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 & 隱者的後花園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risyen1023/1471592
列印日期:2021/10/25
是貧民?抑是貴族?
2007/12/21 00:47:03

我一向都不貪。不論是在金錢、物質上,或是感情上。因為我自知甚深:心思單純的人,是玩不來複雜的遊戲。

因為一場倒會,讓我在青春時期,即須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在當年,公務人員的雙薪家庭是不太多的,那讓我有個非常豊足的童年時光。卻因為被人倒會,心目中堅固巍峨的城堡在一夜之間被傾頹了半邊。父親的朋友們伸出援手,父母親同時兼了兩三份工,連我們這四個孩子在課餘也要幫忙做手工藝、分派輪流做家事,終於在我唸大學時,情勢由負面轉變成正數。

那段漫長的歷程,讓我在面對人生的無奈,可以很勇敢的;除了認真和盡力之外,也學得了寬容和忍耐;因為別人的真情相助,也讓我知曉去珍惜所擁有的。

對感情,不也該如此?有所求,就會有貪念;想要的越多,心就越受羈絆。雖然,我執著於認真和專一,那也要別人能接受才行;不合拍的搭配,可能對雙方就只有折磨而已。

每次出國,台北出關時的行李和回來入關時的行李,件數沒多,重量卻減;少掉的磅數,是沒帶回來的樣品。只拍照,只閒逛,買買風景明信片和城巿導覽的手冊,不買大包小包的東西。在台灣過著貧民化的生活,不逛街,偶而和親人、朋友出去吃飯喝茶;錢花在書本、音樂和看展覽等等上面,心靈上是富足的貴族。現在才流行的『樂活族』(Lohas),我在幾年前就開始試行了。唯一戒不掉的,那是一進入工作就什麼都可以丟到腦後,變成了十足的狂熱份子。

我喜歡畫,也能畫;只要一枝筆、一張紙,即可信手塗鴉一番;不論是在等飛機、等車船,或是在等人、等事的真空時刻,時光在沙沙的筆畫聲中,就一分一秒地悄悄滑過去了。即使是要上色的,也很簡單;只要一方畫板、幾枝畫筆和幾許顏料;只在於手邊有的東西是什麼,淡彩或濃豔,都能隨心隨興而為之。比之很多人擁有工具一堆、架式十足,我還真是個貧民一族呢!




註:原2006年3月24日刊載於本人在“無名”的網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