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淑文(桂花樹)網誌 一位熱愛生命的心靈作家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h28712623/5354852
列印日期:2017/12/11
掀開死亡的面紗,與骷顱對話
2011/06/23 08:30:31

掀開死亡的面紗,與骷顱對話  

                                                                                     / 黃淑文

                             

長久以來,大部份的人都忌諱談死,也不敢掀開死亡的薄紗,看清死亡的面貌。死亡,總像冰冷的箝子,緊緊揪住我們的胸膛,讓人閉眼不敢直視。 

紀伯倫的詩,開啟我們面對死亡的眼: 

你們想知道死亡的秘密,

若非在生命的心中尋覓,又怎能找到它?

-

貓頭鷹的夜眼在白晝是盲的,牠不能揭露光的神祕。

-

如果你們想看到死神的心靈,-

就把你們的心門,向著生命的身體打開吧。

因為生與死,好比江和海是一體。

可不是嗎?當我們把「死」當作禁忌加以隔離,連帶的,「生」的部份也會失去某種光輝。魏海敏在2009年主演《歐蘭朵》,一開場扮演年少的歐蘭朵,獨自把玩著骷顱頭,赤裸裸的,便直接把死亡攤開在大家的眼前。 

「死亡並不可怕。瞧!就算你死了,人不在,頭顱還在啊。」魏海敏正視死亡,顯得很灑脫。她哈哈大笑說:「唯有你學會面對死亡,才知道如何好好活著。  

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骷顱頭也代表生老病死,人生本來就有起有落。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有死,才有生。有生,便有死。你死了,還會重生。生命,就這樣生生不息。」 換句話說,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著的時候,有沒有努力綻放自己的色彩和光亮。  

魏海敏認為,生命是一段孤獨的旅程,沒有人能代替你的成長,只能自己不斷的經歷。

-

「這就好比每個人都有一張屬於自己的生命藍圖。有一種說法是,在我們出生之前,靈魂為了自身成長,早已和自己的指導靈或靈魂家族,擬定好各種成長的課題和計畫。因此,這一生,不管遇到任何的痛苦或難關,都是有意義的。為的就是通過考驗,讓自己有所成長。你的軀殼,時間一到必然會經歷死亡,但你(永生)的靈魂,會因為你這一生,不斷的成長突破,而得到進化。」 

「骷顱,也象徵生命的痛苦。所有的痛苦,其實都是生命的禮物。」魏海敏以《生命的禮讚》,瑩瑋博物館近期展出的翡翠創作,進一步闡述心中的想法。 

生命的精采和考驗,端看自己能否從負面翻轉 

如同藝術家胡榮,以一顆重達兩百公斤的翡翠原石雕琢而成的藝術品,蘭花的根鬚緊緊抓住骷顱頭,以骷顱頭做為成長的沃土,長出美麗的身姿。魏海敏認為生命的盎然和死亡的孤寂,是一體的兩面。生命的痛苦,往往是日後成長的養分。因此,我們看待事物的眼光,不能「眼見為憑」,骷顱頭也不見得只能往負向思考。生命的精采和考驗,端看自己能否從負面翻轉,「通過痛苦的焠鍊,開出美麗的花朵。」 

更真切的說,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如果你不肯從痛苦中療癒自己,日後必然充滿坎坷與挫折」。魏海敏從骷顱的意象,拋出幾個問號:「想想:如果你即將面臨死亡,剩餘的時間,你究竟想做哪些事情?」或者「我們究竟要如何看待死亡這件事,才能把死亡提升到更高的位階去?」 

張開心靈的眼,活出一生的燦爛。 

她說,經過胡榮的提煉,翡翠不再只是昂貴的觀賞或收藏品,而變成對生命的禮讚,對美感的創造,以及對藝術的提升。就如同她的戲劇表演,已經不是為了物質上的溫飽,而是為了一種理想。唯有人們願意面對骷顱,面對生命的痛苦與死亡,看透表象的虛無,深入了解生命內在的價值時,活著才真正有意思。 

同樣也從傳統跨越現代創新,不斷開展生命格局的魏海敏,特別能了解榮以骷顱做為創作表現題材,背後所蘊含的創意與突破。她說,創新的根基,在於傳統的紮根,就像翡翠埋在地底下,需要長時間的焠鍊和累積,最後才能出土、蛻變,化為內在的養分,長出自己獨特的身姿。 

但願,人們都能張開心靈的眼,努力往內探尋。那麼,象徵死亡的骷顱,也能和生命的根鬚緊緊相繫,長出芬芳的蘭花,活出一生的燦爛。

                                                                                                  -

                                                                   圖/  瑩瑋博物館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