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suklemsdal/108671868
列印日期:2017/11/24
《人生的功課》(廿三) 第二部 第五章 夢境1
2017/11/11 01:28:00

 






 


第二部


 


第五章 夢境


 


奧勒夫牧師在隆雅市機場巧遇李斯廷那晚,獲知當年取名的小嬰兒以坐四望五之齡現身眼前,不願錯過這份難得的機緣,問李斯廷投宿處,準備改天邀約長談;見到李斯廷支支吾吾、不願回答的神色,閱人無數的神職經驗,臆測李斯廷有難言之隱。


 


「對不起,牧師!我來遲了!」操廣東腔中文的女人聲音從背後傳來,李斯廷和奧勒夫牧師不約而同轉頭過去。「這位是……」一頭修剪幹練的短髮女子,約莫四十,高挑的身材玲瓏有緻,一雙亮汪汪的大圓眼,好奇的目光在牧師和李斯廷身上來回打轉。「梅姬,妳來得正好!」奧勒夫牧師笑著介紹說:「他是李斯廷,和妳同姓,會在我那兒住幾天……」身心俱疲的李斯廷來不及反應,就被奧勒夫牧師順水推舟,跟著前來接機的女子上了車,暗忖:先有棲身之所,好好睡個覺也不錯。


 


「阿廷!你怎麼不幫我看信呢?」聽到許靜蘭呼喚聲驚醒過來的李斯廷,睜開眼卻瞥見未拉下窗簾的窗外綠光湧現,劃亮天際,夜,仍舊那樣靜謐,任憑無聲無響的極光四處兜旋。他在床上坐起身子,透過窗戶望向夜空下閃動的極光。隆雅市今年二月下旬的天氣狀況特別好,沒有下雪的乾燥空氣讓極光跟著燦爛絢麗,天天恣意地在夜幕上奔騰跳躍,極像精力充沛的過動兒,教人摸不清其舞動的去向。


 


一連幾個夜裡,李斯廷老作相同的夢,首先以中共報復台灣在鵲山豎立八二三砲戰勝利紀念碑之舉,提前在夜裡發砲濫射示威開始,導致前往看電影途中的李宏廷被轟炸身亡;緊接著,場景立刻切換到他當船員,接獲李金榮病逝的電報;最後就是許靜蘭過世,前來抱怨不幫她拆信,然後就醒來了。


 


長住隆雅市約兩年半以來,李斯廷偶爾到街上圖書館使用電腦,跟林文章通電郵報平安,也問及信件。「信?哪有什麼信?」林文章回說,除了帳單外,並無其他信函。李斯廷剛落籍隆雅市初,約有半年的時日不斷重覆近來的夢境,唯一的差異,就是添加許靜蘭要求他開信問話的那一幕,感覺這般真切,李斯廷不禁思索,他是否該回金門去了?


 


下機那夜如何抵達奧勒夫牧師家中,李斯廷已不復記憶,當他的身體碰觸柔軟的床後,猶如沒電許久的電池,藉由沉睡來充電。睡夢中,他回到二十多年前李宏廷意外被炸死,他決定留在金門陪伴悲痛到無眼淚的李金榮和許靜蘭,請林文章到學校代為辦理休學手續。


 


九月是花生、高粱收穫的季節,蚵與蟹也日趨肥美,本是許靜蘭曬花生、釀高粱、泡嗆蟹的時刻,此時卻整個人攤在床上,直挺挺地躺著,兩眼睜得老大,目光死瞪著天花板,若非鼻孔尚有氣息吐出,撞見者恐誤以為死不瞑目的殭屍,麻木沒有知覺。李金榮則天未亮就下海剃海蚵,回來後早飯也不吃,立即上山,放任自己空腹在九月秋老虎太陽下採收農作物,皮膚被曬得乾裂刺痛,彷彿不藉由身體的勞動疼痛與強烈的飢餓感,不足以轉移白髮人送黑髮人那份椎心刺骨的創痛。二老各自默哀的方式,教李斯廷無閒悲痛,咬緊牙關扛下所有家務雜事,撿落葉、剝海蚵、洗衣、煮飯,每天用鐵湯匙撬開許靜蘭的牙關,強灌一點湯汁,也強迫李金榮多少加餐飯。


 


不覺入了冬,十二月天的木麻黃枯槁,相思樹葉也掉得無以遮蔽軀幹,接連數個月守護二老,李斯廷自己都差不多要累倒了。北風凜凜冷冽,吹醒了頭腦,捲走了思念,面皮瘦黃黝黑、身形變小傴僂的李金榮不再賣命操勞不休,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眼睛凹成兩個大窟窿的許靜蘭也下床進食,慢慢恢復了體力,打理家務。李斯廷心上的千斤石終於可以落地,但他的心也跟著倦了,再也不肯回學校就讀了......


 


昏沉中聽到敲門聲,他如夢初醒,漆黑的房間由外頭的街燈跟積雪的藍色反光微微照亮,一時不知身在何處,也不知睡了多久。坐在床上發愣了一陣,才想起發生的經過。他身子感覺有點冷,摸索開關點亮房間的燈,從行李掏出毛衣套上,走出房外,客廳傳來低語聲,交織著用餐的湯匙聲,食物的香味飄來,他彷彿自哇哇墜地後從沒進過食,一股偌大的飢餓感猛然襲來。


 


「你醒啦?」坐在餐桌的奧勒夫牧師見李斯廷走來說:「梅姬剛剛上去敲門,說沒回應。」李梅姬看李斯廷未完全清醒之狀,忙對他說:「李斯廷大哥,我是梅姬,也姓李,不介意的話,讓我叫你廷哥吧!」李斯廷未置可否,李梅姬馬上招呼他坐下,身手矯健地進廚房端了一盤熱食到跟前說:「這是我熬的廣東粥,請趁熱吃。」李斯廷乍見眼下這粥熬得不見米粒,想起許靜蘭生前的好廚藝,悲戚之情猛襲上心,碗盤未動靜坐不語。李梅姬問道:「不喜歡吃沒米粒的粥嗎?」李斯廷搖頭解釋說:「只是想起母親而已......」他伸手拿起湯匙,舀一口粥含在嘴裡,細細品味方下嚥,味道如同出自許靜蘭之手,彷彿吃進了母親遺愛入體滋潤。


 


「斯廷,我沒有子女,而我妻子剛過世不久,」奧勒夫牧師似乎猜出李斯廷前來隆雅市的原因說:「你不介意的話,就在我這兒住下吧!至於工作方面,可請梅姬幫忙,她最機靈了。」李梅姬撒嬌嗔說:「奧勒夫牧師再這樣說的話,我就不再來當煮飯婆了!」奧勒夫牧師說:「我可是真心誇獎妳啊!斯廷,她是巾幗英雄,允文允武,當過探險隊船長。」李斯廷不可思議地望著李梅姬。「唉喲!那是我未滿三十歲以前的事了......」李梅姬叉開話題,單刀直入問:「廷哥,你想要什麼工作?」「我?我在此還能幹麼?」李斯廷聳肩說:「我會開船,但只要是體力活都行。」





/ 童言 2016727日攝於金門北山


 


相關文章:《人生的功課》(廿二) 第二部 第四章 求學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