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生的台傭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anciatang/8029694
列印日期:2021/04/18
母親的家庭聚餐--謝謝電小二推薦
2013/08/06 23:47:10





新竹高鐵站,今年暑假已經坐了三次高鐵了。





研究所的美國教授Dr. Lent,到印尼做研究之後,在台灣停留一天。



二十年前替這位洪老師翻譯,二十年後再作翻譯,我早已不再渉足研究,而Dr. Lent和洪老師仍然在他們的領域上努力。



母親一直沒有完全康復,短短一年內動了三次有大有小的手術,再加上後來的小車禍,使得她的身體愈顯虛弱。


由於行動受到限制,所以心有不甘,由於心有不甘,所以徹夜難眠。思前思後,這人生故事便不斷在母親的腦海裡上映,我始終不懂為什麼母親總是抱怨睡不著,後來才懂了她的心事:原來她打算要交待後事了。


此言一出,身為子女者莫不大駭,認為母親大驚小怪,危言聳聽。愈不想讓她說出後事,這心事便愈顯沈重,壓在心裡,重在顱內,左想右想,卻無法說出口,失眠便成了常態。及至有一日,母親自己毅然宣布:她要去看精神內科求救失眠了,因為心臟內科主治醫師開的安眠藥,仍然無法使她入睡。


母親的主治醫師極有耐心與愛心,他對母親的關懷與照護,早已超出一般醫師所為,使我永遠感激涕零。然而,他說話直白的程度,也數度使我當場涕泗縱橫。


從前雲英未嫁時,年輕男人的一句話,曾經使我一秒鐘掉淚。不意年過四十,竟然還會發生這種事。原來,年輕時的當場落淚,是為了自己愛情的反反覆覆,撲朔迷離,始終無可奈何,對於未來惶恐不安,只好以淚水來發洩對這愛情對象的不滿。


中年時的當場落淚,是為了母親病情的反反覆覆,起伏不定,兼以力不從心,對於未來無可預期,只好以淚水來釋放對醫師診斷的糾心。


與醫師談話之後,我意識到母親需要宣洩她的心事,因此,我和家人商量,便找了一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舉行全家聚餐,我訂好餐廳包廂與時間,母親終於在茶足飯飽之後,宣布了她的決定。


當然,不可能大家都滿意或是同意,但是,母親事後告訴我,她放下心上一塊大石頭了。這家庭聚餐原本就是為了母親而舉行,其他的異議,當然也就不重要了。


就在此時,女友借我一本書,廖玉蕙所寫的[後來]。這本書原來是她為追思她的母親所寫,又使我讀來潸然淚下,也終於下定決心:我要開始紀錄母親的故事與英勇事蹟。


後來,原來是一本書;它使我明白:有時候,後來是一種奢侈,從來都不該是理所當然。有後來的故事,其實很難得,我不希望在母親沒有後來的時候,才來悔恨交加。因此,我要趁現在,和母親一起創造屬於我們母女倆的[後來]。所以,我決定在部落格裡新增一個文章分類:媽媽是我的寶貝。同時,也增加了另一個分類:父親是最愛我的男人。


P.S.由於母親非常期待在電視上看到我,也由於我真的很想把上次治裝費賺回來!所以我又去上了爸媽冏很大,將於八月十五日公視頻道播出。


我只能說,我真的不是通告咖,這次表現似乎比第一次更爛呢!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