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集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1357784
列印日期:2022/05/21
紅塵劫-神劫第二部(四)花魂
2020/02/01 21:42:15


       心魔玉笑天的出現,到底是朱宸的助力還是另有圖謀?


  梨花院廂房內,步逍遙把酒盞往醉荷前一遞,醉荷笑著把酒斟滿,步逍遙喝了一大口酒,道:「玉笑天是魔界的傳說之一。你被他點名了。老子我剛好欠了他點人情,你又想要找到一個能力足以指導你的魔,我相信玉笑天會是個好對象。」



  步逍遙不見有什麼動作,狂風捲動,門外火雲一瞬,如月的刀光併出萬點星芒,煙塵散盡,額刺火雲的英偉武者彎刀閃電砍在步逍遙的葬心劍身上。



  步逍遙笑呵呵的回頭對朱宸說道:「鄭重向你介紹,這是玉笑天座前兩大護法之一的火雲使者東方狂雲。」



  朱宸紫虛在旁看得真切,那一刀一劍的攻防,如風如電,步逍遙和東方狂雲功力上不分軒輊,但步逍遙稍勝一籌。



  「跟我來。」東方狂雲收刀轉頭就走。



  朱宸紫虛跨出步伐,步逍遙動也不動的又喝了一杯酒,在他身後笑道:「好自為之。八魔之外,見過玉笑天的人幾乎沒人能活著出來,我希望你是那個例外。」



  朱宸手一擺,大步跟上東方狂雲。



  東方狂雲不像步逍遙,他渾身散發著銳利的刀氣,絕對是朱宸到魔界來難得一見的高手。他們在房舍間穿梭,很快到了另一座院落。



  芭蕉、湖石、假山構成的迷宮,走在其中,明知在兜圈子,偏偏又走不出去。朱宸紫虛一進梨花院時,就有這種感覺。現在跟著再走,他很快的知道自己在魔界裡。這裡已不是凡界,梨花院只是入口,一入梨花院,就不再是人間。



  東方狂雲推開門,道:「教主,朱宸紫虛到了。」



  「狂雲,今天又輸給步逍遙一招,你知道你敗在那裡?」房內傳來平穩的男聲。



  「不知。」



  「你無心,步逍遙還有心,等他葬心之後。你連一招的機會都沒有了。」



  「狂雲受教。」



  朱宸紫虛聽完後,尋思:原來步逍遙這麼利害。不知在魔界步逍遙排名第幾?



  「第三。」房中的人回答了他心裡的問題。



  朱宸眉頭一皺,「你怎麼知道我心裡所想?」



  房中的人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喚了聲:「狂雲。」



  說時遲那時快,水月刀鋒橫掃而來,朱宸紫虛身形猝變,東方狂雲早己料到朱宸下一步的方位,比他更快的健腕一翻,轉鋒往他頸部動脈揮去,朱宸失了先機,想也不想魔閻祭出,變為短刃,格住東方狂雲的快刀。



  東形狂雲即時收勢,把水月刀擲向房內,道:「主人。」



  朱宸收起魔閻,覺得頸部發癢,手一摸,才發覺被東方狂雲劃出一道口子,正在流血。



  「讓他進來。」



  到此時,朱宸才真正對房內的人產生了戒慎之心。他跨進房中,什麼都沒有看到,只有一張酸枝的几子上,放了一方拳頭大小漆黑的物事,上面交織著無數的咒文。



  「你不必費神找我,我就在這鎮魔鎖裡。」



  「憑你的功力,要脫出這個鎮魔鎖並不困難。玉笑天!」朱宸冷冷的瞅著眼前的鎮魔鎖。



  「你不必擔心我,先煩惱你自己的處境吧!你我雖不是出自同源,像你這樣的純魔,三界十方找不到第二個,天外魔帝的血裔果然不同凡響。無數無量劫前,魔帝曾經降臨此間,因而混沌開始,天地再造。你的血液裡也有這種因子,所以你一入魔界就毀滅了不少魔族,惹怒了魔界半數山頭的魔頭魔君。」



  朱宸紫虛道:「你是想來教訓我?」



  「這些都不關我的事,單純分析現況讓你明白。」玉笑天道:「我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朱宸紫虛看了旁邊有如雕像的東方狂雲道:「我又不是你的手下,為什麼要替你去辦事?」



  「因為一個女人。」玉笑天道:「看在魔帝的份上,我破例先回答你兩個問題。魔界中,除魔界之王外最強的八魔,步逍遙名列第三,我在他之上,另一個是玉面天魔南宮遠,他是八魔之首。再下來是雨魔冷孤鴻、血魔郁成海、雙生魔兄弟鬼谷無相、無聲以及千面魔女蕭羽仙。」



