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晨月夕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enny30928/26802
列印日期:2020/08/15
(雜記)獨一無二
2005/07/12 03:33:53
這些天終於看完了決明大大的「豔情小菊花」,其實還蠻喜歡裡面程含玉這個角色。

三胞胎,三姊弟,有著幾不可分的容貌,卻有各自的堅持。含玉對姊姊咬金的喜愛究竟是愛情還是親情呢?這點我已經不想去多想,或許是,或許不是,但這一切對咬金的佔有慾及感情,絕大部分的原因是來自…….咬金自小到大從不曾錯認過含玉跟吞銀,不管含玉跟吞銀扮得再怎麼相像,咬金還是一眼就認出含玉。

問咬金怎麼分得出,她只是笑笑說:「因為含玉的耳垂上有顆痣呀!」哪怕只是因為這個小差別,含玉也是將咬金放在自己心中最喜愛、最重要的人,就含玉的說詞……只要有心,這就夠了!

我沒有跟我長得相似的兄弟姊妹,實在不是很能體會常被認錯的苦澀,但有時別人叫錯我的名字,我會很不是滋味……

再說回來,當男主角曲無漪掀開紅縭時(這時身穿嫁衣的是咬金),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我要娶的不是你。」接著,含玉謊報自家哥哥吞銀的姓名,一樣的情節,「我要娶的不是你。」

連續兩次,含玉自家的兄姊都跟曲無漪照過面,甚至含玉為了測試曲無漪是不是真的認得出自己,而將自己與咬金吞銀裝扮成一模一樣,曲無漪仍是一眼認出。直到後來,含玉交了人交了心,卻在最後發現曲無漪原來認錯人了,當初的第一眼看見的並非自己,心碎了,曲無漪說:「難道我們不能將錯就錯嗎?我現在要的只有你!」卻只換來含玉一句:「可是我不要你了。」

老實話,看到這,我的眼淚隨著小說的一字一句落了下來……

為什麼含玉這麼堅持呢?原因很簡單,就只是那種……獨一無二的感覺。

誰不希望自己在別人眼中是獨一無二的,不會有不屬於自己的名字或影子掛在自己身上,但是有時候人是很自私的,常在其他人身上找尋影子,我也曾是那種自私的人,那對另一個人好不公平的,不是嗎?到現在,我知道,我週遭的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因為……我自己也很重視那種「唯一」的感覺。

人總是貪心的,希望獨一無二,希望是唯一,就像以前聽人家說的,如果一個人對你很好,卻也對其他人一樣好,那麼,這還是愛嗎?這還算唯一嗎?說到這,不禁令我想到仙劍,之前其實是不太諒解逍遙的,他究竟愛的是靈兒還是月如?有了靈兒,怎麼還可以對月如動心?這對我這種人是很不能接受的!直到仙劍二,劇情是因著逍遙被困畫軸而起,為什麼被困畫軸呢?因為逍遙在畫軸中見到了逝去的靈兒……

至此,我才稍稍平衡,站在靈兒的立場,他會希望逍遙跟月如在一起,讓月如陪伴著逍遙,這點相信大家都能接受,我相信在逍遙心中,靈兒是獨一無二、是唯一。

說了這麼多,我到底是想說什麼?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了,「唯一」一直是我文中所要表達的,或許不是很深刻,但是我會加油,去找出那種獨一無二的感覺......

最後一提,其實曲無漪第一眼並沒有認錯含玉,只是兩人空間上的誤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