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予草堂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chliebenirhen/151231724
列印日期:2021/03/05
小說類-窗外(六)
2020/10/05 20:13:45

第六章 備戰(一)


105年3月19日,週六,下午一時,臺中地檢署五樓,主任檢察官辦公室。


蕭漢廷站在窗前看著林森路的街景,午前斷斷續續的小雨,把路樹的綠葉洗了一遍,輕輕的微風帶著寒意,吹進隱約有些低沉氣息的房間,一下子陰森了起來。蕭漢廷怎麼也不明白,窗外雖說微微有些寒意,但畢竟是中午時分呀,吹進窗裡的風怎麼就這般讓人感到不舒服?真是天氣的原因嗎?還是因為自己面對案件感到的壓力?他不經意地嘆了口氣…


剛剛從第六分局偵查隊韓隊長的口中得知,16日在臺南馬沙溝海水浴場附近發現的那個人,目前的生命跡象在搶救之後還算是穩定,經過比對確認就是5日潛入張懷鑫家的三個人其中之一,彭立邦。


彭立邦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垂危,在海中漂浮至少三天;身上在左胸口有一處槍傷,好在彭立邦的心臟在右邊,所以只傷了肺部,但是傷勢也不輕;全身還有多處的擦傷與挫傷,大小深淺不一。真是命大!


蕭漢廷在聽完韓隊長的報告後,當下就在電話中要求韓隊長與臺南市警局聯繫,辦理嫌犯移送的手續,並且在醫院許可的情況下,第一時間把彭立邦移到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的戒護病房,由韓隊長指派專人戒護。


從彭立邦的傷勢來看,對張懷鑫行兇的那個三人,肯定是被某個不想被惡火燒身的人滅口。就目前掌握的線索來看,張懷鑫被殺一案的突破口,就是彭立邦。想到這裡,蕭漢廷拿起電話通知王柏恩、賴秋宜、柯文龍三人,立刻來辦公室開會。


「我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破案!」


=====


3月19日,下午三時,主任檢察官辦公室。


接到蕭漢廷的通知,王柏恩、賴秋宜、柯文龍這三位戰友,陸續抵達。王柏恩最後到,大夥看他手上還帶著一袋的零食和四罐飲料、二罐啤酒。柯文龍樂得笑道:


「柏哥,你這是來郊遊啊?還有啤酒!我要一罐。」話才說到一半,手就已經伸出去拿了一罐啤酒和一罐飲料,收回來時順手放了一罐飲料在賴秋宜的面前。賴秋宜看著這個小自己兩歲,卻有時天真像個孩子似的同事,便笑著說:


「喝了酒,等等別騎車,我送你回去。」柯文龍右手拿著啤酒往嘴裡灌,左手向賴秋宜比了個“OK”。蕭漢廷看著大家輕鬆愜意的樣子,就如一縷春風吹去了中午的那股陰寒。微微呼了一口氣說:


「週末假日把大家找來開會,真的很抱歉。就如同在電話中和大家說的,案件有了一些眉目…


話還沒說完,王柏恩就插嘴說了:


「老大,好在有你那通電話,不然這時候我還在和我家那個小魔鬼奮戰中呢。為了表達我的感謝,特別把小魔鬼的零食帶了一大袋來。這幾灌喝的,就算是我的謝禮了。喔,我老婆交代了,開完會把大家都拉去我家,她請各位吃個家常菜。報告完畢。」蕭漢廷一聽這話就笑著說:


「別,弟妹帶著孩子還要下廚,太麻煩她了。趕緊打電話給她,讓她別忙,開完會請大家還有弟妹及小朋友,我們吃巴肥去。」說說笑笑了會兒,蕭漢廷接著說:


「開會吧。第一,現在可以確定的,臺南那位傷者就是張懷鑫家放火案的嫌疑人之一,彭立邦。我已經讓韓隊長安排解送到案和戒護治療的事,在彭立邦還不能接受偵訊之前,我們有很多的事情要先進行。昨晚我和襄閱一起向檢察長報告過了,檢察長同意由我組成“0305專案”,負責擎天文化公司涉嫌行賄案、文化局涉嫌貪汙案、張懷鑫被殺案、彭立邦等三人被殺案共四案,當場檢察長也打了電話通知警察局單局長、消防局宋局長和調查處周處長。」