  「第二個問題,你想要超越的人並不是凡人,而是仙界的南華神君慕玄,他乃是神寶天尊的得意弟子,道行比你高深不知多少倍。依你目前的修為,遇上他還是要敗下陣來,除非你能打敗血魔以上的高手,或許勉強能與他匹敵。」



  朱宸紫虛一臉我就知道的模樣,道:「你想我做砲灰,替你去掃除你以下的魔類。」



  王笑天道:「這些人不必你動手,我也能讓他們自相殘殺。我要你做的事只有一件,去魔界深處的噬魂谷內拔一朵花。」



  「一朵花?!」朱宸不敢相信,竟只是摘朵花兒這麼簡單的事。



  「這朵花原是天界的名門公主,她反出家族,自恨天崖上跳下來,那朵花就是她前世的記憶凝成的靈魂之花。你拔花時若是傷了些許,這人就會因你而死。朱宸紫虛,這是我給你的考驗。狂雲帶他到噬魂谷,待他完成任務帶他回來,若是他完成不了這個任務,你知道該怎麼做?」



  鎮魔鎖中的聲音戞然而止。



  東方狂雲拿回水月刀轉身往外就走,朱宸道:「你很喜歡別人跟在你的屁股後面是嗎?」



  「等你打敗我,也可以讓我跟在你的屁股後面。」東方狂雲毫不減速的走了。



  朱宸紫虛嘴角微仰,道:「記得你的話。」





★★★★★★★★★★★★★★★★★★★★


  噬魂谷內陰風陣陣,佈滿了無數的鬼魂,生人入內,剎那間被萬鬼啃蝕得連骨頭都不賸。



  東方狂雲到了谷外,道:「那朵花就在裡面。」



  「你不進去?」朱宸紫虛道:「你不怕我開溜嗎?」



  東方狂雲沉靜無波的臉上,露出一絲訕笑的神情,道:「噬魂谷只有一個出口。」



  「我若採不了花,你會在這裡了結我。」朱宸紫虛傲然的說道:「我可以告訴你,想殺我的人現在都死了。」



  「這種話等你出得了谷再說。」



  朱宸運出魔閻往前走去,萬鬼見了生人想要接近,一見朱宸全都退避開來,似乎很畏懼他似的。噬魂谷中時時傳來哀淒的啜泣聲,又或是低語的聲音,朱宸根本不去理會,只管往谷內的深處去。越深入聲音越明顯,越深入眼前出現的幻影越多。瘴癘無數的深谷內,伸手不見五指,濁惡的空氣讓人幾乎無法呼吸。朱宸堅定自己的心志,完全不被外魔所侵,他如入無人之境,在噬魂谷漫步找尋玉笑天說的花。



  這裡別說是花,連草都沒有一根。有的全是層層疊疊的骷髏和腐敗的動物屍體,充斥著死亡之氣,而幻象也更真實。比如他現在眼前所見是魔國的奇幻宮,母后姤嫮女王和攝生在大殿上議事。攝生似乎長大了不少,火紅的髮色也漸轉成酒紅的血色。母后仍如往昔般不見老態,始終撐直腰桿維持著魔國的運作。



  幻境再轉到摩伽國,太白山上花開花落,在飛花如雪的初春,美麗的少女牽著白鹿在山路上哼著小調,採著藥草,伸手向遠方的熟人打招呼。朱宸忍不住露出微笑,道:妳永遠是這麼美。



  畫面忽轉,牆上怵目驚心的血痕,朱宸永遠忘不了,是他親手殺了最愛的紫英。他最不能原諒自己的就是這件事,他嫉妒得昏了頭,那一掌他用了五成力,把紫英抛撞在牆上。淚水自虎目中滾落,不管多少年過去,他都不能原諒自己。



  朱宸驚覺自己已被幻境主導了心志,魔閻揮出,把濃厚的瘴氣掃散,劍氣四射的當頭,前面赫然一朵仙姿玉立的紫色花朵,朱宸想起玉笑天的話,急急把力量收攝起來。


  


  劍氣到花前就止息了。朱宸紫虛緩緩靠近過來,不過是一朵花,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真的只是一朵花。



