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宇國際文教基金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icef2016/166423125
列印日期:2021/10/28
【烏竹】逃離隱形傷痕的孩子
2021/08/13 15:46:58

逃離隱形傷痕的孩子


 (/課輔老師 謝鳳鈺)



寒假營隊中,宇玲突然大發雷霆,尖叫一聲:「不要管我!」咬牙切齒,怒目橫眉,淚珠還在眼眶裡打轉……。社工第一時間在旁安撫,哥哥宇聰坐在一旁,但卻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傻笑著。(註:本文人物皆化名)


為了瞭解事情始末,我只稍微問一句:「你跟妹妹怎麼了?」宇聰卻立即暴怒,憤憤不平喊著:「又不是我!」直接甩門出去,到隔壁教室,又是摔椅子,又是捶牆壁。


隱藏的情緒 如地雷引爆


除了被他失控的行為震驚之外,更多的問號是,我究竟觸碰到他哪個敏感點了呢?為何孩子的發洩是如此暴力呢?社工陪伴在宇聰旁邊,耐心安撫與重複溝通:「宇聰,你先冷靜下來!不要生氣!有話好好說,我們聽你講……。」


我腦中閃過一篇文章,提到「長期處於暴力環境下,孩子持續承受壓力,將累積怨恨和憤怒的情緒,進而產生攻擊的行為。甚至,有些會因為長久感到悲傷、失落,從孤單無助,漸漸轉變絕望,最後選擇冷漠,脫離人際關係。」


宇聰與父母及二個雙胞胎妹妹同住,爸爸容易情緒失控,常對家人施暴。媽媽已向法院申請保護令,雖然負責孩子的教養,然而必須常常輪值夜班,孩子上下學,還是得由爸爸接送。


倔強的眼神  隱藏著不安與恐懼



家庭暴力的畫面,已在孩子心中留下隱形的傷痕,成了無法磨滅的陰影。孩子本該被好好呵護與疼惜,反而長期處在高壓的情緒張力下,苦無抒發的管道。宇聰已深受影響,因而在情緒表達上,總是窒礙不通,卻常怪罪他人誤會或無法理解。


每次與妹妹發生衝突之後,總是一句:「不是我!」之後,就頂著倔強的眼神,再不解釋任何一句話,露出極其防備的眼神。又有一次衝突,我先示弱:「對不起,老師錯了!」讓他大大降低了防備心,接著,才可以靜下來聽我講話。


我鼓勵他:「有緣才能成為一家人,當然酸甜苦辣都有,但要珍惜當下,莫待失去才後悔。」之後約定,往後若是再遇到憤怒時刻,不要再有怒氣衝天的行為,試著閉上眼、默數60秒,讓自己平靜、沉澱。


聰明卻衍生諸多偏差行為


宇聰相當聰明,但卻沒有運用在正途,因為父母疏於管教,產生諸多偏差行為,例如:未經同意就拿父母手機上學;假借理由翹課,躲在廁所玩電動;欺騙安親班老師已完成作業,放在學校或已給老師,實際上並未完成。


他也具有領導才華,能夠規劃並指導夥伴,例如:在「拉密」的桌遊中,宇聰可以靠著自己的統合能力,領導隊員獲勝;營隊的大掃除,他能規劃打掃工作,分配好順序,並一絲不苟的要求成員完成工作,幾乎讓人懷疑他是個有潔癖的孩子!


他喜歡指揮和嘲笑別人,喜歡多嘴、幫老師管秩序、監督別人寫作業,因為如此,便成了他跟同學的引爆點。此外,喜歡幫老師拍照上課過程,但卻管不住自己,除了藉機偷玩電玩,也愛打鬧、惡作劇,或搶走別人的東西。


因為這樣的孩子,大部分以自我為中心,所以往往藐視規則,不顧他人感受。幾次嘗試厲聲喝止,雖然當下可以暫停他的偏差行為,但委屈的表情卻也訴說著他的不滿。後來發現使用「懷柔方式」,較容易令宇聰臣服,也就是待其平靜之後,先示弱再與其溝通,進而能約法三章。


尋找生命的出口  邁向未知的旅程


在「情緒教育」課程時,宇聰分享,對自己國小畢業後是否選擇軍校而感到猶豫,選擇軍校可以遠離脾氣暴躁的父親,但又捨不得媽媽和妹妹。


我剛好就自己在軍旅的經驗,向孩子們分享可能遇到的挑戰,告訴他們:「任何工作均有風險,期間也會產生擔憂與恐懼,但又要考量前途、經濟、離家等因素,要靠自己的智慧做決定,同時自己的選擇,也必須由自己承擔。」


學期末前幾天,宇聰拿著錄取通知到班,開心說:「老師,我考到中正預校了!你看,我智力測驗是所有人的前三名耶!」我藉機鼓勵他:「憑你的聰明,加上耐心、決心,完成任何事情並不難,好好加油!」


「最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興趣所在,不要只是想逃離父母掌握,未來的路要自己負責。爾後將來受訓,還要選擇繼續留營,或是無法適應而退訓,這都是學習接受考驗的機會。一定要勇於面對,當你輕言放棄,才是扼殺自己人生幸福的決定。」


面對宇聰的笑臉,其實有說不出的擔心,擔心的是,年紀尚小的他如何面對艱苦的軍中生活。然而我不想跨越「尊重」這條界線,只能反覆地幫助他加強心理建設,鼓勵他堅定自己的夢想,不要害怕挫折,勇於面對所有考驗。祝福他在未知的軍旅生涯,可以像雄鷹展翅,騰空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