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生的台傭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anciatang/7074646
列印日期:2021/04/15
豆腐應該怎麼吃 ?--限女性食客
2013/10/21 11:37:00




(去年十一月中旬鋼琴表演時,老二彈得不理想,所以心情不太好。)




(去年十一月中旬老二和老三鋼琴演奏會,老大另有遊行樂隊活動。)


前言 :這一篇文章是去年年底寫的,一放就是快一年,再加上新版改版,更是讓我放到自己都忘了,前幾天突然看到這一篇未發表的文章,趕快拿出來曬曬太陽,不好意思,讓大家讀我的回憶錄了。)


去年有一陣子不知是走了什麼霉運?一直被人調戲。嘔吐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去年十一月下旬和大學女友見面。才從天寒地凍的美東回到溫暖如春的台灣,一下飛機時不免驚嘆,根本應該帶短褲回台灣才是,不該帶長馬靴的。


恰好去年夏天時我把一條藍色短褲留在台灣,那天我便穿了短褲加內搭褲加長靴,去見女友。有名女友一見我起身,馬上伸出魔掌,摸了我的腿一把,老媽子我實在太不爽了,哪有人是這樣打招呼的?沒有想到,不顧我的抗議,女友再摸了一把,而且還更加使力。 這下子我翻臉了:[妳有完沒完啊?還一直摸!]真是太討厭了,誰喜歡被人吃豆腐啊?怒怒怒



(去年十一月第一次喝到荔枝啤酒,驚為天人.)


女友振振有詞的說:[妳穿得這麼辣,都是空的,本來就應該給人摸一下。]什麼跟什麼啊?我穿了黑色的內搭褲,兩條腿都包得緊緊的,幸好夏天沒有見到這名女色魔,否則聚餐時,她只要吃我的豆腐就夠了!然後,我光氣就氣飽了!


隔了幾天,我和另一群女友見面,失婚的女友突然傳出好消息:交了男朋友。對方是個大她三歲的中年型男,正職多金,文采斐然。女友秀出對方傳給她的一封簡訊,大家看得目瞪口呆,這是言簡意賅的簡訊嗎?根本就是纏綿悱惻的情書。想當初我們年輕貎美時,接到的情書不知凡幾,也沒有人接過寫得這麼動人的情書。更誇張的是此人是個工程師,然後,我們一干女人甘拜下風,因為我們沒有人寫得出來。


女友忍不住感慨一下,失婚之初,心情多麼惡劣難堪,如今開始享受單身生活,並且自承是個壞女生,已經不再在乎道德禮教束縛了。既然如此,幾個女人七嘴八舌,開始獻策。


可憐這位中年型男工程師,我和女友連他的人都沒見過,就先在嘴巴上吃他的豆腐吃得只剩豆腐渣,難不成,年過四十只會打嘴砲的不只是男人?ㄟˊ咦


果然不能做壞事,儘管只是在口頭上吃吃未曾謀面男人的豆腐,我馬上得到報應。


女友家中有個年僅六歲的小女孩,和我玩了起來,嗯,我忘了說,玩得有點大,我們玩親親遊戲。我親了她的兩頰和額頭,小女孩興奮得不停索吻,簡直是需索無度,天啊,我親得嘴巴都酸了,正想休息一下,小女孩卻不依,馬上使出撒手鐧來:[我要親妳的嘴巴哦!]



(六歲的小色女終於安靜下來,原因是我把新玩具IPad借她玩。)


這下子正中要害,換我嚇得屁滾尿流了,我的脖子扭得像麻花一樣,就怕被她親到。一名女友在一旁哈哈大笑,然後才說前一陣子,她的兒子,不到三歲,不知從哪兒學來喇舌,舌頭已經伸出來了,要和她親親,她嚇得花容失色。兩個女人只好自承:我們真的很沒出息,就怕別人的口水,即使是自己生的小孩,也一樣怕到不行。


然而,我們這些女流之輩,到了這把年紀,除了被女朋友吃豆腐之外,多少都遇過好色男人口頭上或是肢體動作吃豆腐了。(舊文:白頭宮女話當年之四—女記者遇上怪叔叔)


男人吃女人豆腐,其實也有很多方法,在公車,火車,客運汽車或是捷運上,對著女學生或是年輕美眉毛手毛腳,那叫下流,這種男人該看醫生了。不然,下一場火車性愛趴可能就去報名了。


大多數女人或許只敢口頭吃男人豆腐,不過,如果女生喜歡男生,肯定不介意被這位男生吃豆腐,說不定還回吃男生豆腐,那情景好比從前的廣告歌詞:[多多,(磨)摸來(磨)摸去。]但是,如果女生不想被摸,男人很快的就會知道了,如果還繼續摸,未免太不識趣兼心理有問題,一樣該看醫生了。有些女生嚇傻了,不敢反抗,造成好色之徒得寸進尺。現代女孩子真該懂得好好保護自己,如果不會中國功夫或是空手道,跆拳道或是柔道,好歹也要會大聲尖叫喊[救人]!


我遇見過最高明的豆腐吃法,是男人佔了便宜之後,女孩不但不敢抱怨,反而還得向他道謝。委屈


話說未婚時有一次到拉丁美洲幾個國家出差,一去二十多天,到了某一國首都時,在某一個場合,和一群該國男性政要見面,好幾個人在握手之餘,順便親了我的臉頰一下,當時的我實在很尷尬,但是又不能馬上擦掉口水。沒有想到,我尷尬的表情全部落在駐該國大使眼中,這位大使笑咪咪的走過來,對我說:[小學妹,學長看妳剛剛很不習慣,妳跑外事新聞,出國採訪一定會常常碰到這種事,一定要適應,來,學長教妳。]然後,眾目睽睽之下,我就被一把抱住了,臉頰又被親了一下,學長都說是親自教導了,學妹我被吃豆腐,敢怒不敢言,還向學長道謝,那天回到飯店,我的臉皮只差沒被我洗破了。


沒有想到,儘管有潔癖,非常討厭被陌生人碰觸,十多年來,我竟然長住海外,一天到晚和人擁抱,被親臉頰還真是家常便飯,這是不是該說造化弄人呢?


更沒想到,時光匆匆,黃花大閨女也變成了中年婦女,被人吃豆腐的心情也有所改變。


話說幾個月前,有一天自己覺得被吃豆腐了,忍不住向女友抱怨,竟然出現了兩種不同的反應。


反應一:[拜託,我們都幾歲了?還有人要吃我們這種歐巴桑豆腐嗎?是妳吃別人的豆腐吧!叫那個人過來找我,來吃我啊!]


反應二:[什麼?還有人要吃妳的豆腐?好羨慕哦,怎麼都沒有人要吃我的豆腐呢? ]


我的額頭上出現了六條黑線,想來想去,我的這些女友,年過四十之後,怎麼一講到吃豆腐這問題時都生病了呢?


我看她們的病症,不是失心瘋就是犯花痴!無言....




Flag Counter