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era wedding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delung/10305814
列印日期:2017/10/20
給自己一個新的起點
2014/01/02 11:32:47
曾想逃避某些事情,窩在家裡了此一生。現在想想,那是多麼的滑稽可笑,如果真的呆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肯定會錯過很多或好或壞的故事。不管你身在何處,花依舊花開了又謝,潮依舊會漲了又落,燕子依舊會來了又去。我們有太多的選擇,唯獨不能與時鐘為伴,因為我們還年輕,我們還有很多沒有做完的事。


最近比較慵懶,懶的走路懶得洗衣甚至懶得思考,所有的情景又回到從前,那個木訥呆傻的姑娘,怯懦又不安分的女孩。


害怕風吹,害怕摔倒,害怕迷路,害怕再也回不來,始終不願意邁出一步,任由來來往往的人對我投來不解的目光,然後有面無表情的經過。陌生,總是充滿了恐懼,因為沒有人知道它是怎麼樣的,甚至沒有人敢確定是好或者是壞。於是,開始了逃避,逃避陌生的一草一木,逃避未知的人與事。除了時鐘按部就班的工作,我沒有其他寄託,甚至沒有了情感的起伏,慢慢的,如同一個行屍走肉,除了一副臭皮囊,我一無所有。


一次又一次的嘲諷,一次又一次的鄙夷,一次又一次的冷漠,讓我掉入了深淵,從未有過的惶恐油然而生。我兩腿發軟,雙手顫抖,表情呆滯,如同一隻無助的小鴨等待著被蒸煮的命運。我輸了,輸給了自己,而且輸的一敗塗地。又開始了逃避,為了逃避這冰冷的地窖,我抓狂,我哭泣,我掙扎,我絕望。飄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我嫉妒,我憤恨。為什麼同樣為人,偏偏一個地獄一個天堂?


終於,弄傷了自己,看著鏡子裡的我滿是血跡,淚水如決堤一樣狂奔而出。原來,除了寂寞的滴答聲,我還擁有眼淚。一陣狂笑不止,引來路人的圍觀: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傻子?頭髮亂糟糟的,衣服也亂糟糟的,應該是個被遺棄的孩子,而且腦子還不正常。第一次跟他們對望,才發現原來他們也不過如此,一個鼻子兩個眼睛,跟我長的一樣。只不過他們有陽光罩著,而我只有潮濕冰冷的陰暗。雖然只是一步之遙,我卻沒有勇氣走到陽光下,享受陽光的氣息。如果這就是命,這就是定數,我要保持現狀嗎?


可惜,我生來賤命卻不信命!


我伸伸手指,先讓手在陽光下。一次,趕緊縮了過來:很溫暖,但是很痛;兩次,縮了過來:還是有刺痛;三次,猶豫了下,還是縮了過來:全身都是莫名的不安。接下來我試著將半個身子放在陽光下,眯著眼睛感受兩者的不同:陽光下的我有疼痛卻溫馨,陰暗下的我雖然安逸卻充滿了恐懼。安於現狀還是體驗另外一種生活?我又開始了逃避,這次是逃避以前的生活。懷著一顆不安分的心,我把自己全部交給了陽光。


我學會了哼著不著調的小曲,跟身邊的人開著有點荒唐的玩笑,學會了喝著啤酒然後裝醉,再寫下醉酒後的種種心情:陽光下真好/吵吵鬧鬧紛紛擾擾/如半開的花兒/讓人垂憐/如琵琶美人/故打芭蕉。有人笑我放蕩不羈,我回一句:小妞,給大爺我笑一個,然後兩個人哈哈大笑。依然傻依然呆,只是多了一縷陽光,心情變得大不一樣。


為了探索更多的未知,我離開了家鄉,去尋找更多的磕碰與滑稽。如畫的山水讓我震撼,如詩的雲彩讓我癡戀,美景是天註定,為了等待尋覓它的人等了上千年。有的成了“望夫石”,有的還是當初那般模樣,有的卻即將消失,如同一個因為絕望滿頭白髮的女子。遇見了不同的人,經歷了不同的事,或好或壞,都讓我心情開闊:原來世上還有這樣一個人,是那麼的世俗,為了錢不折手段,還他一個鄙夷的表情和不屑的笑;原來世上還有這麼一個事,能夠讓我體會到人與人之間僅存的那點可貴,即便是因為只有一面之緣。去旅行吧,少年!那裡有太多值得你經歷的人和事!


也許,封鎖自己的同時已經負了千年前自己對自己的約定;也許,逃避陽光的同時已經拒絕了本來屬於自己的溫暖;也許,對未知的惶恐不安換來的是更多的遺憾和絕望。


如此,不如對自己再狠一點,讓陽光狠狠的刺痛自己,然後不分左右的走。只要啟程,就會有收穫,不管是Hand over The fleeting away Life, a duckweed gathers Cherish life foot of my bed Owning their loved ones The moon. People who love each other but not necessarily. Mountain home The snow in full bloom, bloom in clusters 風景還是心情。方向交給你,給自己一個新的起點,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