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璋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sonwu0211/1358145
列印日期:2019/05/26
大話新聞得了什麼病
2007/11/08 11:34:05

我再三為文批大話新聞,指出這些人冒充學者,用學術性的語言扭曲歷史,美化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歌頌日據時代的建設,有人根據我的文章向NCC檢舉大話新聞,NCC發文三立電視台「希望」大話新聞改善。大話新聞停止媚日言論一段時間,昨天(十月二十八日)再度歌頌日本時代的建設成績,拿了一張日據日代大事年表,由主持人唸出內容,再由來賓說明事年的重要性以及評論。稍有進步一點的是有提到台人抗日及原住民抗日的部份,但這部份只是一語帶過,對日人惡行也未多批評,但是提到日本人建設的成績時卻顯得眉飛色舞、讚嘆不已;對日本人感激之情溢於言表。對於他們的表演(因為打死我也不相信他們真的那麼愛日本人),我由討厭、卑視到目前的同情,我覺得他們真是一群邊緣人,他們的無知已經到了「自賤」、「自污」而不自知的程度。他們再恨國民黨也不可以美化日本人來突顯國民黨的壞,正如我反對許多泛藍支持者因為恨民進黨而不反共了同一道理,歷史的是非對錯,最忌情緒,當然為了「謀利」,那就更下流、更不值一提了,歷史資料的求證,歷史事件的價值判斷是社會科學的一部份,不是阿貓阿狗都可以談歷史,所以我為文勸大話新聞諸公別再鬧笑話,大話新聞不接受我的勸告,昨天又鬧了一堆笑話,茲再一指導一下大話新聞,什麼叫歷史,什麼叫胡扯。

大話新聞裡提到日本鴉片漸禁政策,鄭弘儀說:「是漸禁耶!不是不禁。」陳立宏說:「這本來就是中國人的壞習慣嘛!」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只有搖頭嘆息,媒體人此此無知已經很可憐,又冒充有學問,又不知道他們的話簡直是把自己人格往糞坑丟,可憐呀!我告訴你們日據時代鴉片漸進的真相吧。

一、後滕氏關於台灣島施行鴉片制度意見書:

1.公布嚴禁鴉片吸烟之制,僅限老癖者設置例外,為達其目的:第一、要嚴禁不得在自宅吸食鴉片……

2.唯經醫師(無醫師地方則地方警察官)檢認鴉片老癖者,始發給鴉片吸烟特許執照。……

5.此執照通摺之目的,不在收稅,係出於保護之義,為明此義悉由總督府鴉片事務局或衛生部名義絕不用收稅官署之名義避免寓含收斂之意。

嚴禁鴉片吸烟,係至仁至慈之制,不僅旨在保護現住民之健康,係藉以開子孫永久繁衍之基。

至後至少有200萬元之收入。加以吸烟者之執照通摺費及其他亦約有百萬元之收入。合計將有三百萬元之實收……絕不可流充於在台之普通行政費途(按,即不可作一般行政的經費來源)。如將此實收供與鴉片制度之費途尚有剩餘則應將其剩餘充用於住民衛生上之資費,不流用於其他任何費途,深信係我政府對海外諸國德義上應表現之要件,若將鴉片收入流用於其他行政費,則深恐由於財政上之牽制,對鴉片制度或將產生不可言喻之弊害,值深察之。」 

二、鴉片中癮者證明手續及內訓第12號:

彼所要求的證明手續內容竟如下:

凡年滿廿歲以上,有鴉片吸食習慣,且欲繼續吸食者,不論男女,址應發給證明。前項證明並不需經過精密診斷

在其「內訓(政府內部訓令)第十二號」中,則有如下之指示:

