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era wedding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delung/9863792
列印日期:2017/10/23
細雨落梧桐
2013/12/11 11:51:34


任誰也不曾料到,那雨在突然之間的降臨。濕透了一切。

就那樣漫天的細雨斜飛,不緊不慢的激情灑播得如此熱烈。我卻終於不能言語。那些傾天的雨霧。動情地迷失著路人的過往。沒人注意我躲在你深度的背影中淚水滂沱。

我在霪雨裏亂走。我被命運驅趕著。穀雨前後或者其他任何可以雨水落實的季節,我到處孤單地四處奔波。

丟失了陽光的那些日子我因為有你而不曾迷失。

降落下來什麼了呢?不知道。人生是個迷宮。細雨裏漫無目的的漫步著,沒想過哪里該是出口。風風雨雨,心甘情願,浸霪其中。

默默然的佇立,如芳香庭院的梧桐。風雨搖動著,我婆娑。在細雨和梧桐之間,被愛的總是梧桐。領略了,感謝了。這個世界佈滿了恨。欲望和陷阱蛛網似的掛遍了人生的每一個角落。瘋狂暴扈,甚至溫言柔情地割據著席捲著人心。使疲憊的腳步不敢落足。那些以所有可能存在的方式挑戰著人心,我卻不可以退縮。

我從未曾絕望。墮落的不是人心。是這個世界。我是梧桐。命運不曾把我栽植於原野。我追隨愛情的腳步把我帶來這裏。我古樸素淡的原汁原味不曾流失。我未曾開放,但我在世界每一個飄滿恨事的雨意裏笑顏如花。

人情走遠了,在好多年以前。背道陽光行走的日子,邁動的腳步前面就總是磕絆著陰影。我們,總是一再的被自己的影子絆倒。

多年前的沉痛早已死於灰心。在一個個雨打芭蕉的夜裏,誠摯的細雨飄落於梧桐。曾幾何時那些粗枝大葉的感動讓思念的眼神刻骨銘心?我說這是常有的事情啊,常有的事情。人總是在最初之前刻意摸索著最後,卻又總是在最後之後遺忘了最初。我快樂地悲哀著。想起這一切。一直就如此愜意一種平常心。平常的心空無雨,卻有雲。

抽出一個故事,就會帶出一段歌聲。

我的筆下,有著太多的悲歡離合使我不敢起身離開。而我是幸福之人。我的前世和今生都是有著細雨微風。我就那樣一直端坐在梧桐寬大的身影裏為你抽泣,或者歎息。你的到來使我在雨聲裏不能明白。

我一路向你走去。不問前世有沒有約定。不管今生有沒有終點。我的背上馱著沉重的愛情。但我必須把步履邁得很輕。

我妄圖把這個故事寫得歡快一些。所以我用盡了努力吃力地笑著。故事裏的主人笑著說我:還是別笑了。你們作家,笑得太假。

我極其悲哀地低下笑臉。理解的話語常如針刺。一針見血。

這其中其實隱含一個故事。雨打芭蕉已經成為孔孟之道千古真理。可是這個隱去了情節細微裏的細雨,卻生生落於了梧桐。這個故事裏的那些情節其實風流婉轉。那些情節裏的人物其實揉腸寸斷。

而我是真的梧桐。在最後那鳳凰涅槃的歲月裏,應該必然會有細雨微風。伴我一生。The aloes A warm sense of belonging Otherwise your beautiful! This world is not the same Out and out That night the moon people?? I whistle, static article tea You is a sunny day Never leave Perishable years without leaving tra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