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大小說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yumo/4312586
列印日期:2021/04/16
死亡部落格 ── 永遠的天使Blogs
2010/08/12 05:41:44
電小二來的留言~~

Dear 莫大:

我們已將燕。巢窩列入 「永遠的天使Blogs」陣容名單、保留部落格,並加以公告告昭眾網友



聯網竟然有這麼一個部落格集合( Blogs),偶怎麼都不豬道?偶可是從聯網部落格創網時就加入的元老格主之一呀!可是從來不曉得還有這麼個奇妙可供追念的所在。直到網友格主夜遊神來提醒見告,要偶企店小二家為燕申請,方才後知後覺。點過去一看,熟悉的名字一一呈現,哦喲!原來先走一步的眾家格主全都群賢畢至聚集於此,仙格仙文都完整地保存著,隨指一一點過去,踢翻你、思念誰、夏學蔓、藍色筆跡、 OMG‥故人們的文字議論歡笑病痛友情愛情渴望感懷‥又都紛紛活轉過來,音容亦宛在。

人都去了,走過的路,寫下來的句子以及思維、感情卻仍留在人們眼下,乍看還相當奇怪,這麼熟絡的人們,時空轉折,奇怪的接近,格友們依然在交流或接觸。永遠天使部落格,看起來猶如聯網墳場,文人雅士的墳場,有如走進西敏士教堂詩人角落,此處可是死亡部落格,不僅是偶們加冕之處,也是埋骨之所。

死生畢竟是雲天永隔的事,然而在這裡死亡並沒隔絕我們呀! 不是嗎?看著格友們的悼慰誅詞都說會再見,將在天上見面,說者可以預知自己也會死的。可話說回來任誰也不願接受這麼明顯的事實,只要活著死似就不會臨頭。

死亡的來臨,人生到了這時候的我許是看淡了。可燕尚年輕,急病驟臨很快地奪走她的生命,走去生命盡頭,一下子接收到這個信息,自己首先自然的反應,確實會想到;怎麼不是年華老大的我。渾噩中,不能不懷想去年放出風聲決心自費出書以來,燕老早就自告奮勇表示願意義務幫忙,說是要做包書工。那時對於遠在國外的我,眼前看到的全是麻煩,有人竟肯如此犧牲幫忙當然是求之不得好事,不然真不知該如何進行,既然找到人自願在台做義工,我的憂慮解決大半,於是多年想望一下就落實,可以不顧一切投注下去。

「暗潮」出版前後以來,燕誠心誠意地對待我幫忙我,這幾個月下來為著打書,找人買書,以及自費出版的種種的困難瑣碎及麻煩,她、我及淘氣麗莎三個不斷地在網上不停的交流、討論、分享。以及 進而論及生活的種種,我暗裡已視她為自己最親近的朋友和親人了。燕對我太好了,一直不明白她為何如許看重我,我要求她改口別叫我大師,但她沒回應,仍堅持叫我大師,以致最後小宝大宝也跟著叫大師,原來燕在家裡也是如些稱呼我的。

寫作及出書的徒勞無功,搞到最後我實已渙散麻木,不再抱任何希冀,一切已成鐵板般地釘在面前,不可能再作任何奮鬥了,燕可能也深知,但我不問不說,她仍舊如常地樂觀進取,只顧耕耘不問成效。不曉得她是如何看待我這唐吉軻德,到了終了,唐吉軻德終究也失去鬥志,路到了盡頭,再無從走下去了。前景是死寂之海,眼前除了黑暗,也只黑暗下面底深淵。我早己完蛋,願景無了,寫作到此也沒什麼值得再寫了,即使照慣性繼續想寫也已渙散得甚麼也無從寫。

老是在胡言亂語說要為寫作生,為寫作死,實際卻無以為之貫徹。此刻竟連這自覺最虧欠,感情上最該表逹的文字,都還在逃避,都不願觸及。渙散一年多,最後跟淘氣麗莎表示決心要寫篇小說出來,向最支持我的燕表示點心意,她仙去之後,提筆開始寫眼前這篇長篇「臉書」。這篇小說是立意為燕寫的,算是對燕的一點心意;私下想著這篇文章不論好壞,總望能為人們接受,這可是燕費盡心力為我推書到生命最後的心願啊!

白畫與黑夜,生與死的交際,在聯網這些年來,看不盡的生離死別,自己也已是一逐漸在消沈逝去中,然而既然尚苟活著就依舊還是把自己定位為為創作而活著。

雖然如此寫著,可不得不返身自忖,這樣做幹什麼?寫什麼書? 書還要不要再繼續出,人生至此己再也覓不著若何意義,一切都是空,是無,繼續寫書出版難道真有生命追尋的意義?難不是純為著名在世上瞎忙瞎碌。紅塵走一遭是空,名利是空,生命也是空,我何須繼續孜孜矻矻忙這勞啥子。


~~此文係應水言語之托寫給燕的輓文

網購莫大新書請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