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正雄的在地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ganghu999/130668402
列印日期:2019/11/15
追殺韓國瑜,張天欽翻版
2019/11/08 10:12:49

經文:〈是故空中……〉無無明,亦無無明盡。〈35 


這幾天,家裏出了點事情得處理,《心經》的「無明」這一節,只寫了兩篇,這當然不夠。特別是「無明」的四相,生、住、異、滅,不斷繞來繞去,能把人搞得七葷八素。說實在的,即便看不懂也很正常,我是過來人。別的不講,光是「無明」這兩字,就讓我鬼打牆好多年,實在太抽象了。


那怎樣才能把「無明」講透徹,講得接地氣呢?經上說,無明即不覺,不覺就是迷。這話固然簡潔,可還是能讓人聽得霧煞煞。怎麼辦?


此所以,佛陀在《首楞嚴經》中告訴阿難,「諸有智者,須以譬喻,而得開悟」。換句話講,對付抽象,就得用具象,得打比方、舉旁證說明。懂得這一點,就了解釋迦牟尼佛何以擅長講故事、說寓言了。老人家實在不得已啊,光是門下1250位常隨眾,各個都是滿腹經綸的聰明人,光講理論可過不了關。


我們知道,戰國後孔子時期出了「性善、性惡」兩派學說,其中還有告子主張的「性無善無不善」,筆仗打得不可開交。關鍵在於善、惡是對立的觀念,有善就有惡。而「無善無不善」則仰賴日後的隨波逐流,依然屬於對立,都不究竟。聰明人會反問,人之初的善、惡、無善無不善,如何產生的?


關於這一點,佛陀直接挑明了,善惡都是無明,都會生、住、異、滅。舉個例子吧,孔子剛當官,做了魯國中都的縣太爺,效法周公,規定轄下的百姓「男女有塗」,男生走一邊,女生走另一邊。當時認為這是善的,可如今誰要敢這麼做,會被拖出來打死不是?性別歧視嘛。足見任何政治觀念,都會隨時而異。


你以為共產主義很邪惡嗎?可馬克斯當年不但被歐美學界奉為偶像,甚且迄今百年不衰。你以為毛澤東是殺人魔王?偏偏綠營一票「陳菊們」崇拜的切‧格瓦拉,就以毛澤東為師。善、惡怎麼分?


這好比白白一張紙,你說染上綠的才好看,也有主張要藍色的才行。問題在於,不論塗上哪種色料,白紙都不是原來的白紙了,更何況藍綠相混,紅黃都來插一腳。孰善孰惡,孰無善無不善?


凡此,即佛陀謂之的「無明」,只要你念頭莫名其妙的一動,原來的清淨心就塗上一點點色彩了;也就是本來光明的內心,忽然生起一點非常微細的灰雲,稱之為「無明業相」,原本有的光就轉向暗了。


此即《大乘起信論》講的「無明為因生三細,境界為緣生六粗」,你一動念,心不再清淨,從此煩惱加身,善者自己傷心,惡者害人又害己,苦不堪言。


所謂「三細」,乃指藏在內心的無明業相、能見相和境界相;「六粗」則是碰到什麼事情就開始分別、醞釀和發作的智相、相續相、執取相、計名字相、業起相,以及業繫苦相。


前面三細相,用現代觀念講,深深藏在潛意識內;後面六粗相,大腦開始發揮功能,感受見聞覺知到。但遲了,凡所動念已無不是業、無不是罪。眾生受苦,皆肇因於斯。


單以這幾天追殺韓國瑜2011年買豪宅的事件為例吧,你說洩露個資給《壹周刊》的綠朝,跟韓國瑜有仇嗎?打韓不遺餘力的王定宇、管碧玲、林俊憲跟他有殺父之恨?都沒有,誰讓韓市長聲勢大起,搞到蔡英文選情如墜懸崖呢?這種只要一聽到韓國瑜名字,就恨不得捅他好幾刀的情況,即為第七相的「計名字相」。


再往前推,不就是20189月張天欽打侯友宜事件的翻版?


看看張天欽當初如何在促轉會內部會議上怎麼說的吧,罵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說他文化大學租房爭議,「這個不打很可惜」。其中,最讓人驚心動魄的是自命升格為東廠的這句話。


「張天欽:電台發了新聞稿之後,XX就來了,XX寫了以後,YY八點多晚上就打電話來,過了20分鐘再打一次確認,隔天就頭版了!」


看一看,兩者對照,韓國瑜如今遇見的抹黑,不都是照著張天欽的「東廠教戰守則」在進行?然則蔡英文能故作不知?小心,舉頭三尺有神明,當心老天遲早會收掉你,地獄判官一本帳算分明,此之謂「業繫苦相」。


屆時這幫東廠側翼,沒一個逃得掉;好端端的人平常喝的是水,到他們嘴巴就變成極高溫的火;人家睡的是軟床,他們躺的統統是尖頭鐵釘床。 


以意識型態的無明為因,恨韓國瑜為緣,等到惡報來了,方知苦果無窮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