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Mimi姐妹仨 (原屏東空小10屆愛班)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wayu/13015463
列印日期:2021/02/26
野花系列:燃燒的羚羊谷
2014/05/03 09:18:25


燃燒的羚羊谷(Antelope Valley, west of Poppy Reserve in Lancaster)


 


 


文:陳華瑛    /    攝影:陳華瑛   Julie Giroux


 


又到了春風拂面楊柳綠的季節,可今年我並不看好野花會依時報到。加州連年缺雨、天乾物燥,年初的冬雨也只是虛應了事,因此連上網追蹤花訊的念頭都打消了。然而兩週前《追花友》捎來一封email,内有網上最新的野花情報,說是加州罌粟花已翩然降臨,鋪天蓋地、氣勢宏偉。我將信將疑,眾所周知當今攝影修片技術出神入化,不起眼的東西都可以出落得天花亂墜,所以網上照片不可盡信,除非親眼目睹。


於是和先生載著好鄰居茱麗匆匆踏上偵測之路,朝羚羊谷奔馳而去。結果就以照片來見證啦。在此不得不佩服加州罌粟花,在如此乾旱艱困的情況下,依然拼著老命按時露臉。她不僅風華絕代、且又堅韌不懈,無怪能出類拔萃榮膺加州的州花。我不禁汗顔,忝為追花族的一員,卻把她輕言放棄,若非追花友的通風報信,肯定與之失之交臂,慚愧呀!我是個不合格的粉絲。


 



伊甸園的把關大門鎖不住漫山春色


 



進得園子,尋花人躑躅徘徊、一步一停。


 



旋即更入佳境,迎來漫漫遍野的絢麗燦爛。


 



金橘色染紅了半邊天 ,低陷的壕溝穿梭其間畫出一道S弧線。


 



S弧綫的右半側近照


 



回望來路,那彩色大地也不遑多讓。低矮的小黃花卑微地匍匐在罌粟花下,雖不起眼卻芳香襲人。


 



離開伊甸園前,茱麗要為錦繡大地做見證。


 



陷入花海無法自拔的尋花人


 



低頭細細品味花瓣,其色澤竟變化多端,從濃艷的橘紅到清麗的嬌黃不一而足。


 



 



 



 


午後雲朵來訪,跟太陽躲貓貓。被遮住的艷陽,不時掙扎著撥開雲朵探出臉龐。以致金光像玩魔術般由遠而近緩緩鋪撒過來,一次又一次。又像在慎重其事地打開一頁又一頁神秘的書卷,靜靜地跟你展示千變萬化的彩光層次。


今春的野花沒往年的個頭大,可穠纖合度、色澤鮮豔。然不知是否因天候稍涼爽,而花兒不耐寒,下午還不到四點花瓣就捲曲收工、不利攝影了,我們還意猶未竟呢。


 



伊甸園大門旁,有片不太受到注目的嫩黃小花。


 


因爲今年雨少,估計花期不耐久,趕著兩天後馳車接了通風報信的追花友母女,後頭跟著她的同事一車,又急急奔來。驚喜罌粟花出落地更斑斕嬌艷,入眼是漫漫無際的夢幻之地,彷彿在灼灼燃燒。



 



 



花嬌人美



我們一口氣在一週之内造訪三次,只因突然感受到一種惘惘的威脅,覺得「時不我予」的惆悵正在背後緊追不捨。緣由是多年不見羚羊谷竟然出現怵目驚心的變化,不但電力風車現身(下圖),太陽能發電板也佔領了兩大片野地。唉!這片加州罌粟花的伊甸園極可能逐漸消失,就如同亞當與夏娃丟失的那個花園一樣,註定了。嗚呼!無法想像有朝一日當花仙子依約而至,卻找不到落腳立足之處;而花痴們望穿遍地工業設施不見伊人,心中只能默默流淌著痛惜,除了痛惜,還是痛惜,為佳人,也為凡夫俗子的自身……


 



 


今年還發現了一處好山水:羚羊谷南緣的伊麗莎白湖(Elizabeth Lake),湖對面的山坡 很有點西北角《果門》(Gorman)的味道(下列數圖)。往年讓人驚艷的果門今春沒能參與野花盛宴,幸好這缺憾被伊麗莎白湖彌補了些許。


 



這裡花色繁多偏白色與紫藍


 



歪頭探腦的毛毛蟲似地花梗,擠出簇簇淡紫小花。


 



這款深紫球球花(Chia),獨樹一幟十分惹眼。


 



也是花痴的友人,腳旁有片嫩黃的野菊。


 



野菊在此稱霸


 



毛毛蟲似的小紫花,佔據了大半的坡地。


 



沙漠野花與藍湖相遇、靜靜對望。


 


追花友的同事有專業相機,攝影手法極富藝術品味,照出來的成品彷若水彩畫,洋溢夢幻風情,有空請前往觀賞:


2014 加州Poppy 花開:行程 ~ 觀花 ~ 攝影


 


其他相關閲讀:


1. 花訊催人老


2. 絢爛繽紛 粉妝玉琢


3. 撲朔迷離覓花蹤


4. 大地的霓裳羽衣


5. 加州的野花


6. 追花友舒心湖的《又见野花又见野花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