蕭漢廷剛宣布完這個消息,王柏恩和柯文龍立刻站起來互相擊掌、喊了聲“耶…”,王柏恩並且說道:


「組成一個專案就對了,這樣就能發揮集中力量的效果了。不過,勤股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把案卷移送過來?已經好幾天了,還要硬頂著不放呀?」蕭漢廷笑了笑,沒接王柏恩的話,繼續說道:


「第二,在張懷鑫家發生的一切事情,究竟是怎麼進行的?用了哪些器具和藥物?來源是哪裡?誰去買的?這些跡證與事證,都需要繼續往下深挖。秋宜,妳心細,這件事就交給妳了,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釐清事實,找出證據。我也讓韓隊長抽調一組人、還有消防第六大隊也會派副隊長帶著一組人,週一上午九時在第六分局的會議室,由妳主持分管。這是指揮書,妳帶著。」


「第三,臺中市調處的線報始終不是很明確,要給他們加把火,必須重新編組,用盡所有必要的方法,拿到幕後主使者的所有聯絡網路以及證據。柏恩,你帶著文龍週一上午9時直接去找周處長,他會安排相關人員向你們簡報,之後你記得只管發問,不必管他們會不會尷尬。必要的話,在那裡盯著,直到他們給出有用的線報。這事,交給你了。這是指揮書。」


「三位,有什麼問題要提出的嗎?」柯文龍嘴巴含著一塊零食、舉起右手問:


「主任,那麼我去了之後,可以耍耍官威、指揮調查官嗎?」蕭漢廷笑了笑還沒說話,王柏恩就開口說了:


「我說文龍啊,我真懷疑你這個事務官是怎麼考上的,這種問題你好意思問?等等給我默寫法院組織法第66-3條。」(註)柯文龍聽了王柏恩這麼譏笑他,正想回嘴幾句,便讓蕭漢廷止住了:


「讓你們倆去市調處,並不是認為他們在案件上會有什麼手腳,而是他們目前交出來的線報,我覺得可能有所保留,所以讓你們去添些柴火,給他們一些壓力。既然是要添柴火,耍耍官威當然可以,只是你們倆人自己不能鬧出衝突來,否則反而會讓他們認為我們自己並沒有特定的想法或目標、甚至是對他們有懷疑。這個分寸,文龍你的火侯可能還不夠,要聽柏恩的。好嗎?」


「報告主任,我沒問題,您放心!」柯文龍立馬表示遵命。


蕭漢廷看看一直沒說話的賴秋宜,問了句:


「秋宜有沒有什麼意見?」賴秋宜緩緩抬起頭來:


「我在想一個問題。去年11月29日市調處的線報送來之後,我們隨即開了會定在12月5日去擎天文化公司搜索,還查扣了不少物品,可是一無所獲;今年3月3日市調處又送來線報,我們當天開會還沒結論,3月5日張懷鑫就被殺了;3月12日韓隊長才通知我們確定了行凶的三個人的身分,這三個人隔了幾天就被滅口,好在後來發現彭立邦沒死。這中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呢?市調處?偵查隊?還是我們地檢署?是有人洩密?還是我們哪裡疏忽了?」蕭漢廷激賞地看著賴秋宜,鼓勵地對她點了點頭說:


「妳的問題,我也注意到了。所以安排了妳們三位分別去第六分局、市調處,敲山鎮虎,讓他們繃緊一些。但是我認為真正的問題是在我們內部。至於究竟是誰?我還不敢肯定,也還在釐清當中。各位再容我一些時間,我一定會給你們滿意的答案。相信我。」王柏恩看到柯文龍又準備舉起右手,便按住他的手說:


「老大,你的偵查能力,我是佩服地五體投地,你說有把握,我相信那傢伙肯定跑不掉。只是,我們可以散會了嗎?肚子餓了…」一說完,他自己先笑了起來,其他三個人也都哈哈地笑著。


「好,不說了。走,吃飯去。饗食天堂。記得和弟妹說一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