對女人之鴉片癮者應特予以方便,均應頒發特許牌照,不得有漏

三、與日本本身禁絕鴉片的條文相比較,對真正的日本人吸食鴉片、販賣鴉片烟律1870年公布,嚴禁鴉片之初)四條

第一條:販鴉片烟圖利者,首謀者,從者三等流刑,自首者,罪減一等。

第二條:誘人吸食者。從與知情提供房屋者三等流刑,被引誘而吸食者徒刑一年

四、台灣住民罰令1895年,嚴禁台人以保護來台日人。)

24條:將鴉片烟或其他吸食器交給軍人,軍屬或來台日本局民者,處死刑知情而提供房屋者亦同

五、由「以原有鴉片從業者為限」改為由官方「擇身份可靠者,任命之」。這「身份可靠者」就是在日本侵據台灣過程中曾有功於日軍征伐者。使得該政策不僅有財政手段的搜刮作用,兼有積極毀壞台灣民眾心志的作用,也具備了與這群「身份可靠者」共同深入台灣社會,協力宰制台灣民眾的作用。

六、鴉片吸食特許人口,即被認定的「老癖者」,由1897年的50,297人,1898年的95,449人;至1900年的165,752人,是日本在台灣政策的最高峰。其文獻為「鴉片吸食特許者第一回網羅完了」。由其紀錄看,自此以後鴉片吸食特許者人數即步步下滑。然而,相反的,其鴉片收入,卻在種種藉口(如:取締密吸的效果,經濟繁榮、市場價格變動……)之下,逐年不斷攀昇。自1902年的319萬元,1904年的412萬元;經1917年的692萬元;到1918年的755萬元,1920年的770萬元,1921年的677萬元。這升、降兩方面,雖如「害命」與「謀財」皆為極邪惡的政策。

七、前述1906年國際鴉片呼籲「在遠東有屬地的各國」儘速在遠東禁烟。1920年後,則鑑於歐戰後,鴉片與麻醉品的禍害,在歐美國家也漸趨嚴重;新成立的國際聯盟,要求監督。

與此蟄伏直接相關的是1907年中英簽訂禁烟條約之後,由於中國禁烟情形十分積極,英國對華的鴉片貿易確實逐年開始遞減。

八、發展為「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時,總督府發動全台同時大檢舉的「治警事件」(涉案者全台九十九人),代表台灣民眾抗辯的蔡培火氏在法庭上的控訴:

「總督府對同化政策或自己聲明的政策,全無誠意執行。譬如,鴉片問題,聲明採取漸禁主義,時至今日,吸烟人數卻沒有減少,無照的密吸者全島到處都有,這豈不等於公開的欺騙!」

以及1925年「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第六次請願時的指摘:

「為圖每年600萬元之鴉片專賣收入,竟不恤以國際所禁止之鴉片毒害消耗台人的心身,漠視國際之道義。」

九、日本官民一體在中國東三省祕密從事鴉片與麻醉品的廉價販售,因日本帝國議會中反對黨的指摘拓殖局長賀廉造侵吞鴉片巨款而喧騰於世。引起中國在1921年的華盛頓會議上提出日本向中國東三省祕密輸出鴉片,明顯違反所謂「關東州租借條約」,因一般亦認為日本佔據下的「關東州」是世界最大的鴉片和麻醉品的走私港口,使得日本一直追求「脫亞入歐」的國際聲譽很受打擊。

十、台灣鴉片事件爆發在19253月,是一宗鴉片政策的行政,日本政商勾結的醜聞;事件上溯至前面曾一再提及的後滕民政長官,1907年即將鴉片精製為嗎啡的權利由星製藥株式會社獨享;相對的,由星製藥每年提供給後滕獻金。至1915年以後,由於此項獨占使得該會社在日本製藥界有獨大的地位,因此權利的獨占性早為其他競爭者所覬覦;1917年,大日本製藥、三共製藥與內國製藥由內務省衛生局取得製造法後,不斷要求台灣總督取消星製藥廠的獨占。

十一世界麻醉品教育會議開幕於19267月、地點在美國費城。奉派出席者竟是正以日本官費遊學美、歐,從事醫學研究的杜聰明先生。他在會場上的一場演說,「果然受到非常的好評,博得滿場喝采。隔天早上,美國各大報紙,均詳細刊登了這個記事」。

