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光鳥Hermanの夜未眠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erman0352chang/5647078
列印日期:2020/12/03
朋友親人的一場車禍
2011/09/17 00:16:31

朋友親人的一場車禍

一位住新竹好朋友的親人車禍往生了,小孩子高中剛畢業考上大學,家人剛幫他買了一部新機車,一個月不到,就在住家附近,一個熟得不能再熟的地方,遇上一場要命的車禍,就這樣奪走一條年輕寶貴的生命。

好朋友形容這個感覺很痛很痛!因為親姪子住在同一個社區,從小看他長大;孩子的爺爺90幾歲了,卻直到孩子出殯了,仍舊還不敢告訴他,善意地謊稱孫子到南部註冊唸書去了,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但苦了知情的奶奶,又要幫忙掩飾,又不時難過得無以自持。

我記得認識的一個學務長,他有次敘說孩子上了大學,跟他要一台摩拖車時,他的掙扎與猶豫;孩子的理由簡單,因為同學都在騎,就算沒買,他還是會坐同學的車子;最後,學務長屈服了,只殷殷地提醒他騎車要慢點,不要讓爸媽擔心;很為難吧!以後也許我也會遇到這個畫面。

其實,我在澳洲旅遊,或者是機車的出口大國日本,道路上的機車其實是不多見的,不像台灣把機車當成一個重要的交通工具,滿街的機車橫衝直撞;偏偏台灣人對交通法令不太遵守,這點汽機車都一樣,我開車在路上,經常見到汽車與機車爭道、機車有空就鑽;不過機車是肉包鐵,一出車禍非死即傷。

逝者已矣,痛苦的是留下來的人!孩子的爸媽,這段期間根本沒辦法去處理這麼多繁瑣的事情,一切只能委託弟弟,也就是好友去幫忙處理。

喪葬的種種已經夠繁瑣了,其後和解理賠的事情才更惱人。好朋友找上我與另一位好友協助,其實大家都沒有處理過這樣的事情,還好知識就是力量,我們三個碩士就利用研究所就事討論、分析的專長,將事情逐一分析,並且釐清事實,尋找一切可能的支援,找出自己的有利點。

因為朋友的親姪子已經往生,死人是不會說話的,所以對方要將全盤責任歸究於孩子機車超速釀禍;但是我們從現場勘驗,以及對交通法規的瞭解,對方明顯卸責。

我們從網路上無窮無盡的資料,立刻截取一些對我們有幫助且能夠進入狀況的法令,譬如在刑事部份方面,車禍是犯罪行為的認定,車禍犯罪是否為告訴乃論、如何取得事故現場圖及現場照片、被害人或其家屬如何提出告訴、和解對於刑事責任有何影響、和解就可以了結刑事程序嗎?如何申請鑑定車禍責任之歸屬、地方法院如何審理車禍案件等。至於在民事部份,瞭解到車禍是否屬於侵權、因車禍死亡之被害人家屬可以主張哪些權利、殯葬費之賠償應如何估算?誰可以請求扶養費用之賠償,其金額應如何計算?何謂汽機車強制險?保險給付應否列為賠償金額、被害人或其家屬能否先行申請強制責任險之理賠、能否申請鄉鎮市調解委員會調解車禍賠償、車禍能否和解應注意那些事項、能否於刑事程序一併請求民事賠償、甚至如何防止肇事者脫產都有涉獵,也閱讀了法院一些過去的判例。當然有些部份不明瞭的還是請教了律師。

難怪我們在找尋資料的過程中,發現網路上有好多幫人解決車禍問題的網站,甚麼「服務九成,報酬一成。」車禍處理尤其是和解理賠談判部份,有太多眉角是一般人不太知道的,其實說穿了誰想知道,誰想碰上這種事情,所以有人會慌亂了手腳,只得病急亂投醫。

雙方已經談過一次和解了,其實汽車強制責任險對於死亡最高理賠160萬,要再看車主是否有加保其他險種,但看情形是不多,尤其對方只想就保險部份理賠,其他不想多付出,陪著來的保險公司代表還要看肇事責任歸屬,雙方認知差距過大,似乎還有得談;過程中,我覺得對方也是有備而來,這真是一場鬥智的過程,但想想有幾個喪家在親人離去後,還能夠應付得了這接下來的一連串煎熬。

只是辛苦了好友這段期間的奔波,作為朋友的我們也只能盡力協助;不過這過程到現在也讓我學到很多很多,我也覺得台灣的法律似乎太寬鬆,且執法不嚴,所以車輛橫衝直撞,如果那輛行駛在支道的車子到了路口能夠遵守法規煞停,並且確認主幹道是否有來車再行進,這場事禍是否會發生呢?

強制責任險理賠保險金也是經過一些車禍受難者家屬多年的奔走才立法通過,這也起碼給了車禍受難家屬一點慰助,避免造成家屬二次傷害;但想想有多少人除了驗車必要的強制責任險外,還會多花錢加保其他險種,讓車禍發生時給對方多一些幫助呢!如果又碰上一些不守法、開車又橫衝直撞的惡劣駕駛,撞死人也頂多以過失或業務過失致人於死判刑,刑責其實不算重;如果能夠在起訴前達成民事和解,又沒有前科,通常法官也會給予緩刑。想想一條人命,他有它的未來,如果車禍真是屬於意外,也是天意,但我們看看肇事真都是意外嗎?起碼朋友親人遇上的這場車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