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era wedding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delung/11549482
列印日期:2017/12/14
他-什麽-話都-沒說-
2014/03/06 18:09:00
她喜歡他,沒有人知道,或許是因為他手插在褲兜裏很帥,或許是他面容上的傷心是她心底的痛,她捧著壹本書,靠墻讀著,他卻坐在花園邊上,懶散的將書拋在壹邊,四處望著,或許是在看有沒有老師,或許是在看某個女生,她又將書捏緊了點,壹把將思緒捏在了手心,盯著那密密麻麻的字,嘴角稍稍動著,發出極小的聲音背著,等她再回頭時,他已經消失在了學校的林蔭道裏,她合上書,好像習慣了他的不在乎,沒有悲傷,沒有歡喜。


  書本散發著它的墨香,好像封存了幾千年,在這初雨後的微陽下,縷縷的飄蕩,看不見色彩,是紫煙,還是藍煙。。。她癟了癟嘴,嘲笑自己傻,這麽會幻想,丟下書,出了教室,下了兩天的雨,她好像快發黴了,吮吸了壹縷空氣,空氣裏果然透著雨後的泥味兒和花汁的味道,應該是那種百合的花香吧,可這附近又沒有百合,學校裏少有那樣素淡的花,都是些杜鵑,碧桃,還有那些壹種下就長到半米高的不知名的花,她走到那個自己經常光臨的花園邊,那個花園與別的不壹樣,別的花園總是有半米高的園邊圍著,而這個花園唯有水泥砌成的底邊,她就可以才在那上面,前後地走自己的邊邊,生命最靜的時候,就是無所謂的走,不去回頭,不去想會不會痛,可她還是不甘生命的靜,回頭四處望了望,這會兒學生們都應該去操場上了,要麽是女學生們花癡般的看著男同學打籃球,要麽是乒乓球案子邊站了好多人 ,再要麽就是壹群壹群的女學生坐在操場上,討論著哪個歌星在哪兒開演唱會了,總之每個人都不會漏掉這難得的課外時間,所以教室旁總是靜的詫異,她的視線停在了那個人的身上,壹身黑色馬甲,身下是白的素凈的襯衫,那個臉龐。。。。。。她沒再看,而是滿不在乎的轉過頭,看著校樓的墻,然後又偷偷把目光移過去,他拿著羽毛球拍,肆無忌憚的玩弄,最後拿著粉筆頭放在羽毛球拍上,輕輕壹彈,那粉筆頭不偏不倚,卻正好掉在她的腳下,她低下頭,粉筆頭,白的寂寞,她又轉過身看著他,他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粉筆頭掉哪兒去了,只留下壹個匆匆進教室背影,她彎下腰,撿了起來,細細看著,粉筆白的好寂寞,剛才的那壹下疼嗎?好像是在問粉筆,但又像在為她自己,她慢慢用手轉動著粉筆頭,然後回頭看了壹眼後面的教學樓,有點遠,不是嗎?遠的她都看不清距離了,要是在壹個樓裏該多好啊,那樣是不是彼此認識的機會多壹點,是不是還有可能牽手呢?那個粉筆頭她珍藏了下來。


九年級八班解體了 ,呵呵,他也在九年級八班,會不會分到自己班呢,這算是個好消息嗎,九年級八班壹直很亂,和外面混混接觸的學生很多,因此學生也就很叛逆,下課和其他學生打群架,上課和老師頂嘴,老師自然都是些文弱書生,沒辦法就告訴班主任,班主任自然是叫家長,家長就責罵孩子,孩子就憎恨老師,就越叛逆,這樣的學校鏈,每個班都有,只是九年級八班更嚴重些,他們打架的消息也經常傳,而且整個學校見家長次數最多的也要屬他們班的班主任,最後撐不下去了也只有解體的份了。


   他果真分到她的班級裏了,穿著壹套運動服,挎著個黑色的斜挎包,不得不說,他魅力挺大的,就幾天,班裏的女孩子都圍著他轉,聽他講那些打架的傳奇經歷,她只是遠遠地坐在座位上,看著書,那些密密麻麻的字。


好累,她斜看了看依然堅守陣地的太陽,這時的太陽被熏得成了紅色,紅的慘淡,快要撐不下去了,她的書還豎在眼前,只是快要沈進了夢鄉 ,他走過來了,在地上拉出了壹條黑影,她看見了黑影,只是不願睜眼,眼皮和眼皮打得不停,他敲了敲她桌子,她沒有反應,他又敲了敲“誒,妳準備睡到明天啊?”她揚了揚頭,站起來了,她不善於和別人交際,那些書本讓她封閉的太久,所以她習慣了書本的牢籠,習慣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字的寂寞,還有憂傷。。。。她走了,沒有說話,還想回頭看他壹眼,可是害怕。。。這是他和她第壹次說話,只是太匆匆了,她,不知道說什麽。

㈣距離,突然又遠了


   雖然在壹個班,她還是很少和他說話,原因很簡單,他很叛逆,自然不喜歡和那些以書本為生的人,而她,習慣了寂寞,喜歡他是嗎?看著就足夠了,愛情本來就是在心裏愛的,當它表現出來的時候,就變味兒了,不是嗎?她還是四周看著,然後在他的位置定格,只是比其他的方位多出了那麽壹秒,再沒別的,這壹秒,讓她的世界醉了,她在夢裏走著,總是看不見路口,原來她也迷失在了這個由愛情編排的 戲裏,她愈走愈遠,愈走愈黑,漸漸的世界醉了,她也醉了,唯有心痛著。


     他打架了,和外班的壹群人,他也受傷了,清秀的臉上壹道壹道的淤青,她很心疼, 可她沒理由幫他清洗傷口,她不是他的什麽,就算是,也只是同學的關系,他身邊的女孩子比他的頭發都多,還用得著她嗎?她離開了教室,想再走走邊邊。


   事情鬧得挺大的,他的家長被叫來了,在家長面前教育教育在教育,這會子,家長變得好小,突然之間覺得,那不是他兒子的老師,而是他小時候的老師,他也站在旁邊,聽自己的老師訓斥自己的爸爸。老師壹直不太喜歡他,他太任性,太叛逆,老師怕他在自己班裏待得太久了,會帶壞班裏的學生,到時候,慢慢就管不下去了,九年級八班不就是前車之鑒嗎?班主任很聰明,於是向他家長提議,轉個更好點的學校,這樣對孩子發展有好處,這是書面上的語言,他自然明白,自己在這個斑是待不下去的,他什麽話都沒說,轉生離開了,背影很沈重。

冰山 小敘寂寞情 一份懂得 ダイアリーエッセイ:いい夫婦の日だそうで 感悟 淨土 六色生活 遠方的你 給戀人的小情書 緣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