  「拔起來不能有任何傷損?」朱宸的手觸及花身之際,全身巨震。



  腦海中現出的是紫英和慕玄百日論道,琴笛合奏的情景。紫英回鳳儀宮,用仙法修好雨墨硯後,到雷部找司雷星君,用自己的雙眼,換了一把琴送給慕玄。



  「不!明明是我先遇到紫英的。她是我的女人。」朱宸失控的喊叫:「贈琴,贈情?!我絕不允許。」



  朱宸手扼著花托,好像掐在紫英的咽喉,悲叫道:「妳和他兩情相悅,那我呢?我絕不接受這樣的結局,除我以外,妳不能再有別的男人。如果妳定要選擇慕玄,我寧可讓妳死。」



  力透指尖,即將掐斷花托,朱宸硬生生的停住,道:「我在做什麼?」混亂的靈台瞬時清明。



  朱宸紫虛想起玉笑天的話,每一句都含著深意,他在圖謀什麼?魔界排名第二,把自己封印在鎮魔鎖裡,連步逍遙都對他十分忌憚。這朵花有著紫英的前世記憶,方才玉笑天曾說這朵花是天界名門公主,自恨天崖跳下來,凝成的靈魂之花。



  朱宸紫虛抬頭往天空看去,噬魂谷的上空直入雲霄之內。朱宸提氣順著滑不留手的崖壁直往上飛,幾個起落之後,被一股無影的氣阻擋在外,他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這是天界的結界。他祭出魔閻,以血祭劍,劍身現出濃厚的魔氣,力透劍尖往上一刺,他順利進入結界中,充斥全身的聖氣,讓他十分不舒服。



  他不斷的往上疾飛,朱宸身受聖氣的壓迫,和自身的魔氣衝撞,好幾次他差點墜落,又勉力撐持住。不知過了多久,登上崖頂。朱宸早就手腳發軟,全身乏力了。



  「這是那裡?」朱宸極目四望,也看不見盡頭。



  力窮的他端身靜坐,修補魔源,漸漸進入無我之境。



  「你是誰?」一把好聽的女聲在耳中響起。



  朱宸不答,那女聲又道:「你不是心魔。這個地方唯有他能到達,你是誰?」



  朱宸保持靈台的清靜,閉口不答。



  「唉!他捉錯用神。」那女聲道:「找到姝兒,我們才有相見的一日。」



  朱宸仍不答話,全力與這個幻象抵抗。女聲十分的好聽,清聖的氣息不斷的襲來,與他身上的魔氣起了他從沒遇過的作用。朱宸知道他只要一答腔,今生無法離開這裡,甚至永遠被禁固的在這個地方。他忍住自己的好奇,不去回答,連思考也不能有,他只要去思維,那女子就會聽到,等同回答了她的問題,他讓問題自耳邊過,心中維持著不動如山的意念。



  「你回去吧!」女聲顯得十分的失望,道:「你是他以外第一個上到這裡的魔類。你想要的那個女孩她……唉!你好自為之吧!」



  聽到紫英,朱宸差點要動搖了,強忍著滿腔的疑惑,等女聲漸遠,靈台又恢復成一片冷寂。


  


  朱宸紫虛再度睜開眼,環視四週,仍是一片迷濛,伸手不見五指。他細聽身邊的動靜,再也聽不到什麼女聲或是其他的音響。站起身來,他舒展了一下,清聖之氣早己無影無蹤,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剛才境中所現的聲音,道:「心魔?指的是玉笑天嗎?」



  朱宸不再耽擱,馬上縱身往崖下跳,他驚覺自己的記憶正在快速的失去,反手一劍插入崖壁內,止住下墜的速度,借力躍上劍身,道:「這地方有古怪。」



  魔閻發出異常的光彩和嘯聲。朱宸與魔閻幾乎是一體同生,魔閻是魔國的鎮國之寶,也是歷代魔君的寶器,傳自天外魔帝。朱宸一握住魔閻,魔閻湧出了他剛才失去的記憶和魔力,朱宸重新把這些吸收回去。



  「這裡到底是何處?竟有這麼怪異的力量,會消蝕在這裡下去的人的功力以及記憶,難道是玉笑天提過的恨天崖?」朱宸越來越奇怪了,魔界深處的噬魂谷和天界的恨天崖相通,那名女子又是誰,重重的迷團使朱宸更加想再見玉笑天。



