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潔貓咪中途之家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lovenicky/4164793
列印日期:2021/04/17
一個棄養的故事
2010/06/25 17:45:52

酷哥,是一隻虎斑金吉拉,是前陣子我接手的大貓咪,
棄養的原因很誇張,
因為酷哥耍脾氣,咬了主人一口,
因此主人心一橫,決定把牠送到收容所,
這是一隻他養了五年的貓....

酷哥,是一隻虎斑金吉拉,是前陣子我接手的大貓咪,
棄養的原因很誇張,
因為酷哥耍脾氣,咬了主人一口,
因此主人心一橫,決定把牠送到收容所,
這是一隻他養了五年的貓....

站在我的立場,
我並不想沒有限制的接貓,
我也覺得一切讓我很疲憊,
對這樣的棄養者伸出援手,
我知道當我伸出援手,
我就是在助長這種棄養的歪風,
可是常常我所聽到的棄養者的說詞就是…..
『如果你不能幫忙,我就要把牠送到收容所了,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沒有辦法。』
似威脅的口吻,
當下,我感覺到非常非常的痛苦。


曾有長輩教導我,
如果有人說要送收容所來威脅你接貓,
你就回他:『好啊,你送啊,如果牠被安樂死,就是你害的。』
我也很想大聲的這樣斥責要棄養的人。
我的朋友問我為什麼我要讓別人這樣對我,
我沉默著,哪個中途願意這樣被威脅?
但屏除個人感覺不說,
背後牽扯的是一條寶貴的生命啊!

斥責的話我講的出口,
但心卻硬不下來,
萬一,貓咪真的被送到收容所怎麼辦?
萬一,貓咪七天沒有人認養被安樂死怎麼辦?
萬一,貓咪在收容所病死了怎麼辦?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會很傷心,也會很自責。

這….就是一個中途的軟弱....


於是,酷哥送到我手上了,
主人只願意負擔節紮加預防針的費用,
其他的,他說他拿不出來,
而我所感受到的其實是貓能趕快脫手就好的感覺,
我沒有再跟對方多交談什麼,
我無力再說了。

主人離開前對我說,
有空他希望他可以來幫酷哥清清貓砂、洗洗澡、梳梳毛....
回家後,我把酷哥抱出來,
『酷哥哥,你很可愛啊!你的主人怎麼捨得不要你?』

再摸摸酷哥身上的毛,
毛球打結到跟石頭一樣堅硬,
我疑惑地說著,
貓咪在你身邊時,毛都可以打結成石塊了,
現在貓在我這裡,我還能奢望你會過來幫牠洗澡梳毛嗎?
我苦笑著,
因為我的工作讓我看盡了人的醜惡,
我的笑,很苦很苦很苦。

這….又是一個中途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