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suklemsdal/109883535
列印日期:2018/10/23
《人生的功課》(廿八) 第二部 第七章 求婚1
2018/01/13 00:19:00

 





第二部


 


第七章 求婚


 


二○○四年二月十四日過後,曙光終於破解隆雅市長達四個月不見天日的魔咒,一點一滴增長時數,直到每年三月八日這一天,太陽首次攀越隆雅市被山巒冰河圍攏下的海平面露臉,是春天正式降臨的信息。為了迎接旭日重現天際,居民早在一月時就迫不及待,票選每年三月初「太陽節」的主委,籌備相關慶典,基本上不出沿街遊行,在廣場架置兒童遊樂設施,於體育館開辦舞會,特邀奧斯陸管弦樂團演奏等活動。


 


這年的西洋情人節,李梅姬還是沒收到期待的花束。自李斯廷住進奧勒夫牧師家兩年多來,李梅姬和他們閒話家常時,發現李斯廷常常凝視她,全神傾聽她的探險故事,偶爾提問當地風貌,卻不好奇她的豔遇;李梅姬只知他跑船十八年,喜歡上岸寫生。她本身駕船的經驗,猜測李斯廷也輕狂風流過,可她不在意,自信才貌雙全,這世間有多少女人足以媲美?相信她在李斯廷的心中是很特殊的,礙於學歷家世背景懸殊,李斯廷自尊心強,不願高攀有財有貌智勇皆備的女子,故不追求她,退而以兄長自居,言行不越矩。漢娜的見解,越發使李梅姬拿定李斯廷對自己有意,她不能因失望喪氣,反要把握難得的閏年,好好為自己製造機會。


 


二月二十九日那天,李梅姬提早半天打烊紀念品店,騎上冰原摩托車,一路經過市區、教堂、墓地,來到隆雅市最高檔的「屋子」餐廳外停車,卸下槍枝入內,指定靠近壁爐的桌位預訂三人,心想等事成後,當晚偕同奧勒夫牧師一起前來晚餐,由他做見證慶賀。訂好餐位時段,李梅姬不禁微笑,再度背上槍械,騎著摩托車來到隆雅市新市區的斯瓦巴藝廊,看到李斯廷的摩托車停放在外,也把車子停靠於旁放置妥當,方走入館內,希望趕在日照消失以前,完成盤算的計畫。


 


冬季不開船的時候,李斯廷常在斯瓦巴藝廊和藝術家為伍。這個斯瓦巴藝廊的一樓,永久展出挪威藝術家克勒.特威德爾「光」的畫作,他善用白色呈現光影,極為符合隆雅市的天然景觀,另外也陳列舊書與過去斯瓦巴的專用紙鈔,有一小間影片放映室和咖啡廳,販賣書本、卡片等紀念品。樓下那層的走廊兩邊盡是區隔開來的小房間,原本是隆雅市的舊商店,現在卻成為藝術家的工作坊,並出售自製手工藝品。李斯廷在這兒跟他們作畫切磋,學習裱框等各種技藝,有時也在樓上的咖啡館幫忙。李梅姬人進來時,李斯廷正端出咖啡,招呼點餐的遊客。


 


「妳怎麼來了?」李斯廷送完咖啡後,停下問道。「今天是二月二十九日啊!」「那又怎樣?」李梅姬試探後,知道李斯廷全在狀況外,嘟起嘴說:「二月難得多出一天,想請廷哥陪我騎車兜風嘛。」李斯廷看了錶,心想趁天黑前透透氣也好,轉頭知會藝術家一聲,便跟著李梅姬出去。


 


套上安全帽前,李斯廷問說:「上哪兒去?」李梅姬指著斯瓦巴藝廊正對面上方的山岳說:「想到上面,下看聖誕老人煤坑所在。」「上那兒有什麼好……」「看」字還沒說出口,李梅姬早已呼嘯疾駛,李斯廷不得不火速跨上車,追了去。


 


欲前往山上俯瞰聖誕老人煤坑,必須行經昔日礦工的工寮住所,現已慢慢改建成共用廚房、淋浴間的青年旅棧模式,取名「礦工客棧」,離市中心遠了點,但價位便宜些,喜歡舊日情壞的觀光客,則可體驗想像當年困頓的生活型態。騎過客棧後好一段距離,左轉上坡續向前進,才能抵達。極地的氣候多變,就在李斯廷加緊馬力緊隨李梅姬爬坡時,好端端的天氣突然轉陰,開始飄起雪來。他不知是否幻聽,「嗡嗡嗡」的直升機在天上鳴響,他不過抬頭張望一下,卻險些被迎面橫衝下來的三輛摩托車給撞個正著,幸好他反應夠快,及時剎車閃開,回頭看是哪三個不長眼的傢伙,急著趕路參見閻王爺去?他認出其中一輛,車主是剛到隆雅市不久的工程師,另兩位想必是工作同仁。但他們三人這時在荒郊野外幹什麼?應該在七號煤坑工作才對啊。每人摩托車的後面用繩索拖著一架大雪橇,裝著滿滿堆疊的貨品,與李斯廷差點撞上時,過大的衝擊力導致一包物品掉落下來,李斯廷回頭走過去,撿起一瞧,發現裹緊的紙張裡滲透絲絲血跡,李斯廷不敢置信,多少猜到他們三人何以行色匆匆。





/ 童言 20157月9日攝於斯瓦巴群島隆雅市的煤坑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廿七) 第二部 第六章 放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