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晨月夕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enny30928/2849041
列印日期:2020/10/20
(布布)奪愛(一)
2009/04/14 16:51:21

《親親夫君~~這一篇送你,實在不捨襲滅,所以給了他一個好結局,文中的一些對話及心思,我想你可以了解的(),本來想寫蒼霸道奪愛的過程,後來發現這樣一寫一定一篇寫不完XDDDD所以決定用這樣的方式呈現,至於會不會有後續,再讓君君想想吧:p雖然我挺想寫下去的()然後看不懂前面的朋友,請移駕布丁狼的〈洞房花燭〉一文~~謝謝~~

========================================================== 

他已經忘了離開多久了,離開那間有著他的屋子,手仍抓著那張喜字紅單,腦海浮現他們的初遇,那個雪一般的男子……

好冷……

一步步踏著蹣跚的步伐在雪地裡行走著,沒有目的的前行,他只是想再一次落入雪的懷抱中,當是安慰自己那個曾經溫暖的胸膛。

數日未進食,加上霜雪不斷,讓他的體力已達極限,於是放棄逞強,任由自己倒進一片雪白中。

「蓮華……」雙眼無力闔上前,竟非白色世界,一道紫雲遮住他的視線。

好溫暖……

這是襲滅天來喪失意識前最後的感覺。

「弦首,讓我來吧!」一旁的隨侍正要抱起襲滅天來,卻被擋下。

「我來。」那人輕巧的抱起襲滅天來,不曉得為什麼,那一瞬,看見他清瘦的身軀,在雪地裡搖晃著,手中的紅顯得刺眼,讓他不自覺注意著這人,直到這人倒下,他沒有遲疑快步走了過去,將人抱回。

連著數天,襲滅天來睡睡醒醒,看不清眼前景物,只覺得自己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一股溫暖撐起,然後被迫飲下一些湯水。

今天一樣,在自己被撐起時,襲滅天來吃力的睜開眼,竟是一個俊美臉龐壓向自己,嘴裡被餵進這幾天來熟悉的湯水,襲滅天來無力抗拒,只能虛弱的任由那名男子以口餵完手中兩碗東西。 

感覺自己被輕輕放下,身上也覆上暖被,就在那人要離開前,襲滅突然開口,「別走……」

幾不可聞的低喃,還是讓男子聽見了,他轉身回到床邊,輕撫著襲滅的額,「醒了?」

「嗯……」

「想起來嗎?」

「嗯……」

男子輕柔的扶起襲滅天來,然後坐到床上,讓他靠著自己,「好多了嗎?」

「嗯,請問……」好不容易恢復一點精力,他想好好問問這些日子來他怎麼了?

「先別問吧,你需要好好休息,晚點醒來我再跟你說好嗎?」

「好,但……我可以先問你是……」

「我叫蒼,別忘了這名。」

「嗯。」然後襲滅天來閉上眼,再度沉睡。

==========================================================

「蒼!」看見蒼回來,襲滅立即迎了上去。

將來人牢牢擁住,蒼笑著說:「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襲滅回以一記清笑,然後拉著蒼往後院走去。

「你看,花開了。」

蒼笑著自後方環住襲滅腰際,輕輕搖擺,唇在耳畔低訴,「再美也美不過你……」

「你……」微微低下頭,卻怎麼也掩蓋不了臉上浮現的兩朵紅雲。

「還記得三年前我撿到你的事嗎?」

「嗯……」

「後悔答應跟我在一起嗎?」

聞言,襲滅天來急忙轉過身,一雙澄澈眼眸直盯著蒼,「怎麼突然這麼問?」

「人都有害怕失去的東西。」伸手撫上襲滅天來的臉頰,那雙眼除了不容抗拒的霸氣外,還參雜了令人沉醉的深情。

「對不起……我不會再做傻事了……」有些歉然的靠向蒼,「我承認那時真的是……嗯!」

沒有讓襲滅說完後面的話,蒼霸道的吻住那張唇,舌尖直接竄進,深深吸吮著襲滅天來,不給他一絲可以分心的空間,因為他不許,襲滅天來的眼、心,只能是他,蒼。

「唔嗯……哈……」

看著襲滅天來喘息的模樣,蒼忍不住緊緊擁著人兒,「別對我說抱歉,我要的不是抱歉。」

「那要我的吻嗎?呵呵……」

「哈哈,我要一個承諾,加上一記香吻好像也不錯。」寵溺的拍拍襲滅天來的頭,蒼下意識說出他的願望。

抬起頭,襲滅天來望著蒼,「什麼承諾?」

蒼溫柔笑著說,「這輩子不離不棄的承諾。」

本以為會得到一陣沉默,沒想到……

「我,襲滅天來,這輩子對蒼不離不棄。」

「你……」

「怎麼?當年對我的霸道,這會兒怎麼都不見了?」襲滅天來笑著說。

「人總有怕得不到的東西呀。」低下頭輕吻著襲滅的臉頰,蒼誠實的說。

「我不曾對任何人許下承諾,連一步蓮華也沒有。」

「那蒼還真是受寵若驚呀。」接著打橫抱起人兒,往寢室走去。

襲滅腆紅了一張臉,把自己埋進蒼懷裡。

這個胸膛……一如初遇般溫暖…… 

冬去春來,雪盡花開……

 

襲滅,過去的傷痛無法抹去,但蒼會在你痛的時後抱著你,然後吻去你的淚,等你哭完,再牽著你的手,走向屬於我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