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旅人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umanityman/144088859
列印日期:2020/09/22
我與疫情
2020/07/24 16:59:19
我與疫情
我自1993年起,受聘公共衛生學院醫管系,教過幾年與過去不一様的自我流公共衛生,也頗受校長好評。
2001年之後因為葉金川局長的時候我考的公共衛生和醫院管理分數全局處院所最高,所以我在2002年被指定為班長,帶了一團精英去美國約翰霍布金斯大學念公共衛生學院.醫療政策與管理學系.衛生財政與管理碩士。
我38年來從事的是非傳染病防治的工作,傳染病防治不是我的專業,但是我在17年前SARS危機的時候,我主動加入醫院第一線抗煞的行列,獲頒獎章。
因為最近常常會遇到臉友問疫情談起,所以我只講幾個簡單的事情。
一個傳染病就是一定要有病源體,然後一定要有特定的宿主,比如說海獸為線蟲,看起來雖然跟蛔蟲很類似的圓蟲,但是它進入到人體,無法在人體內寄生,所以就會引起另外的疾病,也就是說人類不是它的天然宿主。
同樣的現在的流行病新冠肺炎,它也不可能傳染給魚,因為人類和魚的細胞相差太大了,不能成為宿主,但是在其他的家畜曾經有專家報告過。
病原體在宿主和宿主之間不可能會存活很久,假如他能夠無限期的存活,那就會變成很可怕的傳染病,全球、永世的殺手了!
今年台灣的篩檢率不高,這是政策的問題,但是現在台灣有沒有病原體呢?我覺得今天2020年7月17號是沒有的,因為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國內的病例了。
假如有像謠言所說很多無症狀的感染者,無症狀的感染者和有症狀的感染者,他們的傳染力是很接近的,所以再加上大家對他們都不設防,因為體溫篩檢,因為症狀篩檢對他們來講都是正常,造成他們是偽陰性,就是假陰性,就會造成很多人在他旁邊不知不覺當中就會受到感染。
傳染病的病人就是需要靠宿主來供養它生命的延續,也就是我們讓目前的宿主不要再接觸其他的同種一段時間,這個傳染鏈就不見了。
所以台灣經過這麼久沒有境內病例,就表示這些病毒就絕跡了。假如沒有感染是靠運氣,那這個運氣也太好了,就等於多少兆分之一。
再說假如真的有那麼多的無症狀感染者,那台灣早就變成跟美國一樣或俄羅斯,巴西一樣了。
錢要用在刀口上,假如你不是在賣篩檢試劑的,那我覺得國家不用再舉債來做這種篩檢的工作,證實每一百萬人有三個人曾經得過,那這樣又能夠對這個疾病的防治有什麼樣的貢獻呢?
我們在醫療財務上所認知的就是人類的需求是無限的,尤其是生命對大家個體而言,都是非常的寶貴,但是大家所繳的稅是非常有限的,紓困要錢,失業要錢,健保要錢,防疫,與各式各樣的人都需要救助要錢。
所以當作一個公務員,就要去決定如何在最低的預算之下,完成最大的安全保障而已.
但是我們還是要繼續戴口罩,因為每一天還是有數千個人從海外回來,這些人可能是各國的人,他們可能是健康的帶原者,他接觸了其他國人,這個人可能又是變成無症狀的帶原者,他可能來到了醫院診所,這時候假如大家都不帶口罩那麼感染的機會就會增大。
目前有許多客人來到書田診所就把口罩脫下來,把椅子拉到我的面前20公分,讓我非常的驚恐,大家怎麼沒有憂患意識呢?
大家應該互相保護,也就是自己戴口罩,別人也戴口罩,互相不要傳染,這個傳染病的傳染就被斷鏈了。
我再強調,我是臨床上治療三高的專科醫師,在公共衛生學上我也做過台北市的『非傳染病防治』工作,我的專業不是在傳染病上,但是因為讀者都會想到問更多的人,所以我還是覺得大家看政府的CDC,疾病管理署的官網是最正確的。
假如有其他的資訊需要吸收,我覺得還是看該門的專家署名文章才好,就像你看糖尿病治療文章,作者至少也要有糖尿病的專科醫師,他對你臨床指導的才具有公信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