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era wedding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delung/13774678
列印日期:2017/10/23
談自己的情
2014/05/31 10:19:54


今日在此談情“情”——談自己的“情”。

或許,在一些人的眼裏,我是一個不懂得專心為何事的人。然而,我卻要說,我這人不懂得挽留。在我看來,挽留即強留,而強扭的瓜並不甜。便是留住了,未必會真的符合雙方的真實情感。

以前,與別人談戀愛。在雙方都有了意思的時候,我去表白,然後被拒絕。或許有人會問——然後呢? 然後麼,很簡單,朋友,很好的朋友,我們雙方成為了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時至今日,她問我,我是否後悔。我答曰,非也非也,此友誼天長地久,何可後悔者也——然而,你說我會後悔麼? 呵呵,是了,很多人都認為我後悔了,也許當初我只要多多堅持那麼一句話,可能我的愛情就有了收穫——然而,時至今日,我真的不後悔!

不知道何人何時發明“後悔”這個詞語——我要批評這個發明家——人生只有一趟,難道你就能回到過去? 或許你就能靠著“後悔”這倆字啃上一輩子? 亦或許你就因“後悔”倆字而失去了向前走的信念? 紅袖添香固然羨死神仙,颱風書本未必不能慕死他人,與其糾結於情感上的糾結,倒不如看本小說,寫份文集。比如說,某天,沐文大學畢業後,把日誌整理整理,搞一個《老牛文集》,不挺好的? 人生只若初見,至於“初相遇”,我不是女子,更不是席慕容,我叫牛沐文——那份情,那份悔,便交給席慕容的歷史博物館吧。

一哥們說我,老牛,你丫的不懂風情,不懂浪漫。或許這哥們說的對,我打小就不是一個感情充沛的人——包括對父母都是那麼的冷漠。然而,當我所經歷的事情多了,久了,一直到我二十一歲,我終於才體會到父母是多麼的愛我!父母把我從虛偽無情冷漠自私犯罪的深淵邊緣拉了上來,把我從一種“虛幻的過客”拉回現實,把我從一個混混沌沌的呆瓜引到有思維、有愛好的平凡人——如果不是父母,我或許現我已經選擇自殺——父母給我的愛,不止是給我初生的生命、二次的生命,他們還賦予我一段美好的情感,為我開拓了一個精彩的世界——這情,寫恩,我沐文就算十輩子、一百輩子也報答不完。然而,即便父母在我的情感方面做的是如此之多、之細,我的情感世界仍然諸多等待開發的地方,所以我喜歡詩歌,尤其是席慕容和戴望舒的。至於愛情,我到現在仍然不敢奢望。看似醉臥青石冷眼蟻來蛛走,汝怎知此乃情感殘缺? 身有燙傷,情有殘缺,我怎敢奢望某個女子涉江踏水挾帶芙蓉而來,為我紉秋蘭、結芳芷以為配冠? 那兄弟說的對,我的確不懂風情和浪漫究竟為何物——這遠遠超出了我目前情感認知的範疇——我僅僅知道你對我好,我便對你好,無論你真心或是假意,無論你是我所熟悉者或是陌生人,無論你是普通朋友或是未來伴侶。

我喜歡傑克遜,不是因為他是多麼多麼有名氣,而是喜歡他的情感; 我喜歡屈原,不是因為他是多麼多麼愛國,而是喜歡他的情感; 我喜歡司馬遷,不是因為他寫的《史記》,而是他的情感——如果說,戀愛是為了填補自己情感上的殘缺,那麼在未來把我的情感殘缺填補起來的女子,她就一定是和我相扶到老的人。A ray of sunshine こんなにそう言いたい 潮風を聞いて wushueni mierikilo The distance between us wuchensgiri Pick up a truth Readily like rain Too busy thin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