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n s. chou雨僧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ntheseattlerain/108361226
列印日期:2017/12/16
相約西雅圖~~基隆女中1960年班同學會
2017/08/12 11:11:08

七條好漢在一班



說起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是真的﹐這張畢業照裡只找到我們之中的四員。因為好幾位都是成績優異﹐從初中免考試﹐直升高中。卻只讀了一學期﹐明慧和小華轉到台北一女中和二女中插班﹐所以沒參加這張畢業照。


玲玉保留了許多小時候的照片在電郵中傳給大家﹐我並不在其中。但是她說在學校見過我爸爸﹐還說了我的一些往事。也許我當時太吵鬧﹐她又特別安靜﹐何況我初中沒和她同過班﹐(她們都在資優班﹐我在放牛班)。我和玲玉真正的情誼是這次同學會才開始的。


巧霞大學畢業後曾回母校教書﹐又因為嫁給主修歷史的曾先生﹐對保存歷史非常有感﹐特別精印了這張具有歷史意義的照片帶來送給大家﹐讓我們感激零涕!


距離上次和阿莎﹑祥霙﹑明慧我們四個在紐約團聚並相約兩年後再聚﹐卻匆匆又過了好幾年﹐





明慧搬到南加州後﹐和小華連絡上﹔


祥霙到北加探兒孫又意外在當地社團名單中發現了巧霞﹐


玲玉在美東時一直和明慧﹑利莎保持連繫…


在電話中大家常掛在嘴邊的聚會就一邊拖延一邊成形。


我們也考慮過好幾種方案﹐包括遊輪旅行﹐好處是屆時大家從四面八方來集合﹐吃住解決﹐遊山玩水有譜﹐剩下的時間都留給我們敘舊。不過﹐大家都有過幾次遊輪旅行的經驗﹐興趣不高。好像到了這個年紀還是在家裡自在一些比較好。最後決定到祥霙和我居住的城市來隨意逛逛。幾位同學更表明準備來打地舖﹑睡沙發﹑吃麥當勞﹑喝星巴克。


我們那一代﹐用功讀書﹑聯考﹑畢業﹑出國…獎學金﹑打工﹑找事﹑留下來生兒育女﹐也都是東西南北搬遷﹐或互聯或失聯。祥霙在西雅圖落戶四十七年﹐還是我女兒初到西雅圖報社工作時﹐受到中文僑報的訪問曾提到我﹐祥霙打電話到報社自報姓名﹐向女兒要了我在密蘇里的電話。自從她離開台北徵信新聞﹑我幾度進出美國後﹐終於通上聲息。


祥霙和巧霞是世交﹐父輩同事多年﹐兩家交好。巧霞﹑明慧﹑阿莎和我都住在基隆2號公車最後兩站﹐是走路上學的鄰居。


我在密蘇里上學時﹐趕上明慧和小華的婚禮﹐並做了她們的伴娘。小時候﹐我吃過阿莎的奶奶親手做的甜甜圈﹐明慧的母親是我的英文老師﹐小華是我初到密蘇里大學時從住宿到打工﹐處處為我打理的貴人。


這次阿莎給我們看手機裡的照片﹐那一大堆東西本來都要帶來送給大家卻因為行李過重臨時往外掏的禮物。我懂得。因為1971年我從密蘇里飛到紐約去看她﹐回學校時﹐臨上飛機她交給我一個大紙箱﹐裡面裝的全是讓我掉眼淚的鄉愁。


拜網路之賜﹐我們以電話﹑電郵等方式商訂了時間﹐祥霙每天一個點子與我討論迎賓細節。我除了提供過去這幾年寫過的有關資訊﹐宣佈一切由她作主。唯一的要求是讓我為大家做一頓飯。


明慧首先訂了機票﹐敲下定音鼓。小華也訂了機票與她同機抵達。就這樣﹐巧霞不但自已來﹐還有曾大哥隨行﹐他也有多年不見的同學在此﹐可以開個即興同學會。玲玉在加拿大落戶後﹐住在加國首都渥太華(我去過離渥太華不遠的多倫多﹐那邊的中國城是旅途打尖目標)。她必須從加東先飛加西﹐再從溫哥華轉機到西雅圖。阿莎則須從紐約橫跨美國﹐由於有高齡九十五歲的伯母在﹐她的機票遲遲不敢買﹐我們都懂。都羨慕。都跟她一樣捧著一顆忐忑的心。



短短幾日相聚﹐留下的印象是﹕


玲玉說:明慧“聰慧精幹”,


但是我所認識的明慧,不但是ㄧ位領袖,更是ㄧ位願意幫助同伴成功的推手,這是明慧最難得的人格特質。


在眾多的電郵中,來自明慧的ㄧ段:


姐姐們,


(我在家裡沒姐妹,但是現在有了!)


謝謝這次 N 年後的重聚,各位給我留下深刻寶貴的印象:


喚民:“慈眉善目”

祥霙:”孤芳傲世“

阿莎:“美善純真”

小華:“福星常顧”

玲玉:“溫文儒雅“

巧霞:”嫣然自在“


很高興,我們以後還有 N 年,可以隨意在互聯網上互聯,隨時在天上人間交心!


明慧




由於大家都有愛鳳﹑愛陪﹑加上我的相機﹐各路好漢安全返防之後就不斷在電郵中交換照片﹐












































互道珍重後,依然在我心深處的是笑語盈耳﹑青山涵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