  「那朵花應該是所有迷團的答案吧?!」



  朱宸稍微研究了一下要如何下去?最後他血祭魔閻,念動咒語,全身封在魔閻之中,與魔閻合為一體,迅速的飛騰下界去。





☆☆☆☆☆☆☆☆☆☆☆☆☆☆☆☆☆☆


  九皇子離殊離開了沐塵院,見天候還早,便對車伕道:「去教坊。」



  三皇子府的車伕怔了一怔,尋思:才從沐塵院出來,又要去教坊,這九皇子真把自己練成了鐵杵了。連忙應道:「九皇爺,這就送您過去。」



  魂寄離殊的慕玄,聽到玲瓏提到紫英,恨不得馬上去見她,所以一離開沐塵院,索性去教坊拜訪紫英。



  車伕熟門熟路的在煙花巷中轉悠,沒過兩刻,停下馬車,唱道:「九皇爺到!」



  慕玄揭簾而出,不由得愣住,指著前面的紅樓道:「這是教坊?」



  「九皇爺,這是迎春坊。」車伕陪笑道。



  「神彈在這裡?」慕玄怎麼看都像是普通的勾欄院。



  車伕這才發現自己走錯了地方,忙解釋說道:「九皇爺,神彈在宮廷的教坊內。這是您和三皇爺常來的迎春坊。」



  迎春坊的鴇母一見離殊,雖然害怕,仍馬上小跑步過來道:「唷!九皇爺您多久沒上咱們這裡了,快請進來喝兩杯酒。」



  「不打擾了。」慕玄對車伕道:「我身體不太舒服,先送我回九皇子府。」放下車簾,縮回馬車內,催促著車伕快點離開。



  車伕把才放下的梯子收起,趕著車把九皇爺送回王府。



  慕玄才跨進王府,管家文三嚇了一跳,九皇子一出門,不到半夜或是清晨是不會回來的,趕來說道:「王爺,娘娘還沒回來。」



  「菀芝會去那裡?你可有去尋訪?」



  「娘娘應該在三皇子府和三皇子妃敘話。」太虛道長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



  慕玄轉頭道:「太虛道長。」



  「九皇爺,能請您來別院坐坐嗎?」太虛十分恭敬的對慕玄說道。



  「文管家,若是菀芝回來,就說我在別院和太虛道長參道,讓她不必等我了。」



  文三管家心道:這九皇爺越來越不像皇爺了。參道?八成又要煉什麼還春丹吧?!



  慕玄和太虛到了別院,太虛把門徒遣開,關上門便跪在地上,連連叩首說:「弟子太虛拜見仙君!」



  「道長,你這是做什麼?」慕玄道。



  「太虛有幸得遇仙君。求仙君慈悲,渡太虛登仙。」太虛道長拼命的磕頭。



  慕玄也知道自己是那裡露出破綻,想了想便對太虛說:「求道成仙除了誠心外,還要積善。你平時多行不義,騙人錢財,這些都阻礙了你修行的道路,你若能從現在起痛改前非,為眾生謀福,行善積德,來日通曉天機,或許有飛昇的機緣。」



  太虛痛哭失聲,「以往不知真有因果,做下許多錯事,如今還有機會補救嗎?」



  「只要心誠意堅,絕對可以。太虛道長請起來吧!」



  太虛擦去眼淚,道:「請問仙君來自何處仙山?」



  「我乃是太清境南華神君。」



  太虛在口中複誦了兩次,「太清境……,啊!您是神寶天君的徒兒。」



  太虛心裡對慕玄已經產生強大的信心,便說:「我本領著眾徒專為皇室貴族煉丹,對眾生沒有什麼幫助。等一下,我就去遣退徒兒們,讓他們回家去各安本業。從此後,我便追隨神君修道可好?」



  慕玄道:「修道在個人,你不必時時跟著我。況且我也有我下凡來的目的,不便讓人跟隨。」



  「不知神君為什麼下凡?太虛願為神君分憂。」



  慕玄想起今天在沐塵院以及迎春坊的事,想想也不便用九皇子的家人,以免他們起疑,惹來莫名麻煩。



  「我在找一個人。她是宮廷教坊的樂師,有神彈的美譽。」



  太虛道長馬上回道:「是神彈紫英大家。她是羅占國最有名的樂師,最近鬥琴大會快要開始了,各國的樂師一定會到京城雲集。這是羅占國一年一度的盛事,連皇帝都會親臨的。」



  「紫英!」聽到這個名字,慕玄的心狂跳著,幾乎要蹦出嘴來。「鬥琴?要怎麼鬥?」



  「首先要先到教坊去登記報名。然後抽籤決定先後順序,先是樂師間的比試,前五名者,才有資格向神彈挑戰。可惜舉辦至今,沒有人能跟得上她的琴。目前最接近神彈的也是羅占國的樂師叫呂徵,他每年都向神彈挑戰全都敗下陣來,今年他捲土重來,不知是不是有機會奪得神彈的美譽?」太虛想起往年鬥琴大會的盛況,不禁緬懷的說。


上一回曲有誤: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1357756 




  下回回目:鬥琴



  紅塵劫—神劫各回連結懶人包:http://blog.udn.com/gausapphire/1106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