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era wedding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delung/8093906
列印日期:2017/10/20
偶視一隅
2013/08/06 12:35:56


上午,陽光明媚。有一點風。

一個人默默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路過學校門口的陰涼處,見到一個老大爺擺著書攤,上面鋪好各種小說、散文集,依稀看見《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和《在最深的紅塵裏重逢》也匍匐在那裏。突然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看過書了,於是打算過去挑幾本。一番精選之後,拿了幾本當下比較流行的散文集,便回到了宿舍。回來之後,才發現自己的書桌上堆了不少書。有的早已看完,而有的只是瞥過幾眼,都一樣被薄薄的灰塵覆蓋著。我買這些書幹什麼,不是還有很多書都沒有看過麼?心裏不禁被這自問驚著了。可能是當時的心情就是想買吧,最近過得實在有點糟。

已到仲夏的哈爾濱,才淩晨三四點就已經一片亮光。那些天,它醒得那麼早。所以自己每天也早早地醒了,醒來才發現什麼也不能做。就這樣蜷縮在薄薄的被子下,偏著腦袋冥思。每到這時,卻往往像是做夢,等到真正醒後又忘了自己想的是什麼,忘得一乾二淨。可能是想自己昨晚的夢是什麼,可能是想今天又要怎樣過去。到了該起的時候,才拖起沉重的睡意收拾著。

假期的白日裏,就呆呆傻傻地對著書本、對著電腦、對著牆壁、對著窗外。百無聊賴地看著白紙上的那些黑字,仿佛扭動著軀體供人乏味地閱讀,托引出腦袋裏的睡意;然後強打著好奇心搜索著與自己相關或是不相關的一切,流覽著朋友的各種快樂或不快樂的訊息,對著網路上的搞笑段子失聲笑了出來,最後實在看累了,便合上電腦,關掉了能與外界相聯系的包含我的世界。

枯燥時便背靠牆壁眺望著,窗外的天空藍得簡直不可理喻。一塊巨大的藍布,卻充當了自己所能望見的所有事物的背景,然後不斷隨著我的視線蔓延,一點一點,直至將我最後的一點閒心也吞噬掉。突然著魔一般翻開床頭的一個盒子,那是裝著自己以前的盒子,拿出一個粉色的信封,透過紙絮看著自己最珍貴的記憶。在這種日子裏,裏面藏的那些回憶,還是足夠溫暖自己的。以前那些兵荒馬亂的情感世界,到現在卻也那麼風平浪靜。捧著它們,仿佛置身於一片寧靜和諧的畫面,享受著那些唯美。可是回憶也是有盡頭的,到了盡頭還得醒過來。

時間就這樣靜悄悄地流動著,這樣的日子才是沒有盡頭的。當一個人找不到方向的時候,不管他走沒走錯,都會往回看。應該說在每個這樣的日子裏,我都會回看過去。想到了在高三時的那些日子裏,儘管每天忙得實在不行,也會儘量抽出一段時間練著字帖,也會在沉悶的時候寫著自己喜歡的那麼多的歌詞,也會偷偷和朋友在校外的網吧裏消遣一夜。練完一冊,寫完一本,還接著寫。畢業後的第二天,當自己想全部丟棄這些已用不著的各種書、筆記本時,才發現其實捨不得的,畢竟它們記錄了我的那個時光,承載了一場最美年華。

那個時候的生活像是鋪在時光軌道上一般,總是沿著固定的軌跡,卻也過得那麼快。但在那麼累的時候,自己仍有心去尋求空歇。而現在,自己可以說是完全自由著,卻是那樣的被束縛著。心像是被捆綁一般,被理想和現實的落差搖擺著,如同扯碎了一般。在很多夜晚,自會和以前的好友通著電話,直到深夜。有時候電話會沒電,有時候第二天就欠費,可都不能說明什麼。朋友也說過,讓自己忙起來了吧,然後就沒空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了,忙也是一種幸福!永不道別 Forever is just a moment Student sentenced for sex abuse material Gift money New law will help catch loan defaulters Guilty verdict in Wairarapa rape case Kolo Toure joins Liverpool Sammer won't budge on Gomez price IOC candidates deliver their vision Highlanders pip Hurricanes in thri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