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大小說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yumo/12546519
列印日期:2021/04/14
乖蹇 25
2014/04/16 06:28:51
「夜是孤寂的洞窟」這幅畫的內涵固如題旨所描述,然內中作為繪畫的寓意自然更是我此時段心情與思緒之吐露表白;返照著個人的心境之冷清孤單,當然更由於闇夜向來是我創作默想的時間,深夜孤單一人,嗅無人跡,市声 沈寂遠颺,週遭似只剩下獨自一人,畫意與我及孤寂相守。這幅畫是這時段個人意與思的全面投入,也是我躲避與畏懼環境人事之縷述刻繪,因之,能逮著這次向大眾或者說世人展示坦露的機會,怎不欲趁此表逹我所有思與意還有情結呢。

孤寂乃是藝術之根本原素,梵谷的藝術呈現給我所有的印象就是孤單寂寞的畫面。

我這人既然因著黃委員的賞識而在市政府的壁畫競畫賽事脫穎而出,得以一償宿願能以可自己意念來繪塗成一幅滿牆的壁畫,照道理當然該全力以赴來完成公家交付的工作,可是實際情形卻適得其反,打自批准簽回委托合同核准以變動的構想取代原圖後,我不但一直未曾因之全心全力投入進行工作,反而益發懶散遊蕩經日一副沒事人樣的。

得到契約後,我是抱著該聚集心神來好好的進行工作,可是這時我心志渙散始終不能振作起來集中心神專心一志投人壁畫工作。開工逾半年之後,我猶仍著在跟自我意志搏鬥,每天去到繪畫場地磨蹭著消磨時日,往復所為仍只不過在搭鷹架,製作草圖,而多半時間都懶著地虛耗時日什麼都不想碰。逼著自己每天或隔一兩天去場地去只不過不好違逆自己的職志感,在場地抵不過懶散不想工作,東摸西觸地虛晃一天即過去,半年來能見到的成績仍只是把草圖放大的格子塗滿滿牆壁,實際繪塗工作可一點未動,這些時日來,我只是不知所為地讓時光很快消逝,當然拿不出成績我也不好向市府按進度請求付款項。

照講一心想要的工作來了,落泊如我這樣一生全無成就之人,自然應把握好此難得的機運,可是接下契約以來我都未著急,也急不來,或有若何壓力。並未曾嚴加督促自己振奮起來。一方面自覺自己這個人老朽了,已怠懶散得振作不起來,更要命的是面對自己心態上怠惰散漫卻無心振作,我很能諒惜自己並不想逼迫自己整飭起來拚搏奮鬥。之會如此諒惜寬待是認為年紀到了,認為自己進入生命倦怠期,覺得勉強不來,也不想勉強自己。人生至此是看開了,是不得不看開的階段。

覺悟著我的人生旅程已進入生命後期,即在得著這個任務之前,我即處於一種醒悟狀態;以為自己的一生縱無成就,但也終歸也做了些目己一心要做得事! 是的,照著自己有限的能耐與抱負,我也做了些事;畫了逾千幅的畫,這是自命此生得著的成績,不是成就,因為既不知一文也難有人欣賞。而且因之領略到,無論如何到了底也還是如同所有人一樣做了過同樣無意思的事情與生命( 這裡我認定不論成就與金錢都一樣百搭)。

要陳明的是,自我評價好壞不論,投身其中我可始終是專心一志 ── 當然這個專心一志可能是自己錯認誤導,然而我從不以為錯了,走錯道路 ── 這點我是比什麼都堅信,不是錯謬,我認為這是對得起自己的人生道路。總之 ,所有作品幾全是嘔心瀝血所為,我確實己做了該做的。對不起的是家人,對我自己是無憾。因之在得到通知核可我畫市府畫前,我已諒胥自己,並讓心身處於懈怠釋手的心情。但是躍越的心並不因此剪滅,仍懷著伏櫪老櫪之心,仍還仍懷抱意念想繼續塗抹下去,畢竟繪畫這事於自己是不會死了的,尤其在無正當事情可為的日子下。以致一得到通知,心思又活絡起來,又讓目己昇起破斧沈舟狠幹一場之志氣,當然眼前狀況已無復是置之死地後生的狀況,人生漸步入盡頭,不過是命定之最後之一擊。所以我處於諒惜自己的情緒裡,想我奮鬥多年,縱無成就和成效,然為藝術確已心焦思竭,現在這年紀還有這機運值得我拚鬥,可怠惰渙散麻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