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廬在人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ree1203/7792203
列印日期:2021/02/26
udn新生,細說從前(感恩推薦,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
2013/06/21 18:00:00


 



一個終日與數字為伍的會計人,怎麼會與文字結緣呢?


 故事,從10年前開始說起。SARS92那一年,我的生命遭逢諸多挫折,衝擊最大的是,先生在家待業一年多,當時我心中備感壓力,於是深刻體認到,平日即應學習自在、安頓身心,萬一遭遇無常會更餘裕面對;自己工作雖然穩定,但有備無患,意識到要培養第二專長。


 尋覓多時,憶及塵封的心願--「藉著文字,與他人的心靈相遇」,於是拭去塵埃,從此我開始書寫以為第二專長,並透過它整理自己,有如一層層剝開洋蔥般,向內探求。每一個寧靜早晨,當家人仍在夢鄉時刻,唯我獨醒,在鍵盤上敲下字字句句,寫出最深刻的心情,找到了專屬於自己的心靈角落。 



9394年間,我瘋迷地投稿,曾於不少報章雜誌發表。96年初,在堂妹協助下,無名網誌「遇見了幸福」於焉誕生,內容圖文並列,音樂悠揚,轉載好故事、分享生態之美與賞花休閒紀錄,更包含親子互動、自我故事、生命書寫等文字分享。 



部落格之名「遇見了幸福」,自有一番用心。 



樂於成長與分享的我,在園地裡分享美好事物,除了讓自我生命更豐富多元外,同時,也希望別人走進來能遇見了幸福。而文字書寫多傳遞著如此觀念:生命歷程中,縱然滿佈荊棘亂石,依然可透過轉化心念,讓生命充滿喜樂;人生旅途中,能重視過程且專注當下,將使生活生命更美好,遇見了幸福……



幸福,是一種心境, 無論外頭如何陰霾、大雨,依然充滿了感恩和陽光。



幸福,是一種心態,不管碰到何種困難或阻礙,仍能對人事物抱持熱情和活力,生命希望因此源源不絕。



幸福,是一種心情,在平凡事物中,發現驚喜,在平淡生活裡,領略感動…… 



在無名網誌的日子,六年多了。早期部落格盛行,格友間互動頻繁,熱絡有情;一篇文章發表後,推薦或留言如雪片般,紛至沓來,在在傳遞了溫暖心意,鼓舞著分享者的熱情;相關單位也會辦理部落格大賽,成為年度大事,無論得獎與否,至少顯示各界重視之意。 



曾幾何時,facebook等社群媒體崛起,加上3c產品蔚為流行,它迅速擄獲人心,滿足了每個人當主角的心理,隨時有人知道自己在哪裡、心裡想些什麼,每一個動作或分享,都會有人豎起大拇指按讚!……。短小簡明的文字、圖片,正也符合現代人匆忙的生活,速食的閱讀文化。 



於是,寫或讀部落格的人,如江河日下,日漸式微。當滑鼠悄悄點進熟悉的格子,不是出現「目前尚無最新資訊」(關閉網誌),就是許久未見更新,昔日繁花盛綻的花園,如今雜草叢生,主人也極少在家,只見有人門外徘徊,幾度舉手,欲叩大門,終究悵然離去。只好默默地,將滑鼠點回自己格子,翻土、耕耘、播種,時時不忘澆水與除草,只管是否花團錦簇,或者落英繽紛,不管有無賞花人。 



我,是部落格的死忠。 



儘管風雲變色,無論地老天荒,對它依然鍾愛。部落格,有如一個家,可依主人喜愛裝潢佈置,呈現個人風格,內涵更能完整傳遞,而不是零碎片斷,或者須臾間,訊息即被更新替代。家,不論是否有人按讚,不管有沒有掌聲,它一直都在,永遠張開雙臂,等待家人回來,也歡迎友人造訪。 


Facebook對我而言,好似傳遞消息的廣播頻道,每當部落格之家有新文章時,我便會連結散播出去,希望最短時間內和舊雨新知分享。然而,我也許會收到不少「讚」,但真正前來部落格瀏覽者,少之又少,常陷入「等無人」的窘境。 


左思右想,不願離開部落格,至少可以搬家試試吧!於是,我來到了udn 


一個家的建置和良窳,有賴主人的用心經營,而設計師亦功不可沒,但願udn的幕後團隊,是部落格之家的優良設計師。甫成為udn新生,正值新格改版之際,躬逢其盛,感受到團隊願意投入和改變的用心,只是部分細節可能需要時間才會更順遂流暢。 


10年來,自詡致力於「向內探求」、「藉境練心」,並化為勵志人心的文字分享。也許,它不是現今社會普遍重視者,但卻是生命教育所不可或缺。一路走來,縱使遭遇挫折無數,總在轉化心境後,依然堅持。 


Udn新格定名「結廬在人境」,不脫前述「幸福宣言」的中心思想。紅塵俗世中,處處存有令人不自在的因子,隨時隨地我們的內在容易受外境左右,無時無刻都有外物干擾我們的心。只有,我們的心遠了,不為外境所影響,且活在當下,才可能「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聽得見鳥語、看得見花美,遇見了幸福…… 


願以這般修心的自我期許,與udn的朋友們共勉之!


 



  



 



 



  


  



  


 


 



 



 


 



 


 



 



 



 



 



 



 



 



 



 


 


 


 


 



 



 



 



 


本篇荷花是多年來在台北植物園所捕捉,時間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