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晴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orng51423/27737767
列印日期:2021/11/30
2015/08/12 13:03:06
一直覺得虧欠了一位朋友一封信,
有時候,
內在的感受,沒有釐清之前,
所有的言語是不清不楚的。

今天一早,沒來由的憤怒,
也許,
內心積壓了許多不知名的情緒,
自己也是無意識的。

很喜歡,單獨的自己一個人,
無庸負擔他人的感受。

也許是自己的歷練不夠,
在與人應對中,仍無法收放自如。

曾經有朋友問我……我是否不願意接受幸福……
哦!不!我就是幸福,
只是,對人類所具有原始的人性,
常讓我苦不堪言。

我無法告訴他人,對於人性,
我非常的敏感,
因這分敏感,讓我吃盡苦頭。

我不能告訴他人……
不要將事情責怪他人,
其實,
我們所遇的都是自己心念的回應。

我不能告訴他人……
只要接受真實的自己,才能得到平靜。

我不能告訴他人……
一切的寧靜,無法外求。

我不能告訴他人……
所遇的挫折,需先安頓好自己的心,
挫折就迎刃而解。

一直無法拿捏好內在與外境適當的分寸。

所遇到的回應是……你所說的都是理論。

然後,我就有如烏龜,趕快將頭縮起來……

我無意與世界為敵,
我知道當我們實際執行時,真的能海闊天空,
但需要我們……實際……去作……。

我也只不過,希望遇到我的人,能快樂每一天。

但這是何其不容易,
我也只能盡力保有內在的安寧。


.................


~ 『我們的一生就是逃離寂寞的全部過程,不是嗎?
在關係中,我們用他人來掩蓋寂寞;我們所做的一切,
對知識的追求、經驗的累積等,都是一種分心,用來逃避空虛寂寞。』

問:我要如何克服寂寞呢?

答:你能克服寂寞嗎?無論你克服了什麼,就必須一再地克服它,不是嗎?
你『了解』的會結束,但是你要『克服』的不會結束。
這種戰鬥過程只會讓你對抗的目標更加強大。

我們以各種形式的活動逃離它,我們是空虛、孤獨的,而且我們害怕,
所以我們試著用一些方法去掩蓋它——冥想、追尋神、社會活動、
收音機、食物或任何你會的方法,我們寧願做別的事
而不去面對它、和它在一起、了解它。

不管我們是藉著神的觀念,或是酗酒,都是同樣的逃避。
人只要從寂寞中逃開,崇拜神和沈溺酒精就沒有很大的差異了。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這種人是在逃避他自己,逃避自己的空虛,
他的逃避是在尋求神,和酒鬼是相同的。
很重要的一點是,不要克服寂寞,而要去了解它,
但如果我們不能面對它、正視它,繼續地逃跑的話,就無法了解它。

而我們的一生就是逃離寂寞的全部過程,不是嗎?
在關係中,我們用他人來掩蓋寂寞;我們所做的一切,
對知識的追求、經驗的累積等,都是一種分心,用來逃避空虛寂寞。

所以,這些分心和逃避,顯然要停止了,
如果我們要了解某事,就要集中注意力。
而如果我們害怕,想藉其他的事分心以逃避,
我們如何能全神貫注在寂寞上面呢?

所以,當我們真正想了解寂寞,當我們全神貫注時,
我們會發現,我們開始深入了解內心最基本導致恐懼寂寞的原因
所有逃避就會結束,不是嗎?

如果不了解寂寞,任何形式的活動都只是分心、逃避的過程,
只會造成更多的衝突、悲哀,看清事實是很重要的,
因為只有如此,才能面對寂寞。

寂寞和單獨之間是有差別的,你愈意識到自己,就愈孤單孤立,
所以你越需要其他的人事物來慰藉你的寂寞,
只有當寂寞結束時,才有單獨。

單獨是一種狀態:當外在的影響和內在記憶的影響都已經完全地停止時,
或只有當心靈處於這種寂靜狀態時,它才能了解超越寂寞進入單獨。
但是要達到這種境界,我們必須先停止逃避寂寞,
自我了解是停止孤單寂寞的起步。

克里希那穆提
選自《愛與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