十二、石塚總督所提出的「台灣改革建議書」中也有列「嚴禁鴉片」一項;與「實施完全地方自治」、「尊重言論自由」、「實施行政裁判制度」、「實施義務教育」、「廢止保甲制度」等重大要求並列。其文稱:

「在今日之文明國已有禁酒之國宏,日本統治台灣以來,已閱卅餘年,竟仍公然准許吸食比酒有數十倍毒害之鴉片,實為人道之雒大問題,且為文明國之一大恥辱。是故由文明國之體面抑或由國民之保健上均應速予禁絕。」

十三、台灣民眾黨要求聲援:並請轉報國際聯盟。至193012 日,該黨更以「代表四百萬台灣人的台灣民眾黨」之名,直接致電日內瓦國際聯盟本部,電文逕指:

「日本政府此次對台灣人特許鴉片吸食,不但為人道上之問題,並且違背國際條約,對其政策之推行,希速採取阻止之法。」

台南醫師公會則於1930114在對官方指摘之呼應提議。

嘉義醫師公會在同年2 22 日發表的意見書,內容相近。

在日本則有以「新民會」為中心的反鴉片吸食特許運動,於1930418日出刊《台灣鴉片問題》的小冊子,分送日本朝野各界,使其問題政治化。從根本批判了過去鴉片漸禁政策的薄弱根據及漸禁政策確立後又追加認可的矛盾;從而提出過去政策是受惑於鴉片收入的指摘。其主張採『三年禁煙法』。

善化蘇東岳氏於19304月公開徵求撲滅阿芙蓉詩,計得893首,託台南林珠浦氏詳定甲乙,以廣宣傳。此外,如:192912月,基隆楊元丁氏自行散發鴉片吸食新特許的印刷物。雖然它們都不久即被警方藉口取締,都也是值得提起的。

十四、台北更生院正式成立。

19303 28日,原於115匆匆開設的「臨時鴉片癮矯正所」至此宣佈關閉;41 日,台北更生院正式成立。顯然,總督府對國際間禁絕鴉片的壓力與台灣民眾的覺悟作用,有了較正確的認識。415,日本帝國的內閣會議更通過了「一件以三十幾萬日圓經費的台灣鴉片癮治療醫院新建案」。這樣才確立了,台灣鴉片政策裡原本大落於世界潮流之後的部份,有了一些似乎勒戒禁絕鴉片的形式。

十五、各項政治運動,即前述「台灣鴉片問題」小冊子的發行人楊肇嘉氏──在他的回憶錄中曾指出:

「那時候……他們對台灣人生了畏懼心,所以有『鴉片』政策的這種政治與經濟兩行的方法。這種手段,可以使台灣人民的意志消沈,任其擺佈,進而失去反抗能力,從而消滅我們的子孫,這是『劊子手』殺人不用刀的最上乘的辦法!」

十六也因此、1931年至1942年的12年裡的持照煙民統計數字,全部鴉片停吸與勒戒的人數,竟僅有260人而已,與1930年秀給國際禁俱鴉片界的當年勒戒達3,764人的成績,根本不能成比例。

十七、台灣末代總督安藤利吉宣布結束實行已四十八年之久的台灣鴉片專賣制度,宣布鴉片煙膏停止製造,所餘全部鴉片吸食特許者由台北更生院收容。其時,自稱已達成後滕氏當年設計該制度時所謂的「俟卅年或五十年之後,始能見嚴禁漸進政策之效果。」

終結真正決定性作用的是來自國際局勢的發展──相對於還有前述的台灣人博士,於194012月又不懈地提出的「鴉片吸食特許矯正治療建議書」,其中指出許多有力的理由。

十八、「據盟軍總部調查,日本自1931年到1939年間向國際聯盟所提出關於海洛因之製造係虛偽者。根據大規模調查結果,其向國聯所報告之數目,遠較其八年中海洛因之確實產量為低。日本各國聯所作之海洛因之生產報告,其為1,032公斤,而其確實之生產量則為6,114,131公斤。」日本官方做假真實數字可能永遠是個謎。

