鋼琴的少女」



 


我的新書



  


網路書店:


 秀威網路書店:http://www.bodbooks.com.tw/viewitem.aspx?prodno=23157


GooglePlay圖書(電子書)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6%B4%AA%E6%98%8E%E5%82%91_%E6%B5%B7%E6%B0%B4%E8%97%8D%E8%97%8D?id=xbwlCwAAQBAJ&hl=zh-TW


博客來網路書店: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