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的健康: 三分靠醫生,七分靠自己努力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nny5798168/18597925
列印日期:2020/09/22
幸福的無關我小時候對汽水有一種特別奇妙的嚮往
2014/10/31 17:14:39


幸福的無關我小時候對汽水有一種特別奇妙的嚮往,原因不在汽水有什麼好喝,而是由於喝不到汽水。我們家是有幾十口人的大家族,小孩依序排行就有18個之多,記憶裡東西彷彿永遠不夠吃,更別說喝汽水了。


喝汽水的時機有三種,一種是喜慶宴會,一種是過年的年夜飯,一種是廟會節慶。即使有汽水,也總是不夠喝。到要喝汽水時好像進行一個隆重的儀式,18個杯子在桌上排成一列,依序各倒半杯,幾乎喝一口就光了,然後大家舔舔嘴唇,覺得汽水的滋味真是鮮美。


有一回,我走在街上的時候,看到一個孩子喝飽了汽水,站在屋簷下嘔氣,哦--長長的一聲。我站在旁邊簡直看呆了,羨慕得要死掉,忍不住憂傷地自問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喝汽水喝到飽 ​​?什麼時候才能喝汽水喝到嘔氣?因為到讀小學的時候,我還沒有嚐過喝汽水到嘔氣的滋味,心想,能喝汽水喝到把氣嘔出來,不知道是何等幸福事。


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有一位堂兄快結婚了,我在他結婚的前一晚竟輾轉反側地失眠了。我躺在床上暗暗地發願:明天一定要汽水喝到飽 ​​,至少喝到嘔氣。第二天我一直在庭院前窺探,看汽水送來了沒有。到上午9點多,看到雜貨店的人送來幾大箱的汽水,堆疊在一處。我飛也似的跑過去,提了兩大瓶的黑松汽水,就往茅房跑去。彼時農村的廁所都蓋在遠離住屋的幾十米之外,有一個大糞坑,幾星期才清理一次,我們小孩子平時很少進茅房的,衛生問題通常是就地解決,因為裡面實在太臭了。


但是那一天我早計劃好要在裡面喝汽 ​​水,那是家裡唯一隱秘的地方。我把茅房的門反鎖,接著打開兩瓶汽水,然後以一種虔誠的心情,把汽水咕嘟咕嘟地往嘴裡灌,一瓶汽水一會兒就喝光了。幾乎一刻也不停地,我把第二瓶汽水灌進口中。我的肚子整個脹起來,我安靜地坐在茅房地板上,等待著嘔氣。慢慢地,肚子有了動靜,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氣翻湧出來,哦--汽水的氣從口鼻冒了出來,冒得我滿眼都是淚水,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喝汽水喝到嘔氣更幸福的事了吧!”然後朝聖一般打開茅房的木栓,走出來,發現陽光是那麼溫暖明亮,好像從天上回到了人間。


在茅房喝汽水的時候,我忘記了茅房的臭味,忘記了人間的煩惱,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一直到今天我還記得那年嘆息的情景,當我重複地說:“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喝汽水喝到嘔氣更幸福的事了吧!”心裡百感交集,眼淚忍不住就要落下來。


貧困的歲月裡,人也能感受到某些深刻的幸福,像我常記得添一碗熱騰騰的白飯,澆一匙豬油、一匙醬油,坐在“戶定”(廳門的石階)前細細品味豬油拌飯的芳香,那每一粒米都充滿了幸福的香氣。


有時這種幸福不是來自食物,而來自於自由自在地在田園中徜徉了一個下午。有時幸福來自於看到蘿蔔田裡留下來的做種的蘿蔔開出一片寶藍色的花。


有時幸福來自於家裡的大狗突然生出一窩顏色都不一樣的毛茸茸的小狗。生命原來不在於人的環境、人的地位、人所能享受的物質,而在於人的心靈如何與生活對應。


因此,幸福不是由外在事物決定的,貧困者有貧困者的幸福,富有者有其幸福,位尊權貴者有其幸福,身份卑微者也自有其幸福。在生命裡,人人都是有笑有淚;在生活中,人人都有幸福與煩惱,這是人間世界真實的相貌。


分享自~網路好友文


******************************************* 


 蜜柚 / 紅肉柳丁/ 三寶柑 / 椪柑 / 桶柑 / 帝王柑 / 萊姆檸檬....新竹芎林張伯伯柑橘園(自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