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hera wedding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adelung/10030296
列印日期:2017/12/16
簡直是飢寒交迫事兒又多
2013/12/20 10:50:06
2011年的冬天,我還在異地戀。那個時候正好是運動減肥之後的停滯期,介於不配合運動多吃一口就會胖的特殊時段。忙忙碌碌的實習和反復修改的畢設讓我每天回到家就累成狗,只想臥倒在床上馬上開始打呼。顯然,為了不發胖,我只能靠每天吃很少來控制。畢業檔口需要面臨的就業問題、對像不在身邊的相思之苦,還有咕嚕咕嚕叫不停的肚子,迎著寒冬的風“呼——”地一股腦兒刮來,我整天都拉聳著臉無法情真意切的真正開心起來。

    後來老天爺又給我添了個堵兒,加上了一門兒補考,考不過就要延畢。那時我沒見過什麼大世面,是個聽話懂事的老實孩子,一聽拿不到畢業證書,祖國的花兒當場蔫兒了,煞有介事的開始了挑燈夜讀的啃書生涯,可腦子又亂得跟包裡的耳機線似的沒有頭緒,每天淨想著“這事兒可咋辦,那事兒該咋整”。

    簡直是飢寒交迫事兒又多。


    終於有一天,我胃液上腦,如火山一般噴發了。 “去你媽的節食”,帶著這樣的信念,我找了個擼串兒的店,一個人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結賬時把自己和老闆娘都嚇傻了,人均45的小店,我愣是吃掉了近200。在老闆娘複雜地打量下,我邁著小碎步走出了門兒,渾身發熱,興奮異常,甚至想和老年腰鼓隊一起跳半小時廣場舞。

    這種非一般的感覺,叫爽。


    那頓之後,我幡然醒悟,人不能不好好吃東西。


    從很早開始,“吃”就不僅僅是為了飽腹了,它可以是一種藝術,一種享受,一種減壓方式。心煩意亂的時候,“吃”甚至會比“言語安慰”更加有效。不吃,就意味著失去了一條讓自已快樂的途徑。


    很多姑娘會把自己的一身肥肉歸咎於“吃”,但是摸著良心講,“懶”和“不自控”才是大部分因素。食物將它美好的樣子呈現在你眼前,被你收入腹中,讓你感到愉悅,但卻要為你本身的臭習慣背負罪名,這是種辜負。有句話叫“唯有愛與美食不可辜負”,現在想想,對食物心懷感恩,是種不可多得的品質之一。


    如今我和某位同事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當我們同時加班到8點以後時,我們就結伴去吃大餐犒勞自己,一邊吐槽工作,一邊調控心情。


    喜歡吃,不是什麼沒出息的表現,相反,它對很多事兒有一股推動力。

    反正對我來說是這樣。每一個女人都是一朵花 距離依舊能讓我們發現美 人生,取決於你 年齢は 誰把寂寞守候成海 上下関係でも そんな日本人の習慣が 一開始,你就輸了 向著夢想的方向起航 一場戲,一個仱人 昔ながらと言え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