從以上鴉片「漸禁」政策的歷史,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一、漸禁是騙人的,歛財才是主要目的,鴉片收入變成總督府重要財源之後,日本人也賺黑心錢上癮,不願斷掉這個財源,至於限衛生用途早就拋到九霄雲外。

二、另外目的之一是軟化台人的意志、健康,以便於統治。

三、打壓台灣民間團體的禁(戒)煙運動,此點至為惡毒,是所有文明國家都做不出來的事情,是邪惡日本統治的重大罪行,這種行為比鴉片公賣還惡劣。

四、日本人吸食鴉片、販賣鴉片者死刑;台灣人賣鴉片給日本人者也是死刑;這種差別待遇是台灣人的莫大羞恥。

五、鴉片「漸禁」四十八年,至到最後一任總督安滕利吉才全面禁煙,全面禁煙是在本省民間團體及國際壓力之下的結果。四十八年之久還叫「漸禁」嗎?

在長達四十八年的鴉片公賣政策,連許多有良知的日本史學家如矢內原忠雄都嚴厲批評日本政府的作為,大話新聞這批媚日奴才,還冒充學者顛倒是非,這種人格分裂、人格自污到底是怎麼回事?病情有點像「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但是這些人又不是在日據時代出生的,應該沒有受日本人迫害,唯一的可能是他們犯了「遺傳性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節目裡譏笑中國人吸食鴉片,中國軍人老打敗仗等都顯示這群狗腿們對歷史的無知,近代中國積弱,不正是因為受鴉片的毒害?中國本來沒有鴉片的,英國人把鴉片賣給中國,英國史家宣稱鴉片戰爭是不名譽戰爭,中國積弱不正是因為列強企圖瓜分中國?身為受害者之一,如此譏笑受害者,這種心態簡直是毫無心肝、毫無天良,日本軍國主義是日本現代的逆流,正如中國共產主義是現代化的逆流一樣、日本作為侵略者的結局是挨了兩個原子彈,日本遭亡國之禍,戰後在麥帥的統治下實行美式民主,憲法也是由麥帥交給日本政府的版本,日本經濟的復興是靠大量美援以及大批日本女人到南洋賣春賺來外匯的結果。如今日本再強大了,文明體質也變了,日本人自尊心如此之強,美國人強行交辦的憲法至今沒有太多修改,原因無他,憲法本身是符合現代化的、符合民主精神的、是符合日本新文化體質的。

軍國主義的下場如此,大話新聞這批奴才不讀書,不知道什麼是大歷史,卻整天歌頌軍國主義時代加害台灣的日本人。

陳立宏又譏笑八國聯軍及清將曾格林沁的騎兵一戰而潰,曾格林沁以騎兵對洋槍洋炮,當然不是敵手,但是侵略者集結八國之眾侵略中國,勝之不武。佔領北京後燒毀圓明園、姦淫虜掠,無所不為,被西方知識份子責為「西方文明之恥」。陳立宏對於受害的中國非但不同情,反而冷嘲熱諷,正如你看到街上一個人高馬大的大流氓無端毆打一個瘦弱的良民,你不敢仗義相助也就算了,你還譏笑瘦弱良民打不過流氓;陳立宏的是非觀、價值觀,根本不是一般人類的標準,又陳立宏曾把曾格林沁(ㄑˋ一ㄣ)讀做曾格林「新」,當然唸白字對大話新聞這種節目只不過是小笑話,大笑話還多呢,且聽下回道來。

註:

曾格林沁與英、法聯軍在通州以西八裏橋接仗,曾王騎兵全軍覆沒,時在1860年。

八國聯軍在1890年,當時曾王早已在剿稔戰爭中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