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集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3599694
列印日期:2022/05/29
吃貨們的夏天之一
2018/07/25 22:41:41

  據說全世界最會吃的莫過於華人,對這我是一點疑慮都沒有,至少我家是從小就培養。不說別的,前兩天,我阿姨來電,說養的雞鴨鵝都大了,應該要宰來吃了,問我什麼時候有空,要我載我娘回去一起吃。




  我掛了電話,馬上賴給我表妹,這貨已經連絡好表弟妹,要她做川味麻辣雞,表弟要做筒仔雞和酸菜鴨+鵝,連酸菜都從缸裡拿出來洗好備用了。我想那天肯定要做下水麵線,所以匆匆的去訂了手工麵線兩箱,先寄去阿姨家。其他表弟妹們也沒閒著,一個一個想好要吃的,光是菜單就列了三大張紙。那天肯定又是人馬雜沓,美食多到桌子都不夠放。




  看倌別以為這是我的年中大會考,我先聲明,在夏天,我是不進廚房的。一是我怕熱,二是心臟受不了。我娘要吃什麼?一律外送,或是我去買回家吃。我可不想弄個什麼菜,自己又中暑,難過上好幾天。



  想起小時候,暑假我們一定回外婆家去。我們是指我和我娘的三個乾兒子。他們會先到我家住,在一週內把所有的暑假作業全都做完。我們可是從早到晚寫個天昏地暗,手都快寫斷了。剩下的勞作,畫圖,書法,打包去外婆家做。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是瘋狂的玩和四處張羅好吃的了,當然最後一週要趕完所有的美術,勞作和書法作業,連日記都能連掰個幾十天份,其慘狀不亞於櫻桃小丸子,還好我們人多,日記都是抄來抄去。




  其實我們去外婆家,也是要幫忙的,只是我們這些都巿小屁孩,下田是浪費莊稼,所以都是做點簡單的事,像是去河邊撿鴨蛋鵝蛋,送點心到田裡給外婆和舅舅還有舅媽吃,煮豬飼料餵豬還有遛狗等,這些事,對我們來說就像在玩。



  因為外婆很少給我們什麼吃的,所有的吃食都要表姊以及表弟妹們自行張羅,所以我們撿鴨蛋時,早已經想好要怎麼吃了。一群小鬼集思廣益,什麼炒鴨鵝蛋,蛋餅,甚至是烤得黑七抹烏的怪蛋都能入口,真的吃不下給豬吃。附近有人養魚,時不時去偷釣個幾條,在田梗邊升火,烤了灑鹽,大家就可以吃開了。



  烤蕃薯我們已經玩到另一個檔次,蕃薯裡包芋頭,放到油鍋裡去炸,而且表弟妹還想出了用糯米蒸熟做成麻糬,包著蕃薯泥和芋泥,炸得微酥再沾花生粉。反正大人不在,就是我們的天下,各種吃食,只要想得出來的,大家就動手去試,失敗了就餵豬。有時趁著大人不在,偷偷的去抓了隻雞來做土窰雞。因為我們全都沒有人會殺雞,竟然直接把雞用泥漿包了,丟到火裡燒,結果可想而知,又黑又腥又可怕的東西出爐,肉還夾生。後來,表弟妹們怕被外婆罵,推我出去當炮灰。(這群沒良心的混蛋竟然出賣我)




  還好我娘的乾兒子拿出零用錢給外婆,算是我們買雞的錢,才算平熄了大人的憤怒。後來大概是舅媽可憐我們這群吃貨,親自殺了一隻雞讓我們去弄土窰雞,又教我們怎麼做,總算搞出一隻像樣的土窯雞來,樂死我們這群人了。



  外婆家的暑假為什麼這麼迷人,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做醮。全村人在一週前要吃素,大人們全都停下手中的農活,準備拜拜的祭品。像炸蝦片,炸蔬菜盒,炸蝦丸,還有平時難得一見的糕點,把整個道路都排滿了,到了廟口,還有豬公比賽。幾百斤的豬公有好幾隻供在廟前,那些豬公的肉,會分給參加的民眾,或煮或滷或熬湯。我們等的就是這一刻,不但有好吃的,還可以無限量喝汽水,當然也有好幾台的布袋戲還有歌仔戲可以看,對我們而言,無異是最歡樂的時刻。




  因為我的幾位阿姨都是總舖師,外婆家擺流水席的菜色每次都是全村之冠,人們都自動來吃,我們也跟著受惠,反正我們上不了桌,阿姨乾脆給我們一桌,讓我們自己去吃去玩。晚上和表弟他們去顧田的時候,我們十幾個小鬼,都會擠在放農具的小屋裡,把蚊帳拉開,在裡面開宴會,大家把自己拜拜拿到的零食拿出來,我表弟竟然把拜拜的閹雞整盤端來了,真是敗給他了。



  源於此,到了我們成年後,表姊弟妹們各自成家,吃貨本質不改,只要阿姨說要殺雞宰鵝,我們會自動集結,看來今年又會很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